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一十六章 出师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68 2019-10-11 11:27:43

  天边的落日染红了整片天空,映着圣湖成了一片血红,圣湖上面睡着一位女子,飘浮在水面上,四周开着的水性杨花,一朵朵在她身旁,像一位花中之女。

  血饮望着天,映着她的脸微微有些泛红,云朵慢而微动,时而像个四不像,时而像自己曾养活的小兔子,时而像自己曾骑过的一匹骏马,时而又像一场血红的梦境,似乎是看累了一般,闭上眼睛,翻了一个身,落入了水中,渐起四周的水花,纷纷朝着旁边散去。

  殷寒轩跟小乞丐像一道风影,忽而从竹林中出来,走在竹林外及时刹住了脚,两人相视一笑,这一次却忽而一点也不觉得累了,小乞丐啊的大喊了一声:“师父,我们完成了。”

  那原本坐在那边靠着竹子的地方,空无一人,只放着一块包包子的布,什么也没有,湖面一览无余,安静的只有风吹荡着一圈又圈波纹,打在岸边,消失不见。

  小乞丐朝着四周大喊道:“师傅!”一声声,从山的那边传开,一阵阵从林中消散。

  但无人回应。

  殷寒轩朝着湖面走来,朝着圣湖之下一眼望去,只见在那清澈见底的湖中心,蹲着一个人,双手环抱着膝盖,头埋在了臂弯中。

  这是一个受伤保护自己的姿势,就像在母亲体内的婴儿,“我没醉,我只是有点累”那句话如同一场皮影戏,瞬间闪过殷寒轩的脑海中,他忽而想起那年那天,殷王府上下如同一场人间炼狱,尸横片野,血流成河,他记得自己也是如此,蹲在一个角落里,抱着自己,闻着那让人做呕的血腥味流着眼中最后一滴泪,咽在了心里。

  “血饮姑娘!”殷寒轩朝着水中的人走了过去,平静的圣湖瞬间被打破,“血饮姑娘!”

  又是一声略带急切的叫唤,就在他伸手要扶起她时,哗啦一声,水渐在殷寒轩的脸上,可他只是怔怔的看着她。

  那双冷眸变得通红,水沿着她的脸滴答滴答的落在水中,竟让他一时分不清那时水,还是泪。

  血饮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明日继续!”说完朝着旁边一跳,向一条鱼一样,渐渐没入水中,朝着耒阳城的方向去了。

  小乞丐走到殷寒轩旁边,他忽然有种预感,感觉血饮明天惩罚不会是像她这样,游回耒阳城吧?五百米加一个通道,也不知道那个通道长不长,用手肘碰了碰殷寒轩:“殷王爷,她该不会是打算游回去吧?”

  殷寒轩:“走吧。”

  小乞丐忽而拉住他:“殷王爷,我有一种预感,明天我们会很惨!”

  殷寒轩笑了笑,揉了揉他的脑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别怕。”

  小乞丐看着有些痴了,虽然殷寒轩的美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但,还是让人移不开目光,猛的转头,甩了甩脑袋,淮成不知道多少男女明里暗里的喜欢这位美若天仙的男子,哎,真是男女通吃,:“殷王爷,我们看谁先到耒阳城!。”

  说完就跑,殷寒轩一笑,脚步一动,如同一阵风似的,追了上去,两人不过刚到耒阳城,远远就看到一身青衣的血饮坐在了必经的桥头,一条腿曲起,左手拿着一壶酒,右手拿着一串糖葫芦,仰头喝了一口酒,似乎是看到了他们,起身往身后而去。

  小乞丐伸手一会朝着血饮跑了过去:“师傅,你等等我。”跳起来往血饮肩膀拍了过去,血饮只是微微一闪,小乞丐就往前扑了过去,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躲避竹子的原因还是怎么,就在往前扑时,腿快速的往前一移,一个转身,竟稳稳停住了,小乞丐看着自己停住的身形,自言自语兴奋道,:“稳住了,稳住了……”朝着血饮走去:“师傅,我稳住了,你这是什么武功呀?叫什么?”

  血饮拿起酒壶的手一顿,往前直走,小乞丐看着血饮没说,撇了撇嘴,又开口到:“师傅,你不会是你自创的吧,我都还没见过,你是不是还没想好名字,要不我给你想一个吧?”

  殷寒轩朝着他们缓缓而来,不急不慢的跟在他们身后,听着小乞丐不停在的血饮耳边呱呱呱的说着,血饮始终不曾回过一句,一个人说的还挺兴奋,不由嘴角一仰,一个温暖的笑意就荡在他的脸上,引起旁边的人纷纷目测,忽而又想起那双红色的眼眸,脸上的水渍,笑意瞬间落了下来,目光又转而落到了那身青衣上。

  莫离,叶子霜,南姝,皇莆瑾四人没喝多久,但也足足睡到了下午才醒,醒来头疼欲裂,还是小二给她们每人端了一碗醒酒汤喝了以后,才觉得好了很多,其他几人都还在呼呼大睡,莫离问了一下殷寒轩的房间,看着房门紧闭,敲了敲门,无人应,伸手要推,一位小二就从房间打扫出来,看到莫离站在门口,:“姑娘,这位爷今四更天就跟一位跟你们一起来的姑娘出去了,还没回呢。”

  “一起来的姑娘?”

  “是呀,哦,还有一个看起来十三四的小孩。”

  血饮跟那个小乞丐?莫离笑了笑:“谢谢。”

  叶子霜看着莫离从楼梯下来,整个人脸色又十分不好看了:“寒轩哥哥不在吗?”

  莫离嗯了一声:“说是跟她出去了,还没回。”

  皇莆瑾跟南姝对视了一眼,皇莆瑾一笑,拉着她们:“走走走,我们出去逛逛把,估计他们还有的睡。”朝着南姝眨了眨眼睛。

  南姝:“对对,走吧,走吧。”

  “这里再来一碗。”小乞丐朝着身后的老板喊到,转头问到殷寒轩:“殷王爷,你还要不要?”

  殷寒轩看着面前的三个空碗,摸了摸肚子,点了点头,小乞丐朝着身后又喊到,:“二碗,二碗。”

  “好咧,客官,稍等啊。”

  血饮低头吸了一口血面,把筷子一放,看着桌上,一个面前堆积了五个碗,还不算正在吃的那碗,一个面前放了三个碗,也不算在吃的那碗,两人动作十分一致的喝完碗里的汤,把碗往上面一放,老板正好上来两碗新的,笑的道:“这两位客官,慢用,不够还有。”

  小乞丐吃了一口,嗯嗯的点头,抬眸就看到血饮正看着他,目光有些…在看一头猪,他把面一吞,:“师傅,我在长个呢,必须多吃点。”食指往鼻子上一擦,:“真的,你是不知道我有多后悔没听你的话,买五十个包子,不然,真的非要饿死了。”

  血饮白了他一眼,转头就正好对上殷寒轩的目光,殷寒轩呃的打个一个饱呃,脸上一红,出生以来,从未如此饿过,第一次体会到饿得难受,也是第一次……吃这么多,是不是也应该解释一下?“我肯定是…不能长个了,但我…真的饿了。”

  噗……小乞丐一口面就喷了出来,哈的刚出一个音,就看着血饮一个凌厉的眼神,立马低头吃面,身子却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殷寒轩脸上更红了,低头看着桌上面,正准备夹,碰的一声,殷寒轩跟小乞丐两人都是一抖,看着血饮拍在桌上的手。

  小乞丐刷的起身,还没开口,就看到一个摸约三四的小孩,突然抱住了血饮的腿,奶声奶气的,指着旁边一个卖冰糖葫芦的,:“阿姐,我想吃那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