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二十一章 愿赌服输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38 2019-10-15 09:39:41

  殷寒轩门一开,叶子霜跟莫离猝不及防的往前一倾又稳稳往后一站,站在外面的人都有一些尴尬,什么也没听到,又被抓包了,殷寒轩笑了笑:“大家饿了没?有没有想吃的?我去买。”

  符文宇伸手道:“王爷,我去吧,你金枝玉叶,怎么能让你去。”

  殷寒轩摇摇头,莞尔,:“输了,愿赌服输。”出来,把门一关,朝着楼梯口去了。

  叶子霜好奇的问到:“输了?什么输了?”

  莫离:“寒轩哥哥,那你刚刚发脾气,是因为输了吗?”

  殷寒轩忽然愣了愣,看着身后一干人,:“我刚刚发脾气了?”

  众人不由点点头:“还摔东西了。”

  殷寒轩眉宇一拧,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看来这脾气不能被她带坏了,下次,一定要赢她!

  皇莆瑜往房间走去,低声问到:“不是她喜欢睡房梁跟屋顶吗?刚刚不是躺到床上去了?”

  湛秦摸了摸下巴:“好像是躺到床上去了,你说他们两该不会已经……”

  皇莆瑜睁大眼睛,无声道:“不会吧??”

  “谁躺到床上去了?不会已经什么?”

  湛秦跟皇莆瑜机械似的慢慢转头看向说话的人,看到是皇莆瑾,两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皇莆瑜唉的一声:“吓死我了,你怎么走路没声呀。”

  皇莆瑾哼了一声:“那是你们心里有鬼!!快说!!”

  皇莆瑜撇了撇嘴:“还能怎么,就是湛秦昨晚爬到我床上去了,差点把我玷污了。”说完还拢了拢衣服。

  湛秦一双眼睛蹬的更铜铃一样大,拿起折扇指了指自己,很是艰难的开口到,:“我…玷污…你??”

  皇莆瑜很是认真的点点头,坑兄弟是吧,谁不会呀!!

  皇莆瑾咦了一声,很是恶心把皇莆瑜跟湛秦两人一推:“你们两个死变态!!!”碰的进了房间。

  湛秦一向斯文,却从不说粗话,这时都忍不住喊到:“我靠,皇莆瑜你是要害死我呀!!我都说了,我不是。”

  皇莆瑜一摇一摆的往房间走去:“谁知道你是不是!!”

  湛秦一把跳起来揽过他的肩膀,一压,:“行!!那今天就坐实了!!”拖着皇莆瑜进了房间,里面顿时传来皇莆瑜啊啊啊啊的大叫声跟求饶声。

  皇莆瑾在房间一听,扑哧一笑,皇莆瑜跟湛秦两人一向要好,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也几乎是睡一张床长大的,不过,湛秦没少打皇莆瑜,主要是他嘴特欠揍,倒了一杯茶,:“活该!!”

  除了皇莆瑜三人,其他人都出来逛了,本就睡了一天,也没什么睡意,殷寒轩先到了烧烤铺子:“你们吃什么?”

  几人自己把桌子拼了起来,南厉风道,:“都行,”

  殷寒轩每样都拿了,顺便还重新拿了肉,好多,递给老板,老板笑呵呵的:“客官,你们先坐会,马上就好。”

  符文宇把凳子擦了擦:“王爷,你做吧,我来。”

  殷寒轩一把按下符文宇:“没事,你们先吃,我去买点其他东西。”

  符文宇刷的站了起来:“王爷,我陪你一起去吧。这大晚上的,不安全。”

  莫离跟叶子霜还没站起来,就被殷寒轩一一给按了下去:“不用,我很快。又不是小孩。”

  说完一个人独自朝着街道那边去了,南厉风有些奇怪的看着殷寒轩:“我怎么觉得寒轩有些变了。”

  符文宇倒还好,殷寒轩在王府的有时候也喜欢一个人呆的:“王爷他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呆着,在王府也一样。”

  南厉风点点头:“这样让他一个人去?不怕那些黑衣人吗?”

  老板这是送来烧烤,符文宇拿起一串吃了起来:“血饮姑娘说,这几个月不用担心,那带面具那男子,没空管我们。”

  叶子霜问到:“为什么?”她怎么没听他们说。

  叶子墨拿起一串递给她:“因为受了重伤,没个三个月好不了。”

  南厉风点点头:“不过,还是要小心点。喝不喝酒?我去买。”

  南姝嘿嘿一笑:“我要,但我不喝多。”

  叶子墨则是摇摇头:“我不喝了,头疼。”

  符文宇:“喝!”

  南厉风往这边一转,就看到远处在买冰糖葫芦的殷寒轩,手里提着两坛酒,“寒轩,你怎么买这个。”

  殷寒轩笑了笑:“血饮姑娘喜欢吃。”

  南厉风看着这甜甜酸酸的东西,微微有些发愣:“看不出,她还喜欢吃这个。”

  殷寒轩笑了笑,:“买酒?”

  南厉风嗯了一声:“走吧,正好一起。”

  殷寒轩莞尔:“我还有东西要买。”

  南厉风倒是又转过身:“那一起吧。”

  “好。”

  街上到还有一些人,也不算太晚,耒阳城的夜市其实还挺热闹,摊位上总能两两三三的看到一些还在喝酒的人,说说笑笑。南厉风迎着那迎面吹来得一缕清风:“寒轩,你觉得血饮,是个怎样的人?”

  殷寒轩想了想,忽而看着前面不远处写了不少笙的青石路上,仿佛又看到一个青衣女子抱着一个小孩拿着他稚嫩的手,一笔一划耐心的教着,:“冷血,无情,不近人情,亦不喜欢与人太多亲密,不相信任何人,手段残忍,不在乎人命,也并不在乎自己的命,任务比性命重要…但……”

  南厉风久久没听到下文,开口问道,:“但什么?”

  但她,美丽聪慧,看似无情又有情,看似冷血又有血性,看似冷若冰霜的眼眸下又暗藏温柔,要不是他自己亲眼所见,只怕,也不敢相信她会有这一面。

  是喜欢小孩吗?还是……

  “但是我们要是不快点走,只怕那几个人要出来找了。”殷寒轩朝着卖烤鸭的的方向而去,在路过写着笙字的青石路上时,微微垂眸看了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