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二十五章 无影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85 2019-10-18 07:45:05

  皇莆瑜追上来的时候,看到湛秦跟南厉风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估计是跟丢了,:“看清是谁没?”

  湛秦摇摇头:“太快,没看清。”

  皇莆瑜犹豫了一会,抬眸看向南厉风:“是不是无影?”

  南厉风往四个方向看去,一个转弯,人就丢了,眉头皱了皱,:“这么快的速度,无影无疑了。”

  湛秦跟皇莆瑜对视一眼:“难不成是百家后人?”

  南厉风摇摇头:“不知道,但百家人都死了,不可能还有人知道。”

  湛秦低声到:“不是阿生没找到吗?”抬眸看向南厉风。

  南厉风忽而抬头望了望满天星河,一双眼眸暗了又暗:“那个时候他才三岁,也许活着,但不可能会。”

  三人往回来的路走去,皇莆瑜沉思道:“也许不是无影,或者是别人自创的一种新的武功,类似无影。”

  湛秦摸了摸下巴,把折扇往手心里敲:“也无不这种可能,毕竟,百家无影跟擒拿手书卷已经都被烧了。”说完脑海闪过一丝其他念头,:“会不会百前辈重新备了一份,藏了起来,被其他人拾得了。”

  南厉风:“不会,百前辈既然把书卷烧了,就是怕...”南厉风顿了顿,又继续道:“怕被找到,自然也不会准备第二份。”

  皇莆瑜往南厉风肩膀一拍:“遇见第一次,就会遇见第二次,只要找到这个人,自然就知道了。”

  湛秦点点头:“我觉得莆瑜说的,你也别想太多。”

  “哥!!你们去哪了!!”皇莆瑾穿了一套衣服出来,想问问他们觉得好不好看,一出来人就不见了,连忙跟南姝把衣服一换出来找人,出来,就看到他们三人朝着那边走来,真是气死她了!

  皇莆瑜连忙往湛秦身后一躲,湛秦在南厉风耳边道:“别被南姝看出你有心事。”

  南姝:“师兄,你们去哪了?”

  南厉风收拾了一下心情,岔开话题,:“不是在试衣服,看中那套没?”

  南姝撇了撇嘴巴:“试了,出来没看到你,担心你们,又换了,出来又看到你们了。”

  皇莆瑜在背后推了一把湛秦,湛秦哎了一声,拦住要打皇莆瑜的双手,:“那你们现在去试,我们在这等你们!”

  皇莆瑾哼了一声:“不行,你们一起进去!!”

  皇莆瑜连忙道:“好好好,咦,那不是符将军跟子墨吗?”指了提前面。

  皇莆瑾回头一看,果然是,连忙挥了挥手:“子霜,莫姑娘。”

  叶子霜跟莫离抬手打了一个招呼,走了过去。

  湛秦一扫众人,往后一退,低声在皇莆瑜耳边道:“殷王爷,血饮,血饮徒弟,不在。”

  皇莆瑜点点头,做出一个结论,:“有鬼!”

  南厉风看到殷寒轩不在,还以为他们在一起呢:“寒轩呢?”

  叶子墨跟符文宇低头对视一眼,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还没等符文宇跟叶子墨开口,莫离一身酸味的开口到:“还不是被某人带走了,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找了一天也没见找到人。”

  皇莆瑜其实挺不喜欢莫离这阴阳怪气的腔调,要是她是殷寒轩的什么人,王妃,侧妃,什么,吃个醋还说的过去,这什么都不是,仗着救过殷寒轩,就觉得殷寒轩是她的,忍不住低声到:“三人一同不在,估计,是血饮教自己徒弟,又怕殷王爷出事,便带着了,三个人,能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皇莆瑜说的很小声,但莫离说出这话时,大家一时都沉默了,小声也变得大声了。

  湛秦用手肘往他肚子上一捅,看着莫离脸色就变了,低声到:“嘴欠是吧!”

  皇莆瑾白了皇莆瑜一眼,挽着莫离的手:“莫姑娘,估计也就跟我哥说的差不多,只是这血饮姑娘做事,跟我们说一声也成是不,害我们瞎担心。”

  叶子墨立马用手肘碰了碰符文宇,符文宇接着皇莆瑾的话说到:“等血饮姑娘回来,我好好跟她说说,让她要是带王爷出去了至少只会我们一声。”

  南厉风轻咳了一声:“等寒轩回来,我跟寒轩好好聊聊,让莫姑娘担心,那是他的不对。”

  一直默不作声的叶子霜突然道:“不就是教徒弟嘛?还怕人偷师学艺不成?有什么好藏着捏着的,给我看我还不看呢。”

  叶子墨拉了拉叶子霜,叶子霜哼了一声:“本来就是,以为自己会几套剑法就了不起了。”

  殷寒轩跟小乞丐在灰烬燃灭之前赶桥头,两人只觉得要虚脱了,腿都有点发抖,小乞丐已经支撑不了,直接往地上一坐,殷寒轩似乎是犹豫了三秒,也不顾形象的往地上一坐。

  小乞丐喝了一口水,把腿一曲,真的是太累了,看了看时辰,都已经快子时了,从人群密密麻麻,到现在稍微没那么密集,但依旧热热闹闹的,三五成群的,耒阳城的夜市也算是有名的,不然,这么晚,街上早已没什么人了,一整晚,能不累吗?脑袋往后一靠:“我现在是又累又困又饿,殷王爷,你呢?”

  殷寒轩:“饿,困,累。”

  血饮往地上一蹲,掏出两个包子,一人一个,用着只有他们听到的声音道:“我现在说的,你们听好了,这步伐,不到非不得已,就不要用,知道吗?”

  小乞丐很是诚实道:“不知道,学了不就是拿来用的?”

  血饮往他脑袋上就是一敲,:“这是给你逃命用的,要是别人知道你会,就会提前防备,你觉得你还逃的了吗??”说完又是三敲,疼得小乞丐啊啊啊啊的乱叫,:“知道了,知道了。”

  殷寒轩倒是觉得血饮说的很对,既然是逃跑用的,不让别人有所察觉出其不意,出逃的成功率更快,但他在乎的是他跑的快?还是她跑的快?:“那我们全是出师了吗?和你比起来?”

  血饮:“殷王爷说的出师,是如何算出师?”

  “有你快吗?或者能不能抓到你?”

  小乞丐瞪着眼睛看着殷寒轩,觉得他这个想法真不错,思考一番,:“应该能追上吧,抓可能有点难吧。”

  血饮轻笑一声,真不知道他们这个自信那来的:“你们这速度,追都追不上。”

  吧嗒,小乞丐口中的包子就掉了出来,他们已经算很快了,自我感觉,可能是。血饮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按这个路线,能练到最快的速度是我从桥头走到桥尾的时间。”

  殷寒轩都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到,:“这么快?”

  血饮严肃的嗯了一声,不容置疑。

  不然,怎么会被称为无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