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三十章 花海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04 2019-10-23 10:24:05

  京城最大的客栈一共三层,里面的装潢可谓是奢华,不过比起殷寒轩的王府,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二楼临街的厢房,面具男看着下面的来来往往的人:“可见到人了?”

  沫日站在旁边:“并未见到殷寒轩跟血饮。”

  面具男呵的一笑,端起茶杯看了看:“又来这招?不急,让人盯着王府门口。”

  沫日犹豫了一会,说到:“公子,最近王府门口都有暗卫看守,我们的人,死了几个。”

  “那就隔远一点看着,我就不信,殷寒轩不出门。”

  “公子,有血饮在,只怕……”

  面具男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沫月:“先静观其变,主公那里可说了什么??”

  沫日掏出一封信替给面具男,面具男拆开一看,嘴角露出一个谁也看不懂的浅笑,拿起信纸往火烛上一点:“我出去一下,你看着沫月。”

  “是。”

  符文宇可谓是天还没亮,城门还没开,就已经站在城门口等了,守城门口的侍卫看到符文宇哈欠连天的靠着墙壁,一位侍卫不由好奇问到:“符将军,你这是等谁呀?这么早?”

  符文宇:“还能是谁,王爷呗。”

  “将军不是一直伴随王爷左右?这怎么?”

  符文宇忽而叹了一口气:“王爷已经快不需要我了,我马上就要失业了。”

  两位侍卫扑哧一笑,“将军,你还是一样,爱开玩笑。”

  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就亮了,不少赶着出城门的人都在门口等了,厚重的城门似乎像是在打开尘封已久的故事,车轮声,马蹄声,叫卖声,七嘴八舌的聊天声,瞬间淹没了这个安静的清晨,符文宇望着一辆渐渐而出城门的马车,仿佛看见当年的自己,带着符家上下几十口人,离开京城,父亲虽然最终沉冤得雪,那些奸臣也早已被处死,可他那从小便想要报效朝廷,建功立业的一腔热血,在西北的路上被那一场大雨浇灭的一干二净,从此内心寸土不生,在也无法喜欢这座金碧辉煌天子脚下的城池,

  这些充斥在耳边的喧闹,听起来让他头隐隐作痛。只是进城出城那么多人,却始终没有看到殷寒轩的身影,直到午时,饿得不行,符文宇端着一碗面,蹲在城门口吃了起来,忽而听到一个声音,在叫师傅,连忙闻声看去,就看到殷寒轩三人各自牵着一匹马。

  碗都还不及放,起身就拖着殷寒轩的马缰,:“王爷,你可回来了!”

  殷寒轩看他有些苍老的面孔,不过两月不见,像是被人虐待了:“怎么了?”

  符文宇把碗交给侍卫,牵过殷寒轩手中的马,把嘴巴一擦:“还能怎样?王爷,我跟莫姑娘说你是进宫了,等下她问起,你记得说你是进宫了。”

  殷寒轩笑了笑:“好,辛苦你了。”

  “可不是,这对付女人比打战还难。”

  小乞丐咧嘴一笑:“所以你一大清早就出来在这等我们?”

  符文宇侧头一看:“可不是,这位是?”

  小乞丐:“怎么,不认识了?小乞丐呀?”

  符文宇往他肩膀一拍,与他比了比身高:“不是吧,这才两个月,你怎么长这么多,这小白脸,活脱脱的一位小公子呀。”

  小乞丐嘿嘿一笑,朝着血饮道:“师傅听到没,小公子。”

  血饮嗯了一声:“狗样像人了。”

  小乞丐敢怒不敢言,只能重重哼了一声,

  符文宇低头一笑,在殷寒轩耳边低声到:“血饮姑娘,刚刚是在开玩笑?”

  殷寒轩想起这一路,多姿多彩,主要小乞丐带了些许欢乐:“嗯。”

  小乞丐跟皇莆瑾一样,一进王府哇哇哇的哇个不停,直到血饮受不了,往他脑袋上一拍,才把哇吞了进去,殷寒轩不过刚回来,莫离就来了,一把挽着他的手:“寒轩哥哥,你回来了。”

  殷寒轩把手抽了出来:“莫离,男女授受不亲,下次不可这样了,其他人呢?”

  莫离闷闷的哦了一声:“他们都出去了,我听说你今天回来,就在王府等了,寒轩哥哥,你带我去看看你的雅阁吧。”

  殷寒轩温柔一笑:“这几天不行,雅阁我要换些东西,过几日在带你看。”

  莫离撇了撇嘴:“好吧,那寒轩哥哥带我逛逛京城总可以吧?”

  殷寒轩朝着符文宇使了一个眼色,符文宇轻咳两声:“莫姑娘,王爷昨晚一夜没睡,你先让王爷休息会吧。要不,我陪你出去玩玩。”

  莫离看了看殷寒轩略带疲惫的神色,:“好吧,我自己去就行了,你留下来照顾寒轩哥哥吧。”

  血饮一看到莫离出现,直接朝着王府里面去了,好像像是自家似的,一路逛了过去,小乞丐跟在身后,惊叹不已,这算是他见过最好看最精致的府邸了。

  梁山跟在血饮身后,符文宇早就交代过了,让他只管跟着,她说就答,不说就跟着就行,血饮逛了一圈,三个院落,景色各一:“殷王爷在住那个院落?”

  梁山手一伸:“姑娘随我来。”往前一走,在前面带路。

  小乞丐一进雅阁,一个如同半个雅苑这么大的荷花池,莲花池,忍不住哇了一声,连忙捂住嘴巴,看到血饮没有看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手往莲蓬上一取,连忙往身后一藏,对着回头的血饮笑了笑。

  血饮冷冷得看着他,小乞丐把身后的莲蓬拿了出来:“梁副将,对不起呀,没经过主人同意就取,示为偷。给。”

  梁山看到刚从院中进来的殷寒轩,拱手一礼:“王爷。”

  殷寒轩虚抬手:“起吧。”伸手拍了拍小乞丐的肩膀:“无妨,吃吧,这个可甜了。”

  小乞丐咧嘴一笑:“谢谢王爷。”又低声到:“还是王爷好。”

  梁山看到殷寒轩来了,拉着还在吃莲蓬的小乞丐,一同退了出去,符文宇也跟着退了出去,偌大的荷花莲花池院中,瞬间只剩下血饮跟殷寒轩。

  殷寒轩伸手取了一个莲蓬递给血饮:“血饮姑娘你尝尝,很甜的。”

  血饮看了看殷寒轩手中的莲蓬,从中剥出一粒,“有些苦。”

  “是吗?”殷寒轩也剥出一粒一尝:“没有呀,很甜呀。”说完才知道血饮是在逗他,这张脸面无表情的,还真分不清说的是真话还是玩笑话。

  血饮嘴角抽了抽,一说就当真,这两个月,没少被她骗,次次都上当,:“你住哪?”

  殷寒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早已让人把房间安排好了,就在他隔壁,:“血饮姑娘,我带你去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