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二十三章 箭无虚发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922 2019-10-16 10:12:02

  刚敲过四更,殷寒轩仿佛是被惊醒了,猛的睁开眼睛,自从那蛊毒被压制后,许久不曾感受过的温暖,仿若重生,睡眠都渐渐提高,只是,心底仍有千千结,那平展的眉头微微又蹙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面具男之事,他心中有一种感觉,感觉要找到心中的多年答案了。抬手揉了揉眉心,侧头一看,空空无也,起身穿鞋:“血饮姑娘?”

  房间里也没有人,难不成已经在外面等了,正打算开门的时候,又转了回来,换了一套衣服,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在水里待久了,既然没洗澡,主要还没能想起这事。

  小乞丐正要敲门,门突然就打开了,小乞丐咧嘴一笑:“殷王爷,师傅已经在等了,我们快走吧。”

  殷寒轩嗯了一声:“让你久等了。”看着小乞丐背着一个大包袱:“这是什么?”

  “吃的,今天不用担心饿着了。”

  “全是包子?”

  “对呀,一百个。”

  殷寒轩感觉这两天自己光吃包子都要吃吐了。

  两人出门就看到血饮已经往那边走了,两人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天还没亮,竹林里一片漆黑,血饮拿出两条黑色布条,递给两人:“把眼睛蒙上,跟昨天一样。”

  小乞丐啊了一声:“蒙住眼睛怎么走?师傅,你要不示范一下。”

  血饮到也没说什么,拿起布条就往眼睛上懵了起来,小乞丐把包子一放,顺手就去抓她,也是如同一阵风,血饮就已经站在十米之外了,小乞丐二话不说追了上去,只见那人影如同一个鬼影子,穿梭在竹林,小乞丐脚步停了下来,:“怎么这么厉害?”

  哎呀,小乞丐捂的脑袋,看着站在竹林之外的血饮:“怎么又打我?”

  血饮把布条一扯,递给殷寒轩,:“质疑。”

  从怀里掏出火折子又继续道:“上午不练成,那你们就在水里泡到明天。”

  小乞丐又是悲壮的啊的一声,惊醒了不少山头之间的飞鸟,殷寒轩拿起布条递给小乞丐:“走吧。”

  又是如同昨天一样的砰砰砰声,倒也没人摔倒,突然蒙住眼睛,自然会很不习惯,也许是为了让他们能够快点领悟,血饮开口到:“不用眼睛看,就用你的耳朵听,鼻子闻,用心去感受当你面前有东西时与无东西时,是什么感觉。”

  其实两个人都不傻,殷寒轩若不是因为蛊毒,武功领域定不会比南厉风差,他放慢了速度,突然慢慢走着,碰的一声,到也不重,沙沙声,从头顶穿来,他退了两步,往旁边走了两步,风毫无障碍,他往竹子这边走了过来,往后退了十步,脚步一快,有一种黑影仿佛出现在在眼前,风在靠近时,如同被东西一分为二,殷寒轩试着将脚步放慢,去细细的感受刚刚的感觉,微微有些成效,待到这种感觉能判断的越来越仔细,才慢慢的加快了步伐。

  小乞丐耳朵动了动,像是走路一样漫步在竹林之中,全然当自己是个瞎子,一步两步,一下两下,慢慢的也能感觉到在快到竹子面前时的那种感觉。

  血饮听着里面被撞的声音越来越少,拿出一根香重新点了起来,总算是知道慢慢去摸索,而不是跟一个有勇无谋的勇士,只会乱闯乱撞,习武,慢为主,快为后,如同品味一道菜,要细嚼慢咽,才能感受这其中的味道,如同品一盏茶,要嗅一嗅,在闭上眼睛,慢慢体会,习武亦是,要先感受它的五经八脉压在何处,在顺着它而上,快便是自然而然的事。

  当血饮拿出四更香的时候,两个人刷的从竹林里出来了,天微微泛起白光,两人手不过刚放到黑布上,血饮就道:“不许扯,今天,要当一天瞎子。”

  小乞丐啊了一声,又立马哎呀一声。怪怪的闭上了嘴巴,“两人往左转,一直走,一共超过两柱香,竹子两人约差不多是十跟,自己算。”

  两人当真如个瞎子一般的往前直走,慢慢的步入水中,感受到位置差不多时,没入水中。

  感觉到了窍门所在,知道了它的五经八脉,第二遍就顺畅很多,每个人都喜欢聪明人,这两个,在习武之中,也可以算的上是佼佼者了,不过第三遍,就在血饮规定的时间出来了。

  血饮不知道何事拿了一个麻布袋,里面叽叽喳喳的叫声,一把弓箭还有一桶箭羽:“跟我来。”

  两人听着她踩在地上的脚步声,也许是眼睛看不见,耳朵似乎就变得更加灵敏了,那声音仿佛扩大好几倍,除了鸟叫声,三个脚步声,踩在竹林里,给出了三种不同的响声,血饮把脚步一停,两人像是都听到少了一种声音也停了下来。

  血饮把弓箭拿起放到殷寒轩手中,殷寒轩摸了摸:“弓?”

  血饮:“对,我知道你会。”

  殷寒轩嘴角一笑:“血饮姑娘如何得知的?”

  血饮:“皇家围猎,每位皇亲国戚大臣公子,都要去,你身为皇家中人,这种骑马射箭的事乃是从小学起。”

  殷寒轩突然感受到有人靠近他,微微一侧,这反应让血饮似乎很满意,但慢了点,在他耳边低声道:“殷王爷,冰龙的那只眼睛,运气再好,也不可能这么巧吧。”

  殷寒轩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幸而小乞丐这时开口问道:“师傅,我不会射箭。”

  血饮把箭羽放在殷寒轩腿边上:“背起来”,一提还挺重,摸了摸,至少有一百根,这是要闭着眼睛射东西?

  血饮走到中间:“小乞丐用轻功,殷王爷用箭,这里一共是一百只鸟,每人五十只,一柱香,在这种情况下,小乞丐你不仅要抓住五十只鸟,同时还要注意到提防殷王爷的箭。”

  小乞丐这下倒是没提问,而是嗯了一声,箭羽是从四面八方射来,这种练习,全是一种防身,以后遇到这些,自然而然就能避开。

  血饮把麻布袋一松,扑哧扑哧,无数的鸟儿如同重获新生似的,振翅高飞,两人皆是一动,血饮看到殷寒轩一拿就是三根箭雨,站在原地,速度很快,而且还是箭无虚发,不少鸟啪啪的掉了下来,这倒是让她微微吃了一惊,箭术既然这么厉害,难怪只是拿一把剑,也很刺中冰龙的眼睛。

  而另一边,虽然稍微慢了一些,但也有不小鸟掉了下来,血饮看着地上的香,估计一柱香能完成,坐在地上拿起旁边的石头,左右个五,朝着两个人影飞了过去,躲过几个,但还是中了几个,一个哎呀一声,一个闷哼一声,但也没停下手中的事。

  又是一轮石头,飞出去的同时,两支鸟朝着她摔了过来,还有五只箭羽,既然能齐发五只箭羽,这两人不过相处短短一两天,倒是挺有默契,反攻都是这么一致,血饮不过一个后翻空,五指箭羽就朝着小乞丐去了,看着小乞丐本来要抓鸟的手,连忙一收,踩着竹干飞身往上。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像殷寒轩这种箭无虚发,一定能让小乞丐得以锻炼。

  一柱香过去了,两人皆是还没有停,主要是血饮捣乱,不然任务早就完成了,鸟飞的快,要抓住黄金时间,时间一过,鸟早就飞的毫无踪迹可,但两人都没有停,都朝着血饮进攻了,而小乞丐却是不停的躲避着箭羽,小乞丐在哪,血饮就在哪,血饮在哪,箭羽就会在哪,三人仿佛是心照不宣,配合的十分默契。

  殷寒轩往箭筒一摸,只有三根,抽出二根朝着血饮而去,连忙抽出一根紧其后,速度既然快朝着血饮迎面而来的其中一根,把这跟箭羽一分为二,直面血饮,血饮往后直退,一脚抵住竹子,头往旁边一侧,箭羽从而耳后贴身而过,划伤了皮肤。

  血饮往耳后一摸,轻笑了一声,箭术了得,这是心中不服?想要赢她一回?望着那个侧身而立手握弓箭的男子,耳朵在细细听着,不过,让她对他倒是有些刮目相看了。

  本来以为要今晚才能回去,看来可以提前了,不过,还是要晚上回去:“扯了,把鸟都烤了。”

  小乞丐飞身落在地上,一把扯下布条,一喜,:“师傅,今天就到这里了吗?”

  血饮呵的一声,负手而立,朝着竹林外走去:“你觉得呢?”

  小乞丐绕了绕后脑勺,起身去捡鸟,嘀咕道:“早知道就不买这么多包子了。哎,失策,失策。”

  殷寒轩一把扯出刺入竹子中箭羽,既然没能伤她半分?就算武功在强之人,都不可能躲开的他连环箭,也是,她怎么可能是那种一般之人,下次一定要试试三连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