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一十九章 辩论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30 2019-10-14 09:36:48

  五人不约而同的往那殷寒轩刚刚进去的房间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低下头,五个脑袋都往桌前凑了凑,符文宇低声解释了:“因为是为了保护王爷。”

  叶子墨赞成的嗯了一声:“肯定不是同床睡。”

  符文宇赞成的点头:“她喜欢睡房梁。”

  叶子墨接的道:“不然就是睡屋顶。”

  南厉风沉思道:“估计是怕那些刺杀寒轩的人,要是住隔壁,不一定能第一时间保护。”

  叶子墨跟符文宇嗯嗯嗯的点头,符文宇呼的一声,总算保住他家王爷的名声了:“王爷怎么可能会喜欢这么冷冰冰的人,而且还是杀人不眨眼的。”

  南厉风:“以我对寒轩这么多的了解,他应该喜欢那种知书达礼,温柔贤惠的。”

  叶子墨:“对,我也觉得。”

  皇莆瑜跟湛秦对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道:“是吗?”

  那三人很是坚定道:“是。”

  符文宇看他俩脸上还有疑惑,问道:“难不成你们会喜欢她那种?”

  湛秦拿着折扇放在胸前扇了扇,很是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符文宇这个问题:“喜欢这东西,有时候就是一瞬间的事,这不好多上古神话,人还喜欢妖魔鬼怪,她好歹还算个人。”

  皇莆瑜一口茶就喷了出来,抛出了一个很是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说的问题:“那你是觉得断袖也无所谓了?”

  刷的一下那三双眼睛就在皇莆瑜跟湛秦两人之间来来回回,湛秦手中的折扇一停,慢条斯理,在慢条斯理的把折骨一一折好,正要开口……

  “谁是断袖?”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在他们头顶,五双眼睛往上一瞄,各各低下了头,南厉风刷的起身,大了一个哈欠:“那个,这酒劲怎么这么大,困死了,困死了。”说完砰砰砰的上楼去了。

  叶子墨跟符文宇也是一起,看到叶子霜慢慢腾起身,两人几乎是飞速往楼梯口一踩,直接抓着护栏,一跃而起,碰的一声,把叶子霜关在了门外。

  皇莆瑜:“湛秦,怎么办?”

  突然没人回他,转头一看,只见湛秦早就站在了房门口,他几乎是直接从这里飞上去的,这人,既然不叫他!!!!专业坑兄呀!!

  皇莆瑾一把踩在凳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皇莆瑜,一把抓起皇莆瑜的衣领:“说,你们刚刚再说什么悄悄话!!”

  皇莆瑜呵呵的一笑,伸手扳开皇莆瑾抓住她衣领的手:“这位美女,这位大侠,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嘛。”

  咚咚咚……“血饮,你在不在!”一女声站在血饮房门前,敲了敲门,下面的几个人仰头看了过去,皇莆瑜看她们注意力都在鬼魅敲房门的注意力上,连忙把皇莆瑾的手一拽,立马飞身站在了房门前。

  刷刷刷,几个脑袋都从房门前探出一个头,莫离看着鬼魅站的明明就是殷寒轩刚刚进去的房间:“喂,你敲错房间了。”

  这话还没落音,门吱丫一声,从里面开了,站着一个刚刚沐浴过的女子,一头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头发上散发着蒸蒸热气,那热气云雾飘渺着,让人看的不太真切,女子却显然没打算让鬼魅进去,靠在门口:“何事。”

  一开口,探出脑袋的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符文宇哎的一声,:“王爷一世英名,只怕彻底毁了。”

  叶子墨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不过就是洗个澡,不能证明什么。”

  符文宇痛心疾首道:“我当然相信王爷正人君子,你看看下面。”

  叶子墨看着莫离铁青的脸,还有叶子霜铁黑的人,皇莆瑾跟南姝八卦的脸,:“这个可能就有点棘手了。”

  鬼魅往血饮脸上吹了吹,那雾气一散,露出一张白皙的清瘦的脸,那双上扬起的眼眸,透着一种冷冽又危险的杀气,鬼魅一笑:“没什么事,就是跟你说一声,我们要走了,京城见。”

  血饮脸色一冷,二话没说,抬手就关门,鬼魅一脚卡在中间,血饮抬眸望他,鬼魅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药瓶:“手。”

  “不用。”

  鬼魅哎的一声,把药又放到怀里:“有消息说,面具人出现在京城,你去京城小心点。”透过血饮的肩膀,望了一眼坐在里面背对着他的人,两人说的很小声,用着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

  “我知道他在京城。”

  “你怎么知道?”

  血饮冷哼了一声:“他那么在乎那个沫月,自己也是深受重伤,没三个月,好不了。”

  “……那你为何不直接杀了那个沫月。”鬼魅说完,突然往后一退,从二楼直接翻身落在了一楼的桌子上。

  人人都看到一条金丝线从鬼魅面门一过,嗖的一声,又回去了,碰的一声,门紧紧关了,鬼魅哎的叹了一口气:“每次都偷袭,要不要脸!!”

  嗖的又是一声,鬼魅一个侧身,叮的一声,那箭羽就叮在门上,鬼魅拍了拍胸脯,仍旧不怕死似的大喊道:“小心嫁不出去!!”说完立马就溜了。

  没等鬼魅走多久,众人就看到莫离跟叶子霜噔噔噔的上了楼,立马都是把门一关,又打开一条小小的缝隙。

  咚咚咚…莫离伸手敲了敲门:“寒轩哥哥,我找你有事。”

  里面鸦雀无声,咚咚咚,又是几声敲门声:“寒轩哥哥,我找你有事,你不开门,我就自己进去了!”

  还没等她敲第三次下,里面就传出一个声音:“有事明天再说。”

  莫离手僵在了空中,咬了咬嘴唇:“我有很重要的事,必须今天说。”

  久久,里面没有出生,突然碰的一声,像是摔东西破裂的声音,接着就听到殷寒轩略有些生气的声音说到:“那你是觉得本王做错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