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二十二章 习以为常的同床共枕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90 2019-10-15 20:13:13

  莫离跟叶子霜看着殷寒轩手中提着满满的东西,朝着楼上的那个房间敲了敲门,没等里面回话,便推门走了进去,不是不羡慕,只是,殷寒轩跟她们说,愿赌输服,赌的什么?让他输的如此心甘情愿逛了耒阳城每条街,亲手买来这么多东西?

  叶子墨急忙拉了一把叶子霜,摇了摇头,轻声道:“你可以喜欢,也可以付出,那你不可能压着你喜欢的那个人就一定要喜欢你对不对?你也不能因为你的嫉妒,让寒轩不准跟别的女孩接触是不是?”叶子墨深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她的脑袋:“他是王爷,以后也不可能只有一位侧妃…这些你可都有想过?”

  叶子霜犹豫的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叶子墨又是一声叹息,他作为哥哥,想要的不过是她能够快快乐乐,找到一位她喜欢也同样喜欢她的男子,可偏偏一颗心付错了人,这么多年,殷寒轩做的已经很好了,不管叶子霜做什么,跟她依旧保持的男女之间的距离,把她只是当做妹妹,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或者,是并不想看清,:“既如此,寒轩并未对你承诺过什么,也并未表达过什么,那他跟谁在一起,对谁好,我们都没有资格阻拦,这是他的自由。”

  叶子霜突然红了红眼眶,闷着嗓子道:“输给谁都可以,但就是不能输给她。”说完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南厉风安慰的拍了拍叶子墨的肩膀:“以后自然会明白的。”

  叶子霜:“就怕她看不开,偏离了正途。”

  南厉风似乎叹了一口气,望着南姝:“可我们能做的,也就只能好好看着她,在她做错事时,及时拉她一把。”

  莫离听到了叶子墨说的那些话,从殷寒轩房门前直接走了过去,三妻四妾,对于一个王爷来说,那是正常在正常不过的事,如今蛊毒已除,她早就听符文宇说过,老佛爷送来各官丞千金的画像,要为殷寒轩赐婚,若是以后嫁与他,想要容忍的不仅仅只是一个血饮,还有更多的有着家世背景的千金小姐。

  她以为,蛊毒一除,他就会表达心中爱意,可在他眼中,她跟叶子霜是一样的,只是把她当做妹妹,她所得到的不过是一句,莫离,谢谢你。

  可她要的不是谢谢,是他的喜欢,是嫁给他,就算寒轩哥哥不喜欢她,她也一定要嫁给他,只要以后日子长了,自然而然,他就会知道,一心一意对他好的,只有她。

  殷寒轩看着那双靴子依旧放在床踏上,把东西轻轻一放,还没走过去,就听到血饮的声音响起:“把桌子搬过来。”说完人从床上坐了起来,脚一盘,压根不打算下床,

  懒惰,是每个人心中生根的种子。

  他把桌子一拖,刚好到她面前,把手里的糖葫芦递给她,血饮拿起吃了一个,低头闻了闻烤鸭,就是那个味,撕下一个鸭腿,吃了起来。

  殷寒轩往旁边一坐,早已上了一壶新茶,动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拿起一个杯子,倒了一杯茶放到血饮面前,:“血饮姑娘,这要是开采荒山,只怕要挖平,得何年何月?”

  血饮拿起压了一口:“何必挖,直接种山上。”

  殷寒轩:“那灌溉水,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百姓山上下山,来来回回,未必吃的消。”

  “那就种植不要太喝水的东西,可以让他们住山上,那么多树木,随便搭几间茅草屋就成了。”

  “……”不喝水的东西?

  血饮侧头看了一眼沉思的殷寒轩,桌上的东西差不多消灭了三分之二,呃的打个一个包嗝:“明天圣湖,还去?”

  殷寒轩抬眸嗯了一声:“去。”

  血饮往床上一趟:“哦,子时了。”

  殷寒轩往漏斗一看,果然已经子时了,动手脱鞋子,仿佛是惯性似的往床上一趴,抬眸就看到血饮正看着他,连忙把脚放了下来,准备穿鞋子,一时突然忘了。

  血饮起身把鞋子一穿:“你睡吧!”

  殷寒轩:“那你睡哪?”

  “房梁。”

  殷寒轩抬头一看,这么窄怎么睡,:“我还是睡地上吧。”

  血饮:“不用,休息好,明天才能有精力。”

  血饮起身手又被人拉住,殷寒轩看了一眼偌大的床,就算睡三个人都绰绰有余,也许是,已经不是一天同床共枕了,好似也没觉得像以前那么在意这个男女授受不亲了,主要是血饮压根不在乎,他一个大男人还别别扭扭的,而且,就算换了房间,血饮也会跟着他睡另外一间房间,清者自清,没啥好说的。:“要是血饮姑娘不介意…就…床挺大的,中间放床被子就成。”

  血饮她压根毫不在意,把鞋子一脱,床确实很大,主要是这床对着窗户,正凉快。:“不介意,进去。”

  殷寒轩往里面拿起被子放在中间,往里面靠了靠,躺了下来,规规矩矩的,血饮往床上一倒,伸手往桌子腿一掌,桌子回到原来的位置,窗口一阵阵夜风袭来,很是舒服,一头散发现在都还没竖起来,看了一眼月色,闭上了眼睛。

  殷寒轩侧头往她看了一眼,两人之间多余的位置,可以躺上两个人了,她几乎都是趴在床边上的,风吹在她散落在床头的发,有些微微的飞扬,殷寒轩侧了一身,握住一缕发丝在手中,很滑很顺很黑。

  血饮冷不丁:“殷王爷,还有喜欢玩头发的嗜好?”

  殷寒轩吓了一跳,还以为她睡着了,手里跟着一紧,忘了抓了一缕头发,连着手里的头发都是一拽,血饮闷哼一声,捂着脑袋,殷寒轩猛的松手,急忙道:“我不是故意的。”

  血饮把头发往身边一搂,悉数放在了左边,压了压心中的小火苗:“睡觉!”

  殷寒轩嗯了一声,伸手摸了摸衣袖中的那只兔子,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好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