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过如此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05 2019-10-10 10:54:30

  小乞丐感受着湖水潮水般涌来,淹没了自己,除了那如同要淹死的窒息感,还有血饮那句,狗都会游泳响彻在耳边,能感受到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强烈,缺氧,窒息,恐惧,无限扩大,明明知道自己可以透出来呼吸,可他好像在跟谁置气似的,就是不出来,也好像是打算,就这样死了算了吧。

  突然肩膀上有一手抓住了自己,那曾被人按着肩膀的压在水缸里的感觉就这样扩充了自己的大脑,在水里突然挣扎了起来,想要开口喊救命,一张口,全是水,可脑袋被人按的死死的怎么都抬不起来。

  突然有人把自己拉了一把,空气猛的惯入鼻口,猛的咳了起来。小乞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目光呆滞,水滴答滴答落在湖里,肩膀上的手一松:“那时候,你还小,所以无力对抗那些人,恐惧的不是会让你窒息的水,还是那些困住你的人。”

  小乞丐渐渐平复了高低起伏的心情,看清了眼前的竹林,不是小时候,转头看向血饮,眼眸中有些茫然,好似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拉他。

  血饮看了一眼仍旧在水里的殷寒轩,低声到:“你只有让自己变得无限强大,让自己毫无弱点,你要去渐渐克服你心中的恐惧,一次次的去面对,下去上来,上去上来,你会发现这水淹不死,最多不过呛几口水,当你会水,能在水里像鱼一样,你就会知道,原来你曾经最怕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就像…你开始害怕杀人,渐渐杀的多了,也就觉得不害怕了。”血饮望着自己的右手,第一次杀人的感觉已经忘了,只记得满脸的血,呆呆的看着眼前尸体,后来,就麻木了,连尸体都不愿吝啬一眼。

  小乞丐茫然的看着她,血饮却对着他突然一笑,那笑阴侧侧的,手往小乞丐肩膀上一放:“我的徒弟,若是不能成为强者,那对我来说,他跟死人没区别。”血饮手微微用力,“下去!还有三次!”

  小乞丐大吸了一口气,连忙闭上眼睛,水其实还挺凉的,又是那种窒息感,突然听到有声音从头顶响了起来:“睁开眼睛看看,你旁边有位美人。”

  小乞丐眉头一皱,睁开眼睛,水下清澈见底,一只修长的白皙的手拉住了他,顺着目光抬眸看去,果然看到一张天姿国色的脸,眼睛弯了弯,似乎想要对他说什么,嘴巴鼓出一串串泡泡,猛的抬出了水面,小乞丐被他也是一拉,从水面出来了。

  血饮坐在他们面前,呵的一声,无情道:“你还有一柱香外加半柱香,但只有三次机会了。”微微转头看向殷寒轩:“殷王爷,你呢,还早!”

  殷寒轩摸了一把脸上的水,转头对着小乞丐道:“别怕。”

  小乞丐突然咧嘴一笑,嗯了一声。两人都是大吸了一口气,没入水中。

  血饮拿起手中包子啃了起来,看着水底下的两个人,殷寒轩的手紧紧拉着小乞丐的,这人长得美就是不一样,她废话这么多,也没见起作用,殷寒轩才说了两个字,小乞丐顿时就适应了不少,可见,话多无用!!

  真真是年纪大了,对他竟说了些许废话!

  太阳渐渐从东边挂在中间,阳光热的烫人,又无风,照着水面金光闪闪的,血饮坐在竹林里,像一个被晒干的人似的,靠着竹子一动不动,热,她最讨厌的就是热了,她也讨厌下雪,虽然下雨她也不喜欢,对于前两者,她无比喜欢那短暂落叶的秋天。

  哗啦一声,从水底冒出两个人,一身清爽,朝着血饮走来,血饮看着他们湿漉漉的衣服,想着,要不要躺到水上去,这水清凉的很,小乞丐拿起包子递给殷寒轩,看着那包布里只剩下两个包子了,虽然被撞的次数越来越少,但时间却已经没有缩短,这可还有半天呢,突然脑袋闪过一个问题:“师傅,我们这个要练多久呀。”

  血饮望着那水,望梅止渴似的,:“什么时候完成我说的,什么时候回。”

  殷寒轩的手一顿,身上湿漉漉的真的不太舒服,就算当年学武,也没有像这样学的,没东西吃,还要受罚!不达目的不罢休!

  不行,他今天还要跟她好好理论理论一翻!

  把咬了一半的包子放在了布包里,二话没说起身就跑,小乞丐哎的一声,赶忙跟了上去,血饮望了一眼啃了一半的包子,两个人都很聪明,出来的时间内减短,但撞碰摔倒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受罚的时间越来越短,虽然不如当年的她,半天便炼成了,不过,今天之内,也能成了,虽不快,悟出这其中的境意,速度很快就能提上来。

  血饮拿起重新做的竹筒喝了一口水,顿时觉得一股清凉从咽而下,好像吃冰呀:“感受风,感受力,要感觉自己脚下步步生风,如同一直行走的飞鸟,如风穿梭其中。”

  一阵清风忽然袭来,吹落了最后得香灰,血饮拿出一根香准备重新点上,忽然两人人影一身一后从她身边而过,她嘴角闪过一丝笑意,领悟力还不错,只是收起了火折子:“自己去受罚吧!”

  两人都不过只是多撞了一次竹子,下水没多久就上来了,只是歇了一会,想着这次一定能够回去了,刚准备跑,血饮就开口到:“一柱香,不能碰竹子!碰就罚,老规矩。”

  小乞丐:“不是十次机会吗!!”

  血饮冷冷得看了他一眼,掏出火折子点香:“现在不算刚练!”

  小乞丐啊的咆哮了一声,低头就跑,只想着可以快点结束这噩梦般的训练,虽然很感谢血饮变态般惩罚跟殷寒轩的安慰让他不在怕水,但他真的很累,想睡觉,想吃饭,想吃鸡腿,想吃肉,想躺着,反正,就是不想动!就想可以快点做到她说的,脚下生风,如同自由穿梭!!

  就连温柔内敛的殷寒轩都不由低声咆哮的喊了一句,可有又找不到话反驳,即使找到了,也无用,她定不会跟你废话太多,要说,要理论,估计又是达到要求再说,看着血饮的眼神似乎都变了,无声在道,算你狠!!!你等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