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一十七章 阿笙,乐器的笙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32 2019-10-12 10:38:07

  小乞丐跟殷寒轩第一时间就是抬眸看向血饮,一张脸瞬间冷了三分,殷寒轩起身连忙把小孩一拉,却不曾想小孩抱着死死地,不肯松手,殷寒轩温柔道:“我给你买好不好?你松开这位姐姐。”

  小孩摇摇头,依旧是奶声奶气的声音,不过很是坚定:“我不要,我要阿姐给我买。”抱着血饮放在凳子上的腿,晃了晃:“阿姐,阿姐……”

  血饮拿着小孩的手,正准备扳开,突然一位穿着绿衣的女孩不算大,最多不过十五六岁:“阿笙,你怎么又乱抱人,快松开。”跑过来,对着血饮:“不好意思,我弟弟有点不听话。”蹲下来抱着小孩,小孩的手却死死的抱着,怎么都不松手。

  阿生,血饮似乎是无声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握住小孩的手,却没有用力。

  绿衣服女孩用力扳开了小孩的手,往小孩屁股上上一拍,小孩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不停的擦眼泪,:“我想吃…糖葫芦,阿…姐……为什么……打我。”

  “娘病了,这钱要给阿娘看病,阿笙听话,等看了病,还有钱,阿姐给你买啊。”伸手帮小孩擦了擦眼泪。

  “阿娣,有生意,快过来!”突然不远处的一位大婶朝着这边喊道,抱着阿笙的绿衣女子应了一声,一把抱起小孩对着血饮几人道:“对不起呀,小孩不懂事。”说完就朝着那边跑了。

  殷寒轩回头看了一眼,一看穿衣打扮就知道是没钱人家的孩子,还有一个生病的娘,生活可想又多艰苦,不然也不会买一串两文钱的冰糖葫芦也不愿意。

  转头就看到血饮脸色有些奇怪,一直望着那对姐弟,不似刚才的冰冷,那双冰冷的眼眸染上一层白雾,还没等殷寒轩看清那白雾之中暗藏的深意,那双眼眸一垂,遮住了所有,在抬眸起,又是那双冰冷如雪的眸。

  谁也没有注意到小乞丐那双眼眸暗淡了一下,走到冰糖葫芦那里买了一串,递给血饮:“师傅,我错了。”

  血饮拿起咬了一口:“要抖就去一边抖。”

  殷寒轩:“无妨,快吃吧,都陀了。”

  小乞丐嘿嘿一笑:“还是殷王爷好。”

  “寒轩哥哥!!”血饮不用往左看,都知道是谁来了,叶子霜这声音,肺活量太好了,血饮掏了掏耳朵,起身往右边去了。

  小乞丐连忙吃了一口,含糊不清道:“殷王爷,我也先撤了。”

  殷寒轩哎的一声,还没开口,莫离跟叶子霜就已经坐在刚刚血饮跟小乞丐坐的地方,一左一右,异口同声:“寒轩哥哥,你去哪了?”

  皇莆瑾数了数桌上的碗,一共是十三个碗,吃惊的张大着嘴巴:“殷王爷,这不会都是你们三个吃的吧?”

  殷寒轩握拳低头咳了一声,:“这是老板来不及收,”殷寒轩掏出二两银子放在桌上:“走吧。”起身看着那抹青衣跟了上去。

  叶子霜跟莫离一人一边跟了上去,皇莆瑾跟南姝相识一笑摇了摇头,:“走吧。”

  小乞丐往后看了一眼,往血饮这边凑了凑:“师傅,她们跟过来了。”

  血饮往两边的摊位看了看,似乎是在找东西。

  “师傅,那我们不回客栈吗?”说完就打了一个哈欠。

  血饮咬了一口糖葫芦:“明天四更,准时!”

  小乞丐嗯了一声,真的是很困了,还是早点去睡觉,往后一转,就看到殷寒轩他们,又反身转了回去,:“师傅,我走了,拜拜。”往左边一条岔路口走了。

  皇莆瑾一手挽着南姝,看到小乞丐与血饮分开走了,不由开口问道:“殷王爷,他们怎么分开了呀?”

  殷寒轩:“估计是有事吧。”

  “哦,哎,我们看看胭脂吧,我那盒用完了。”拖着南姝往旁边一家胭脂水粉店走了进去。

  叶子霜跟莫离也是一同转身,看到殷寒轩没动,叶子霜回头道:“寒轩哥哥,你不进去吗?”

  殷寒轩:“不了,我在外面等你们,人太多了。”

  叶子霜往店里一看,果然好多人,跟莫离对视一眼,莫离似乎有些不放心,:“那寒轩哥哥,你要在外面等哦。不准走了!”

  殷寒轩莞尔:“好。”

  殷寒轩看着她们进了店,回身就看到前面那抹青衣往前面的右边拐了过去,想也没想,就往前加快了脚步,完全忘了自己刚刚说的。

  血饮往街道一眼望去,就看到了那位绿衣女子,正在跟摊位的两位女子介绍自己绣得荷包,血饮往前走了过去,看到一个小人儿,坐在摊位旁边,有不少女子从他面前走过,也不见他抱谁大腿,抬眸看到血饮,朝着血饮就跑了过来,抱着她的腿:“阿姐,我要你手上那个。”

  血饮蹲在地上,与他对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阿笙。”

  “那个笙?”

  阿笙抓了爪小脑袋,显然还不太明白血饮问的问题,又重复一遍:“阿笙。”眼睛一直望着血饮手中还有三颗冰糖葫芦,继续道:“阿笙想吃这个。”

  阿娣做完生意,把钱放进荷包:“阿笙,等会就可以回家了。”

  低头一看,就看到小凳子上空空无也,“阿…”

  还没喊出口,就看到阿笙坐在旁边几个编东西的摊位旁边,手里拿着一个兔子糖人,旁边还坐着一位女子,一身青衣,刚刚那位吃面的女子,手里拿着芦苇叶。

  阿笙盯着血饮手中的东西,舔了一口手里得糖:“阿姐,你要给我编什么?”

  血饮侧头问到,声音既然变得有些温柔:“你想要什么?”

  阿笙想了想,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兔子:“那编个兔子吧。”

  “为什么这么喜欢兔子?”血饮动手编了起来。

  “因为阿姐喜欢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