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作画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40 2019-10-24 08:30:49

  当血饮看到雅阁这后花园时,也有些惊叹了,雅苑得花园就已经很大了,虽然很美,但抵不住这里半分美,一眼望去,全是花,一个凉亭,一条小溪,无数的蝴蝶翩翩起舞,这花园大的至少是一整个雅苑这么大,不用刻意去闻,鼻间就充满着花香。

  殷寒轩站在凉亭之中,前面早已放好了文房四宝,还有一张宣纸,殷寒轩看了一眼花中人,拿起笔,沾了沾墨,往宣纸落了下来。

  符文宇端着一壶泡好茶的,殷寒轩让人准备这些时,他还以为他是准备作画,这后花园一年四季,都不知道画了多少画了,可一看到站在画中的人,只是伸出一只手,无数的蝴蝶便围着她飞了起来,落在她的发上,肩上,指尖上,有些妖艳的美。

  凉亭之中的人,时不时望一望花中人,符文宇垂眸,轻轻的退了下去,殷寒轩从来只是画景,从不画人,九公主求他这么久,都未曾见他答应过。他相信,肯定不是血饮让他作画的,那个站在花中人,根本还并不知道,有人已经把她画在了心里了吧。

  符文宇看着手中的茶,微微叹了一口气,王爷是否已经知道,自己对那位冷血无情压根不可能会有感情的人,动了心呢?

  血饮看着指尖的蓝色蝴蝶,手指轻轻一送,蝴蝶扑哧扑哧的飞了起来,飞了一圈又落在血饮面前的一朵蓝色妖姬上,血饮蹲了下来,花上停了两支蝴蝶,颜色相同,小脑袋碰在一起,突然一只白绒绒兔子蹲在了她的脚边,对着她的脚,一嗅一嗅的,一双血色眼睛不知道在看什么,血饮下巴搭在膝盖上,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一动不动,仿佛不过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好奇兔子为什么会有一双血色眼眸。

  殷寒轩抬眸时便看到花中人蹲了下来,既然摘了一朵花,放到兔子嘴边:“花吃不吃?”

  那兔子嗅了嗅,张嘴就细细的吃了起来,殷寒轩只见血饮忽而眉眼一笑,天真道:“兔子还吃花呀。”

  一滴墨从笔下坠了下来,晕染了花中人那身青衣,时光好像静止了,一人看着兔子,一人看着花中人。

  符文宇不过刚出来没多久,曹公公便到了府上,这消息灵通的让符文宇都不由佩服,只能让曹公公在前厅等着,自己去通报,站在花园外,清咳了一声,“王爷。”

  殷寒轩匆忙把画一卷,放在了身后,“何事?”

  “曹公公来了。”

  殷寒轩只觉得额头又隐隐作痛了:“等下过去。”

  “是。”

  血饮抬眸看了他一眼,只觉得殷寒轩眼神有些闪躲,殷寒轩手握拳低咳了一声,:“血饮姑娘,楼上便是藏书阁,你若无聊可看看,我去去就回。”

  血饮嗯了一声,用脚踢了踢那只兔子,转身便出了院子上了楼,这藏书阁的书比起淮城,倒是没得少,不过精致倒是比淮城精致太多,从窗口望下去,全是花,最重要的是静。

  血饮随手抽出一本书,直接躺在地上看了起来,丫鬟端着茶站在门口,轻声细语道,:“血饮姑娘,奴婢给你上茶。”说完才走了进来,但并未看到血饮人,探着身子看,才看到一个人直接躺在地上,侧着身,头微微低着,但看不清面容:“放那就行。”

  丫鬟连忙回过头,半蹲身子:“是。”默默的把桌上的火烛点了起来,退了出去。这么安静的环境,让血饮想起天香阁,而且,没什么丫鬟走来走去,看来这雅阁很少有人来,太久没有耳边这么安静过了,天色就这样暗了下来,唯有那文案旁边的一缕光,但照不到血饮这边,血饮打了一个哈欠,把书往脸上一盖,直接躺了下来。

  殷寒轩自然知道曹公公来的用意思,拿了一卷画轴交给他:“曹公公,把这个交给皇奶奶,本王过几天进宫看望。。”

  曹公公接过递给身后的人,在宫中待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是,那奴才先行告退。”

  殷寒轩:“文宇,送送曹公公。”

  老佛爷正在亲手打理自己的爱花爱草,听到有人通报曹公公求见,连忙放下手中的剪刀:“快宣。”

  一位宫女连忙扶着老佛爷,微微一笑:“老佛爷您慢点。”

  老佛爷看到曹公公什么也没带,殷寒轩也没来,只带了一副画轴:“轩儿怎么说?”

  曹公公半低着身子:“王爷让奴才把这画轴交给老佛爷,过几日便来探望老佛爷。”

  还算孝顺,:“打开。”

  “是。”

  曹公公拿起画轴递给身后的小公公,一副画中人慢慢呈现了出来,满天花海,一女子侧身而立,一身青衣,一头青丝青黛飞舞,一只玉手伸于空中,蓝蝴而立,万蝶围绕,就像一位花中仙子,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站在旁边一等宫女,微微惊呼了一声,好美呀,老佛爷走了下来,细细的看看,这手笔一看就是出自他手孙儿之手,虽说只能看到半张脸,但女子定然也是容貌不凡,对着身后的宫女道,:“若安,你看这花海像不像轩儿的后花园呀。”

  若安一笑,:“回老佛爷,正是殷王爷的后花园。”

  老佛爷露出一脸慈祥又欣慰的笑意,:“能进他雅阁又能让他亲手作画之人,可见,自然是他欢喜之人,你让人传话,让他进宫把这位女子也带来让哀家好好看看。”

  若安叠手一礼,:“是”

  南厉风等人回到王府,就听说殷寒轩已经回来了,已经设宴等着他们了,只是不见血饮,也不见百变人,皇莆瑜凑在湛秦耳边道:“你说他们去哪了?”

  湛秦:“管你何事?”

  皇莆瑜哎了一声:“就八卦八卦嘛。”

  皇莆瑾举起酒杯道:“殷王爷,这杯酒我敬你,你王府真的是太漂亮了,比我见过的府邸都好看。”

  殷寒轩举起茶杯:“喜欢就多住几天,难得这府邸这么热闹。”

  皇莆瑾一笑:“好呀。”

  南姝用手碰了碰南厉风,南厉风轻声叹了一口气,不得不开口道:“寒轩,南姝见你三个院落都这么有格局,想看看的雅阁是不是别有一番风味。”

  湛秦打开折扇,接着说到:“其实不只是南姝,我们都挺想看看的。”眼睛往皇莆瑾看了一眼。

  叶子霜:“是呀,寒轩哥哥,我也好好奇。”

  殷寒轩莞尔:“明日我在带大家看看前院。后院是我私人之地,不太方便,希望大家见谅。”

  “哪里哪里,雅阁本就是殷王爷的私院,能让我们看一看前院,我们就很满意了。”湛秦道。

  一顿饭后,一群人在雅苑之中,喝茶煮酒作诗弹琴,月色正好,时光亦美,殷寒轩吃过饭便借由说困了去了雅阁,符文宇跟随其后,殷寒轩看到院中的荷花忽而想起谁:“小百可吃了过?”

  符文宇想了想,才听明白殷寒轩口中的小百是谁,:“吃过了,住在雅室,一直在练剑。”

  殷寒轩点了一下头:“血饮姑娘呢?”

  符文宇:“血饮姑娘说不饿,还说,没事不要打扰,在藏书阁看书。”

  殷寒轩挥了挥手:“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符文宇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拱手道:“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