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二十章 败的兴然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07 2019-10-14 22:32:10

  那一声茶杯的碎裂声,跟略带有些咆哮的声音,外面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湛秦摸了摸下巴:“殷王爷生气了?这可是百年都难得一遇呀。”

  符文宇呼的一声,他可从未见过殷寒轩发脾气,更别说是摔东西了,:“我只觉得,血饮姑娘是个人才。”

  南厉风:“可不是,能把寒轩惹生气的人,不是人才是什么。”

  莫离跟叶子霜可没他们这么淡定,叶子霜一脚就踹开了房门,几个人立马就不淡定了,各各都从房门口出来,站在这边刷刷的往里面看,只见殷寒轩双手支撑着桌子,居高临下的望着血饮。

  血饮一头散发还没来得及竖起,被风一吹微微有些飘杨,很快又平稳的落在身后,地上破碎的不是一个杯子,而是一整套茶壶,唯有血饮手中的茶杯,得以幸存。

  皇莆瑜低声到:“不发脾气的人,突然发脾气有些可怕。”

  湛秦:“别怕,你看别人多淡定。”

  莫离刚往门前踏出一步,她还是第一次见殷寒轩生气,一时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寒……”

  殷寒轩看都没看:“出去!”

  叶子霜还没踏,急急想要说什么,殷寒轩刷的起身往这边走了过来,把门碰的一关:“那你说说,本王何错之有!”

  外面的一群人,趴在房门口,可人太多,皇莆瑜拉着湛秦偷偷的凑到窗口,用手戳了戳窗纸,眼睛往里面一看。只能看到血饮一个侧身。

  血饮把茶杯一放,低头看着空空如也得茶杯:“殷王爷,你跟金公子施粥行善本是好事,但就因为你们这样日复一日的善举,淮城外乞丐是否越来越多?”说完侧头看向殷寒轩。

  “是。”

  “那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们无力在支付出每日一善的施粥之举,你猜那些乞丐会做什么?”

  这个问题他也曾想过,:“我相信他们能理解。”

  血饮低头嘲讽一笑:“不,他们不能理解,他们只会觉得你们为什么不施粥了,为什么让他们饿肚子,是不是舍不得钱了!他们会砸了金家,将金家洗劫一空。”

  殷寒轩也听过这样一则故事,就是有一个富人给每天蹲在他乞丐门口一碗饭,日日夜夜,月月年年,突然有一天,富人不给了,乞丐一看到富人出来就把他打了一顿,问他为什么不给他饭吃了,有时候,人会把一些本身只不过是善意的行为,变成了理所应当,:“但,不若如此,淮成大雪一下就是半年,每年都会冷死很多人。”他记得他刚来淮城那年,就死了十多个乞丐。

  血饮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每个人都有惰性,一旦不需要自己去努力,穿着破破烂烂就有吃,有穿,有破庙住,不会冷死饿死,那也比那些要自己做苦力被老板责骂好的多,我并非说你们发粥,给馒头,衣物的行为是错的,只是,这种善意在某一方面会将这些人从自食其力变成废人。”

  殷寒轩度步往位置上一坐,望着血饮,却一言不发。

  血饮:“等真的到了那一天,他们就是指着你的良心问你,明明是你们说让他们有饭吃,有衣穿,为什么现在就没有,所谓善意,一点施舍会让人记住,长久的施舍会让人变得理所应当。”血饮指着自己的胸口望着那双夜如星辰的眼眸:“因为人这里。”她嘴角一笑:“都是…自私的。”

  殷寒轩似乎露出一丝苦笑:“我知道,但我不能看着他们就这样活活的被冷死,被饿死。我也有想过其他办法,但淮城一到冬天,便什么也种不出来。”

  血饮嗯了一声,相处半年之久,殷寒轩的性格她自己了解,一颗心全为旁人着想:“冰城不也一年四季都什么也种不出来?”

  殷寒轩摇了摇头:“冰城人口少,靠着雕梅跟酒足够让他们生活,而且,他们从不收留外地人,我也让人试过,不知道是淮城土质原因还是什么,梅花都种不活。”

  这倒是让血饮没想到,:“那不下雪的半年种什么呢?”

  “大米,大豆,蔬菜,等等。”

  血饮想了想:“把荒山开采,全种大米,对外销售,一年下来,也足够生活半年了。”

  “荒山开采,那里来的人物物力?”

  血饮看了殷寒轩一眼,一下智商完全不在线了,起身摇了摇头,往床上躺了过去,:“圣贤书,没少读吧。”

  殷寒轩突然一喜,往额头上一拍,起身坐在床边,看着血饮道,眉飞色舞:“你是说,让那些乞丐,只要能管住他们一日三餐,每年分大米时,按人头分,保证足够的半年,剩余的还可对外销售。”

  血饮闭上眼睛,嗯了一声,:“这事,交给金家就成,你身份特殊,别插手。”

  殷寒轩眼角弯了弯,如同一朵出水芙蓉,神采飞扬,让人一看心便不由醉了三分。

  皇莆瑜正好看到,只觉得自己忽然要对一个男人心动了,不由闭上眼睛:“殷王爷,这长的也太妖孽了。”

  “但,血饮姑娘也很好看。”除了一身杀气太重之外。

  “血饮。”殷寒轩轻轻叫了一眼床上闭目养神的人。

  “嗯?”血饮半开眼眸望着殷寒轩,果真是美呀,这要是别叶子霜跟莫离看到,非留鼻血不成。

  “谢谢。”

  血饮眼睛一闭:“不用,我说这些不是为了帮任何人,只是为了让你输的心服口服,还有,前面说好的,谁输了……”

  殷寒轩连忙道:“我去买宵夜。”

  血饮把腿一搭,晃了晃,:“我要吃糖葫芦,烤豆腐,一坛米酒,半只烤鸭,外焦里嫩,出客栈左转,两百米,在右转,又一家烧烤铺子,只要是肉的,都烤十串。”

  一场辩论,输的彻底,自己没有占用到丝毫的上风,殷寒轩望着血饮忽然露出一个谁也看不懂的深笑,直达眼底,没入长长的睫毛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