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三十三章 等不了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694 2019-10-26 07:38:53

  又是一个烈日晴朗的早晨,天亮的格外的早,远处的鸡,咯咯咯的叫着,开启了新的一天,王府之中只有丫鬟仆人轻手轻脚的做些自己本分的事。突然,雅室传来一声声惨叫,打破了这个异常安静的早晨,吓的要去打扫雅室的丫鬟一个个站在院外,不敢进去。

  四个丫鬟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稍微大胆点的走进去一望,就看到枫树下的百公子在练剑,只是,一个招式刚摆好,突然就哎呀呀的喊着,几颗石头就落在地上,石头从哪里出来的都没看清。

  丫鬟往树上看了看,却一个人影都没看到,更是吓的脸色惨白,出来跟三个丫鬟说了一下自己看见的,丫鬟各各花容失色,莫不是大白天见鬼了!四人商量道,还是让梁副将过来看看。

  梁山一听,只觉得这些丫鬟胆子小,一定是有人在树上,只是没看见罢了,这世上哪来的鬼呢?

  跟着她们去了一趟,来到雅室,只见小乞丐那剑挥舞着,嘴里不停的喊着痛痛痛,身体东倒西歪的,但也没有停止任何招式,无数的石头从四面八方而来,准确无误的砸到他身体各个部位。

  枫树上确实空无一人,房梁山也没有人,梁山不由朝着小乞丐喊到:“百公子,你这是在做什么?”

  小乞丐哎呀呀的回到:“没...没事,就是我师傅...看我长的太好...看....啊啊啊啊啊啊...”碰的一声,小乞丐猛的摔在地上,惨叫声嘎然而止!

  梁山都忍不住别过脸,这一摔可不轻,一回头,就看到血饮从其中一个树下走了出来,难怪看不到人,压根不在树上,在树下,树干刚好遮住了,看到是血饮,朝着院外走了出去,虽然他不太喜欢这种冷血的杀手,但是,听说她是保护王爷的人,更重要的是,现在王府的人谁看不出来,他们王爷很重视。

  血饮蹲在小乞丐身边,低声到:“云痕伞的事是你告诉黄泉的?”

  小乞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两眼紧紧闭着。

  血饮风轻云淡道:“给你三秒,否则,我就让你永远都闭着。”

  “是。”小乞丐一露骨的从地上爬起坐在地上,低头到。

  血饮呵的轻笑一声:“那么恭喜你,你又多了一个敌人了。”

  “啊...那个娘娘腔也要?”

  “你说呢?”

  小乞丐呼的一声,:“也是,云痕伞一共36个机关,可防,可守,可攻,还能撑伞,像娘娘腔这种这么喜欢专研机关的,肯定想要,不过,我还是要去试试。”

  血饮就知道他不会放弃,就算没有黄泉,他也拿不到云痕伞,毕竟,还是南厉风,叶子墨湛秦皇莆瑜在前头:“去,别说你是我徒弟。”

  小乞丐嗯了一声:“我知道,放心吧,是死是活,跟师傅无关。”

  血饮嗯了一声,起身低头看着他:“有时候拿一件东西,并非只有一个办法。”

  小乞丐咧嘴一笑,他当然知道,办法有很多,无非就是,抢偷夺:“我知道。”

  云痕伞虽说是一件很不错的武器,特别对于不会武功的来说,更是难得,血饮看了他一眼,每个人都有自己固执要去做的事,有事情,明知是死,也要去做,也许是习惯他这么多年来嘻嘻哈哈的模样,突然这么认真,还当真不习惯,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云痕伞亦是。”

  小乞丐微微愣了愣,等!嘲讽似的一笑,朝着早已空旷无人的雅室低声道:“可有些东西,它是等不了的。”

  殷寒轩昨晚等到三更才回房休息,大清早起来还来不及去书房看一下血饮是不是在,刚出门,符文宇就已经站在门口,一脸有事的模样,“王爷。”

  “何事?”

  “就是莫姑娘他们问什么时候可以进雅阁。”

  殷寒轩眉心微微靠拢,往书房看了一眼,符文宇抬眸看向殷寒轩,跟在他身边多年,自然能猜到殷寒轩心中所想,:“王爷,梁山说,今早看到血饮姑娘在雅室教百公子。”

  殷寒轩收回视线,听到符文宇这话,心里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让他们进来吧。”

  “是。”符文宇看了一眼殷寒轩,脸上依旧温润如玉,可声音听起来忽然有些冷,难道,不是在想血饮姑娘?还是不想他们进雅阁?

  一群人一进来,皇莆瑾就哇哇哇的大喊,这花池都可以划船了吧,这那里是池呀,简直就是湖,真的是太大了,还有好多莲蓬,:“殷王爷,我能摘莲蓬吃吗?”

  殷寒轩坐在桌前,淡淡的喝了一口茶:“长的不就是用来吃的。”

  皇莆瑾:“谢谢殷王爷。”

  皇莆瑜坐在殷寒轩旁边,给他倒了一杯茶,:“殷王爷,我妹这人就是这样,从小被我父亲宠坏了,你别见怪。”

  殷寒轩笑了笑:“小瑾性格直爽,想说就说什么,挺好的。”

  湛秦打开折扇扇了扇,望着那群小女孩摘莲蓬:“无忧无虑的,多好。”

  南厉风跟叶子墨笑了笑,望着那一池荷塘。

  唯有清风徐徐声,池塘女孩嬉笑声,茶桌男孩宠溺声,好一副,美人在闹,君子在笑,风景如画图。

  可在细细一看,唯有皇莆瑜跟湛秦两人是真的在欣赏风景,殷寒轩望着河池,目光却像是透过了河池那边的墙,看向雅悦,南厉风眼中的笑意渐渐蒙上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忧伤,叶子墨则是低头看向了手中的茶,在圣湖那天,他看到了风月时,那双眼眸,仿佛看到了叶嫣儿,只是,他也不敢确定那个人是不是她,曾以为血饮是,可她不仅仅会叶家,还会霍家剑法,那一刻,仿佛所有的希望顷刻间消散了,难不成还要凭借一双看似相似的眼眸,就要认为那个人就是嫣儿吗?忽而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可笑了。

  或许,本就不该有希望,那么高的悬崖,怎么可能还活着!

  也不知道是谁,扔了一块莲蓬,准确无误的砸在了桌上,不慎打翻了一个茶杯,水正好倒在皇莆瑜的身上,皇莆瑜猛的起身,朝着皇莆瑾喊到:“皇莆瑾,你是不是活腻了!!!”

  皇莆瑾吐了吐舌头,双手叉腰道:“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摘莲蓬给你吃,你还发脾气!!”

  “我!!……”

  湛秦一把拉着皇莆瑜坐了下来:“你这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过,何必生气呢!吃吧,还挺甜的。”

  皇莆瑜低头一看,就看到南厉风叶子墨湛秦已经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叶子墨跟南厉风齐齐点头:“真的很甜。”

  皇莆瑜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们两一眼,接过湛秦递过来的莲子,:“嗯…真的甜呀。”朝着皇莆瑾喊到:“多扔一些过来!!”

  莫离摘了用捧着一群莲蓬走了过来,放在桌上,坐在殷寒轩旁边,剥出一颗递给殷寒轩:“寒轩哥哥,你怎么不吃呀,真的很甜,给。”

  殷寒轩:“吃腻了,你吃了吧。”

  “你吃一个嘛。”莫离强行把莲子递给殷寒轩,还要往他嘴里塞,殷寒轩唉了一声,伸手接过:“我自己来。”

  坐在桌前的一群人,各各你看我,我看你,低头剥莲子吃,叶子霜不过才上岸,刚好看到莫离往殷寒轩嘴里塞莲子得场景,阳光晃的有些刺眼,她深吸了一口气扬了扬嘴角,走了过去。

  莲子吃的饱了,莫离拉着殷寒轩的手臂,往他手臂上一靠,全然不在乎坐在桌前的一群人。:“寒轩哥哥,你教我射箭吧。”说完,抬眸看向他。

  殷寒轩把手抽了出来,想起他答应过剑小乞丐射箭的,正好一起吧,:“可以”,说完,又看向其他女孩:“你们要是也想学学,可以一起来。”

  皇莆瑾前面就想开口了,可看到莫离那样,又忍住了,听到殷寒轩亲自开口到,连忙说到:“我去我去,子霜,南姝,都一起吧。”说完往皇莆瑜那边瞪了一眼。

  皇莆瑜哼了一声,白了她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