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二十七章 霍家剑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84 2019-10-20 07:37:31

  小乞丐抬起手臂往竹竿上一敲,疼得连忙用手揉了揉,想喊又不敢喊,她难道不疼吗?

  血饮看着轻哼了一声:“就按我刚刚教你的,直到能打倒一根竹子。”

  小乞丐忽然站在她身后说到:“师傅,我不喜欢拳法,我喜欢剑。”

  血饮深吸了一口气,把心中蹿起的小火苗压了压,:“那你把那天你跟南姝用的剑招使出来。”

  小乞丐彻底懵了,当天还能记得一两招,这都三天过去了,谁还记得呀,撇嘴低头抓脑袋。

  血饮就知道他忘的一干二净了,但这小子也是一个不问明白不会罢休的主,:“可知霍家剑法出自何处?”

  小乞丐一听问的是自己知道,咧嘴一笑,:“知,少林寺,霍家第一代掌门人原本是一位少林寺的一位和尚,后来还俗,建立霍家门,自创了霍家剑法。”

  血饮摇摇头:“前面说对了,最后错了,他并非自创霍家剑法,而是将少林寺的十三棍演变成了霍家剑法,可知少林十三棍?”

  小乞丐点点头:“知,一共十三棍,每一棍都力大无穷,但少林十三棍由十三人组成的一种阵法,被困阵中之人,皆是被乱棍打死。”

  “万变不离宗法,入少林寺之人,三年挑水三年砍柴在学入门基本,可懂了?”

  小乞丐嗯的点点头:“力是根本。”

  “那还废话!!”

  血饮转头就看到殷寒轩正看着她:“醒了?”

  “嗯。”

  血饮往地上一坐。:“醒了就回,”

  殷寒轩笑了笑:“他们已经走了。”

  血饮侧头看着他,眉头微微蹙起,眼神在询问,那你怎么还在这?

  殷寒轩让符文宇告诉他们,自己跟她已经提前回京城了,莫离跟叶子霜不懂事,小乞丐也是少年心性,一路上,难免会因为血饮跟他而起冲突,要是误伤了就不好了,而且,这两天虽然很累,但活的自在。

  殷寒轩拿起一个包子:“我跟你们一起回。”

  血饮看了他一眼,没在说什么,走了也好,正好清净,而且,说不定可以让他们当一回“炮灰”,消耗消耗一下面具人的时间,:“既如此,那我们晚点走。”

  “好,只要能赶上皇奶奶大寿就成。”

  “嗯。”

  殷寒轩似乎想起什么,:“对了,王府传来消息,二丫死了。”

  血饮眉头一皱,死了?:“如何死的?何时死的?”

  “尸体是在王府一块废弃的院落挖出来了,时间是在我们还在王府时,便死了。”

  “你的意思是,后来的那个人,并非真正的二丫。”

  “对,而且,二丫从我们来冰城时,第二天就消失不见了。”

  血饮轻笑了一声,小乞丐跟她说,那本南疆秘术,他不过才把消息放出去,就有一位女子拿着钱要买断所有的书,还必须交出原本,小乞丐要了一个天价,没想要那人还同意了,怕生事端,小乞丐是让人把钱放在各各地方,等收到钱后,让旁人把书给那女子的,女子带了维帽,看不清长相。

  不过,拿了也没用,那女子冒充二丫是为了南疆秘术,面具人为的是殷寒轩的命?是不是一伙人?还是说王府另有面具男眼线?

  莫离跟叶子霜一听说殷寒轩昨晚就已经启程去京城了,两人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叶子霜拉起马僵就要追,被叶子墨拦了下来,:“从耒阳城去往京城,并非一条路,你可知道寒轩走了那一条?”

  皇莆瑾骑马走到叶子霜身边:“对呀,子霜我觉得,我们就玩我们的好了,对不对。”

  说完朝着南姝眨了眨眼睛,南姝接嘴道:“对对对,莫姐姐不是想学骑马吗,不如让我师兄教你吧,等到了京城,你就可以跟殷王爷策马奔腾了,殷王爷一定会很吃惊的。”

  莫离望着前面不远处的三条岔路口,这三条路都可以去京城,只是远近不一,这到底是殷寒轩的意思?还是那个血饮的意思,但不管是谁的意思,至少寒轩哥哥他愿意,反正追也追不上了,学骑马也可以,倒时候就可以跟寒轩哥哥一起骑马了。

  还可以让他教射箭,去抓野兔什么,想到这里,脑海中不由补脑了一副温馨甜美的画面,:“那就有劳南公子了。”

  南厉风笑了笑:“无妨。”

  符文宇暗暗松了一口气,昨晚殷寒轩跟他说的时候,他也不是很同意,可殷寒轩压根不是找他商量,而是告诉他这回事,就走了。至于是不是已经去京城了?还是依旧在耒阳城,他心里也不知道。

  走在最后得皇莆瑜跟湛秦对视一眼,两人无声一笑,总算是不闹腾了。

  殷寒轩看血饮默不作声,脸上依旧没有表情,但那左手食指不停的敲打在手臂上,每次她思考什么时,就喜欢有这个动作:“我已经让文宇传信,让安伯暗地清查王府所有人下人。”

  血饮却侧头看他:“你就不怕安伯是?”

  “不会。安伯是从小把我带到大的人。”

  血饮手一停,想那么多做什么呢,他相信那是他的事,反正她只要护好他三年就成,转眼已经半年过去了,还有两年半,快的很,就像这刚刚还在东边刚出的太阳,转眼就到了头顶,太阳还是昨日的那个太阳,圣湖依旧是昨日的圣湖,就连今日都好像跟昨日没什么不同,可,无论怎样,不变的日出日落,今日回不到昨日。昨日回不到曾经,曾经回不到过往。

  血饮忽而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而她不会再是那个她。

  殷寒轩看着不停打竹子的人,突然道:“血饮姑娘,不如你在教我一样可以用来自保的武功?”

  血饮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忽然坐起身子:“你以前显然是学过武功了,招式什么都有,这样,我们玩个游戏,如何?”

  殷寒轩莞尔:“好,如何玩?”

  “很简单,你来抓我,抓到了算你赢,输的那个人要去买吃的还有教那个废材游泳。”血饮指了指小乞丐。

  殷寒轩笑了笑,“好。”话出身动,而血饮已经在十米开外了。

  竹林里,一边像是一对嘻笑打闹情侣,一边像是一位苦学习武的弟弟,静濏的竹林,沉闷的圣湖,因为这三人忽而变得热闹,岁月佛过清风,清风佛过脸庞,小乞丐停手揉了揉手臂,内心羡慕不已,可他不知道,再往后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只要看到竹林,就会想起这天,只是竹林依旧,却再无那两人身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