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一十八章 因为阿姐喜欢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11 2019-10-13 07:23:20

  “因为阿姐喜欢呀。”这句话从阿笙口中脱出,稚嫩的声音,让两个女子都是一怔,血饮低头看向他,对上那双黑乎乎的大眼睛,余光便看到一双草布鞋和一条绿色的裤子。

  血饮起身看向阿娣,阿娣对着血饮笑了笑,伸手招了招呼阿笙:“姑娘,不好意思,阿笙他…不懂事,麻烦你了,这个糖多少钱?我给你。”

  血饮:“不用,就当我送阿…生的,不知道阿生的是那个生?”

  “我父亲以前是吹唢呐的,就给他取了一个带乐器的笙。”

  血饮嘴角扯过一丝笑意:“很好的字。”指了指她身后:“你有生意来了。”

  阿笙坐在地上不肯起来,血饮看着他那胖嘟嘟的脸:“你去吧,我等下带他过去。”

  阿娣略有些不好意思,但又不得不顾生意:“那就麻烦姑娘了。”

  阿笙伸出手扯了扯血饮的衣角:“阿姐,你编好了吗?”

  血饮又重新坐在地上,动手编了起来,就像一对姐弟似的,血饮把兔子递给他:“给,喜欢吗?”

  阿笙嗯的重重点了点头,起身道,:“我去送给阿姐。”

  血饮拉住他:“你阿姐在忙,等会再送过去,我教你写你的名字好不好。”

  “好呀好呀。”阿笙蹦起来喊到,转了一圈,对着血饮:“阿笙也想读书,但是娘病了,阿姐挣得钱不够给阿笙进学堂。”

  血饮伸手一把抱住他,让他坐在自己面前,拾起一块石头,在地上画了起来:“你还小,要等你在大点才能进学堂,知道吗?”

  阿笙侧着脑袋问到:“大点是多大?”

  血饮指了指摊位的高度:“等你到这么高,就可以进学堂了。”

  阿笙又添了一口糖:“那我以后要多吃点,这样就能快快长高了。”

  血饮笑了笑,揉了揉他的脑袋,指了指地上的字:“这个字读笙,就是你的字。”血饮把石头递给阿笙,:“来,跟这个字写,以后别人问你是哪个笙,你就可以告诉他,是乐器的笙。”

  阿笙拿起石头一笔一划的写的,但扭扭曲曲,长长短短,宽宽窄窄,高高低低,压根就不像一个字,血饮拿起他的手,一笔一划的写着,一个,两个,三个,便让他自己写。慢慢的慢慢的,也开始像一个笙字了,阿笙对着血饮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小小的牙齿:“你看我写的像不像。”

  血饮嗯了一声,看着那张眉开眼笑的脸,:“像。”

  阿笙又跳了起来,朝着阿娣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喊:“阿姐,阿姐,我会写自己的字了,阿姐…我会写自己的字了。”扯了扯阿娣的衣服。

  阿娣把东西包好递给客人,蹲下来看着他,:“是吗?那你写给阿姐看看。”

  阿笙蹲下来一笔一划写的很是认真,虽然歪歪斜斜的,但还是能看出是一个笙,阿娣揉了揉他的脑袋:“阿笙真棒,告诉阿姐,谁教你的?”

  阿笙往身后一指:“刚刚那位阿姐,咦,阿姐怎么不见了。”

  阿娣站起来,往那边看去,果然已经没了那个女子的身影,连句谢谢都没来得及说。

  “阿姐,这个送给你。”阿笙把怀里的兔子掏出来,递给阿娣:“这个也是刚刚那位阿姐编的,你看,编的可好看了。”

  阿娣嗯了一声,确实编得不错,看到摊位站着一位公子,立马把兔子放在了旁边,抬眸笑道:“公子要什么样式的荷包?”看清来人,才认出是刚刚跟那位女子一起吃面的公子,刚刚不过匆匆一暼,没注意看,现在一看,好一个俊俏男子,脸不由的微微红了。

  殷寒轩指了指她放在旁边的那只兔子:“那只兔子你卖吗?”

  阿娣:“这个是别人送的。”

  殷寒轩从腰带上取下钱袋:“我知道,但我很喜欢,要不,我把这些都买了,你把兔子送我如何?”

  “都…都买了?”

  “嗯。”殷寒轩直径把钱袋放在了桌上,伸手拿过桌上的兔子,还有这手艺,还以为那双手,只会杀人,看着兔子,竟情不自禁的笑了,好似那只兔子是送给他似的。

  阿娣看着准备走的殷寒轩,连忙喊到:“公子,你荷包还没拿呢?钱也给多了。”

  殷寒轩:“不多。剩下的就给阿笙上学堂吧。”

  阿娣望着自己绣的荷包,拿起钱袋,这些钱足够给阿娘找一个好郎中了,也能送阿笙上学堂了,眼眶突然一红,两位都是好人。

  莫离一出来,那里还看的到殷寒轩的人影,正要找,就看到殷寒轩从转角那边出现,:“寒轩哥哥!”

  殷寒轩看着那边跑来的人,把手里的兔子往怀里一放,莫离人就已经到眼前了,一把挽住殷寒轩的手:“寒轩哥哥你骗人,你说在外面等我们,怎么又跑到这边来了?”说完东张西望,似乎在找人,看了一圈,没看到,又侧头看着殷寒轩。

  殷寒轩把手抽了出来:“刚刚看到一个小孩,再找阿姐,便带他去找了。”

  莫离半信半疑道:“真的嘛?”

  “嗯,走吧,回去了,有些累了。”

  莫离看着殷寒轩往前走的背影,四处又看了看,确实没有血饮的影子,姑且就相信是真的吧,寒轩哥哥应该不会喜欢她吧。

  “我从来没有喝醉睡过这么快,真的是生生饿醒的。”皇莆瑜说完低头吃了一口饭,一边夹菜又继续道:“哎,对了,后来到底谁赢了呀。”

  南厉风看向叶子墨跟符文宇,叶子墨看向符文宇,符文宇放下碗筷,把口里饭一吞才道:“我也不知道,我醉的时候对方两个人,我们这边就只剩下血饮姑娘一人了。”

  南厉风:“那我们应该是输了吧。”

  湛秦也觉得是输了,喝了一口茶:“不过,喝的倒是痛快。”

  叶子墨把碗筷一放摸了摸肚子:“血饮姑娘喝到最后,这会应该还没醒吧。”

  皇莆瑜把筷子一抬:“肯定没……”醒还没说出口,就看到血饮从客栈外面走了进来了,手里晃悠悠的拿着一壶酒:“没醒来才怪,你们看。”抬了抬下巴。

  四人看了过去,就看到血饮上楼进了房间,五人面面相觑,小二正在收拾旁边一桌子,也听到这边的谈话,趁着上菜不由多嘴道:“这位姑娘可厉害了,昨晚就剩下她一个人对还没怎么喝的大壮,一喝就是十坛起呀,直接把大壮喝倒了,我还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姑娘呢,而且,四更就醒了。”把桌布往肩膀上一甩:“真的大开眼界了。”

  皇莆瑜不敢相信道:“我刚刚没听错吧,是赢了?”

  四人齐齐点头:“没错。赢了。”

  啪的一声,皇莆瑜突然往桌上一拍:“太厉害了,我都要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武功又高,喝酒厉害,她这不会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了吧。”

  “字写的很不错。”五人闻声望去,就看到殷寒轩从门口进来,上了楼梯。

  符文宇起身:“王爷。”

  皇莆瑜还没开口,就听到几个声音喊到,

  “累死了!”

  砰砰砰几声,四人把东西往桌上一放,皇莆瑜立马闭上了嘴巴,看到莫离跟叶子霜的脸色,还有南姝,在她们面前还是少提血饮。

  莫离看着殷寒轩上了楼,正要推房门,起身道:“寒轩哥哥,你就睡了吗?”

  殷寒轩:“嗯,有些累了。”

  湛秦眉头一皱,刷的打开折扇,挡住一侧,低声到:“那间房,不是刚刚血饮姑娘进去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