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二十四章 躲人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34 2019-10-17 08:32:32

  小乞丐数了数自己抓得,一共四十个,走了十个,哎,要不是血饮捣乱,一定抓到了,殷寒轩跟拿着麻布袋跟在他身后,听到他叹息,不由笑了笑,:“你已经很厉害了。”

  哪知小乞丐既然谦虚起来:“和我阿……”突然一顿,把要说的话吞了下去,改口道,“殷王爷,你箭术很厉害呀,有空教教我呗。”

  殷寒轩:“这么多箭,连一只都没射中你跟血饮姑娘,怎么能算是厉害。”

  小乞丐哎呀一声,把箭从鸟身上拔了出来,扔进麻布袋,:“殷王爷,你太谦虚了,你怕伤到我,所以射箭时减少了力度。”

  殷寒轩蹲下来,拾鸟,把箭羽一一放在箭筒里:“你如何知道的?”

  小乞丐把眼睛一闭,指了指耳朵,:“眼睛看不见了,听力反而不一样了,你射鸟时的力度跟你射最后两支箭羽时力度不同,特别是最后一直箭,那简直就是势如破竹之力。”小乞丐对着殷寒轩竖起一根大拇指:“你可是我见过射箭最厉害的了,教教我呗。”

  殷寒轩起身一手拿箭筒,一手提着麻布袋,看了小乞丐一眼,是个可树之才,不过才短短一天不到,听力既如此之好,:“好,等到了京城在教你,不过,还是你师傅更厉害。”

  小乞丐提着麻布袋这边,两人朝着竹林外走去:“换个角度想,若是你们比射箭,那她肯定就没你厉害。”

  “你们俩捡鸟是断了腿吗?还不快点,一个人去处理,一个人去架火!给你们一柱香!!”血饮不耐烦的朝着竹林喊到!!

  小乞丐吐了吐舌头,把不麻袋递给殷寒轩:“殷王爷,我去砍竹子,你去处理鸟。”

  殷寒轩往麻布袋往了一眼,一把拖住小乞丐,指了指鸟,:“这个怎么处理?”

  也是,从小养尊处优的,何时处理过这种事情,一把拿过殷寒轩手中的麻布袋,:“那我去处理,你去砍竹子。”

  殷寒轩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这是要徒手砍竹子吗?一道刀光,眼前的竹子突然倒了下来,殷寒轩连忙一侧身,往血饮那边看了过去,不知道她何事手里又拿了一坛酒,这人有点嗜酒。

  拿起竹子拖了出来,血饮扔了一把匕首给他,殷寒轩拿起把竹子细小的先砍了下来,前面还在想,这匕首能不能砍的下,没想到还挺锋利的。

  可架火又成了一个问题,把竹子架好,拿起火折子一点,还没怎么燃又灭了,来来回回n次,都没点燃,血饮坐在一边冷冷看着,果然是养尊处优,火都不会点,起身道:“你去把洗好的鸟,用竹子叉起来。”

  殷寒轩嗯的一声,起身让位,看着血饮拿起几块大石头,围城一圈,拿起大竹子架了起来,拿起一些细竹子折断扔了进去,点起一根,放入里面,吹了吹,三下五除二就把火给架好了,果然是没经验,下次就知道了怎么搞了。

  拿起一只鸟叉好,放到架子上烤了起来,小乞丐拖着洗好的鸟扔了过来,一屁股往地上一坐:“早知道有鸟吃就不买包子了。”

  血饮呵的一声,她今天又没让他买,自作聪明。

  殷寒轩看着几乎八十多只鸟,虽然鸟并不大,但这么多,也吃不完了,:“这么多吃的完吗?”

  小乞丐先拿起一个包子啃了起来:“问题是,这些我们都要烤完吗?”说完看着血饮。

  血饮:“尽量吃,别等下说我没提醒。”

  小乞丐跟殷寒轩对视一眼,殷寒轩把烤好一只递给血饮:“等下做什么?”

  血饮拿起先闻了闻,一般般:“躲人。”

  “躲人!!!”

  当殷寒轩跟小乞丐两个人站在人来人往的耒阳城街头时,总算是明白血饮说的“躲人”是什么意思了,竹子是静止了,走的多了,自然而然,就会知道它固定的位置,街道就不一样了,人是动态的,殷寒轩呼了一声:“血饮姑娘,这个要练多久?”

  小乞丐喉结动了动,他其实也很想问这个问题,望着血饮。

  血饮轻笑一声:“练到你们可以不撞到人位置。”血饮坐在桥头,往前一指,:“你们从这里,直走,第一个岔路口左边,遇到大水车,绕过那个大水车,往右边直走,会遇到一个十字路口,往左,直接到桥头这边,依旧是一柱香,一轮下来,可以在桥头休息一盏茶的功夫,对了,别走错了。我会……”血饮指着自己的眼睛:“看着你们。”

  小乞丐做了一个起跑的动作,往殷寒轩肩膀拍了拍:“幸好下午吃的多,走吧。”

  两人前面还纳闷血饮为何会有指定路线,这条路线是耒阳城的主路线,人口密集最多的地方,一路上喊着让一让,让一让,撞翻了不少人,说了无数句对不起,想歇会,抬眸就看到血饮坐在屋顶,正笑意阴阴的看着他们,一轮下来,跑到桥头,抬眸就看到血饮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两人从她手里拿过水壶猛的一灌,觉得全身都疼,就算可以避开竹子,但避开人群还是提升了不少难度,两人似乎是也没想要会如此,还以为避开竹子了,就可以避开人群,显然并非一回事。

  但两人也是越挫越勇,还没等血饮开口说什么,两人便朝着前面去了,街头人仰马翻的,不少叫骂声,但骂的时候,又已经看不见那个撞的人了,好似见了鬼似的,只看到两个人影一阵风,刷的过去了。

  符文宇起来了看到殷寒轩不在,血饮也不在,还有她那个徒弟,不过,听到小二说就看到他们三人一起出去了,他但也没觉得什么,叶子墨也没说什么。

  只是莫离跟叶子霜闹腾了一下,说要出来找人,反正将耒阳城逛了一天了,也没看到,南厉风他们起来时,以为他们出去逛了,等南姝跟皇莆瑾打扮出来,才一同出了客栈,皇莆瑜拿起湛秦的折扇扇了扇,逛了一天,全是胭脂水粉店,衣服首饰店:“我真是服了女人这种生物,昨天才买了一大堆,今天又买。”

  湛秦提起双手:“兄弟,我这个提东西的都没说什么,你好意思抱怨?”

  皇莆瑜拿起折扇帮他扇了扇:“湛兄,辛苦了。”

  南厉风笑了笑,指着旁边的茶棚,:“我们坐下喝口茶把,估计这衣服有的试。”

  皇莆瑜把折扇一收:“好呀”两人往前一走,刷的一阵风似的,两个人影从他们三人之中穿梭而过,还没等皇莆瑜说什么,转头就看到湛秦跟南厉风两人已经追了上去,二话不说,连忙追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