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一十三章 授业逃跑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77 2019-10-08 09:43:57

  小乞丐看着老板娘笑笑哭哭的往内堂去了,嘴里不停道,你不懂,你们不懂,转头看向殷寒轩:“殷王爷,这老板娘不会喝酒喝多了吧?”

  殷寒轩听着对话,大概是老板娘喜欢的人不在了吧,难道这个人血饮也认识吗?不然刚刚拿了那酒祭奠。抬眸就看到血饮正看着他们。

  小乞丐往殷寒轩身后一缩,:“师傅,我本来是要留纸条得,但我一进去殷王爷就醒了,他就问我……”

  血饮看着他这啰哩啰嗦也说不到重点,不耐烦的道:“去买五十个包子。”

  小乞丐伸手五指,跑到血饮面前,仿佛不太确定道:“师傅,五…五十个?”

  血饮冷冷得瞟了他一眼,嘴角邪邪一笑,:“你觉得太多,那就二十吧。”

  小乞丐:“好咧,我这去。”转身摸了摸后脑勺,想起血饮那个笑意,总觉得怪怪的,哎,不管了,能节约钱就节约,挣钱多辛苦呀。

  殷寒轩度步走在血饮身边,街上空荡荡的,天都还未亮,安静的能听到两人的脚步声走在青石路上:“血饮姑娘是认识老板娘的相公吗?”

  “不认识。”

  “那你刚刚为何拿酒祭奠?”

  血饮看了看左手的酒,拿起喝了一口,随手放在了一个空摊位上:“祭奠一位英雄罢了。”

  殷寒轩回头忘了一眼那壶酒,听到一阵阵水声,闻声一看,就看到右边的小巷子半个大风车,想起昨晚一事,“血饮姑娘,你昨晚在这里洗脚,你还记得吗?”指了指那个风车。

  血饮脚步一顿,侧头看着殷寒轩,:“洗脚?…昨晚你不是直接背我去了客栈,还撞我脑袋,我…来过这里昨晚?就洗脚了?还做了什么?说过什么?”

  殷寒轩微微往后一退,看着血饮有些凶神恶煞的模样,难不成昨晚她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客栈的事,伸手往嘴唇上一摸,这个会不会也不记得了?

  血饮看他不说话,摸着自己的唇:“我问你话呢?你蒙嘴巴做什么!”

  殷寒轩一听,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记得就好,昨晚他撞的也不轻,都眼冒金星了,看她这模样,好像还挺紧张的,其实,也没说什么,算了,还是不说了:“就跑这洗脚,然后就倒了。”

  血饮不确定的问到:“真的?”

  殷寒轩嗯的点头,镇定自若,:“真的。”

  血饮瞟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别跟别人说,那大风车的水是用来喝的。”

  殷寒轩嗯了一声,还真是用来喝的呀。这几天的水,该不会喝的都是自己洗脚水了吧。

  血饮往圣湖的竹林一靠,说到,:“今天教的是逃跑,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打不过就不要应拼,逞匹夫之勇,是愚昧,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小乞丐张大嘴巴:“逃…逃跑!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我不需要,我逃跑可厉害了。”

  血饮冷冷得看着他:“是吗?让你一柱香,我都能抓到你。”

  小乞丐切了一声,心中不服,但嘴巴很服:“你内力高强,那肯定了。”

  血饮懒得废话,有些事情,做比说有用的多:“那这样,我不用轻功,不动武,你一柱香能抓住我,就不学,你可以用你引以为傲的轻功。”

  小乞丐食指往鼻子上搓了搓,:“师傅,这可是你说的!”说完就朝着血饮抓了过去,明明就在眼前,手里确是一空,血饮已经站在十米外了,怎么这么快!

  一把抓住竹子,往竹子上一踩,朝着血饮而去,他自认为自己的轻功真的算不错了,可血饮脚下如同生了风,每次都要快抓到了,她就已经在十米开外了,无论自己有多快,她就是比他更快。

  殷寒轩看着血饮脚下的步伐,很快,根本就看不清她是如何行走的,但并本不比轻功慢,他觉得小乞丐身轻如燕,轻功真的算不错了,这样的步伐他怎么觉得有些眼熟?

  小乞丐累的气喘吁吁,双手支撑在腿上,“输了,输了!”

  血饮朝着殷寒轩这边走来:“朝着竹林跑,是跑,不是飞,不能撞到竹子,手不能碰到竹子,一柱香,从那边跑到这边!”血饮指了指范围。

  小乞丐一看,这几乎都包括整个竹林了,一柱香,还没开口,血饮就打断他道:“没按时出来,碰到竹子,撞到竹子,碰几次,撞几次,就到湖里淹几次。”

  小乞丐脸色瞬间就变了,:“师傅,这才刚练,是不是可以…稍微把条件放宽一点?”

  血饮拿起一个肉包,:“那就碰跟撞都给十次机会。”说完对着殷寒轩道,:“你既然来了就一起吧,这种练习是不需要内力,要是以后遇上什么事,无人救你,还能跑!”

  殷寒轩嗯的点点头,:“那就麻烦血饮姑娘了。”

  血饮挥了挥手:“不麻烦,但条件都是一样,不能因为你是王爷而例外,哦,对了,饿了,可以休息吃包子,不过,什么时候能完成按时完成,我们就什么时候走!”

  小乞丐瞬间觉得自己掉坑,想起血饮那个邪邪的笑,哎,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以后打死也不要反驳血饮的话,这要是一天完不成,二十个包子怎么够呀!!!

  血饮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往地上一坐,拿起一根香,点了起来,插在地上,脑袋往竹子上一靠,:“还不动,时间可是开始了!”

  两人背着手,朝着竹林跑了过去,看到快撞到竹子的时候连忙一闪,惯性伸手去扶,想起不能用手,躲过了竹子人没站稳,不是踉跄就是摔倒,要是慢一点,不撞到竹子,这样肯定一柱香跑步出去,快吧,难免撞到竹子。

  血饮听着竹林里就传来砰砰砰,哎呦,啊,我靠,闷哼的声音,嘴角往上一仰,脑袋微微一摇,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似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