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一十章 我没醉,我只是有点累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08 2019-10-05 07:49:01

  殷寒轩对着身后的随从微微点头,几个随从跟着如花走了,一轮一过,血饮压根就不指望皇莆瑾几个能帮上忙,对于生长于耒阳城的百姓,四坛酒只润润喉,看了看其他人,鬼魅,黄泉,风月的酒量她知道,喝倒对方不成问题,不过,自己也半斤八两了,至于其他人,符文宇应该酒量也不会差,其他人估计能坚持四轮就差不多了。

  二轮,三轮,四轮,对方除了大壮没喝,因为没有对手,其他人都喝了,湛秦喝完最后一瓶,一手扶着皇莆瑜,抬眸看向对方,:“我不行了。”刚落音,啪的一头栽了下去,如花及时带人扶着他去客栈。

  皇莆瑜看向黄泉,他没倒,自己也不能倒,五轮过后,皇莆瑜指着自己面前的人,“一,二,三!”对方碰的往后一倒,及时被人扶住了,虽然自己眼花缭乱,但一定不能倒在黄泉面前,只要还能喝,还能站的稳,六轮开始,对战湛秦的人对着皇莆瑜,三坛过后,皇莆瑜支撑着台子,看着黄泉,黄泉却看着对方,四人像是约好好的似的,一起倒了下去。

  能喝到第六轮的,都算是酒量不差的,七轮开始,双方都是不约而同的一一倒下,南厉风七轮喝到最后一瓶,腿一软,支撑着台子,看到对方倒了,才直接趴在了地上,叶子墨第八轮还刚喝了一瓶,就倒了,对方也没坚持多久,鬼魅一手扶着血饮的肩膀,风月靠着鬼魅,拿起八轮最后一瓶,抬眸看向血饮,:“我们帮你解决……两……”

  往血饮肩膀上一滑,血饮抬手扶了他一把,风月直接趴在鬼魅身上,殷寒轩跟小乞丐,扶着两人一一上了担架。

  第九轮开始,血饮这边只剩下她跟符文宇了,对面还有三人,特别是还有一个没怎么喝的大壮,老夫子有些微微醉,他的最高纪录是到第十轮,但眼前的人纹丝不动,喝的就像水似的,酒很快就上来了,九轮过后,符文宇算是还能坚持的,在把对方喝趴下时,自己也没趴,大壮直接走到了符文宇对面,符文宇一手支撑着桌子,拿起面前的酒就喝了起来,三坛一过,咚咚,两声,符文宇跟血饮对站的老夫子,倒了下去。

  一场胜负像是毫无悬念了,一人只六喝了酒瓶的,直接对一个已经喝了三十坛的,虽然血饮酒量好的让他们已经很吃惊了,小乞丐看着毫无醉意的血饮:“殷王爷,你说师傅还能喝吗?”

  殷寒轩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这酒量是不是有点吓人了?你扶着文宇先回去吧,我等血饮姑娘。”

  小乞丐犹豫了一下,自己其实还很晕,:“好,那麻烦殷王爷了。”跟着带符文宇的人走了。

  大壮对着血饮道:“姑娘好酒量,我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女子喝了三十坛还没倒的。”

  大娘插嘴道:“怎么没有,十多年前不就有一位,不过,酒量正好是三十坛,看姑娘能否打破了。”

  大壮往脑袋一拍,:“对对,你看我都忘了。”

  血饮对着大壮拱手一礼:“血饮。”

  “大壮。”

  血饮对着大娘道:“直接上十坛。”

  大壮往桌上一拍:“爽快,上十坛!”

  血饮直接打开就喝,速度仿佛比大壮还快了那么一坛,仿佛到达了顶峰似的,四周的人不由喝彩起来,对着大壮:“喝,喝,喝!!”

  血饮放下最后一坛,四周的人突然噤若寒蝉的看着血饮,只见她依旧纹丝不动,看不出任何醉意,还没有谁能直接喝十坛的,心里都不由为大壮捏了一把汗。

  大壮刚喝最后一坛,看了血饮一眼,拿起就喝,血饮却仿佛像是知道大壮的酒量一样,突然打了一个响指,:“倒!”

  碰的一声,比任何声音都大,血饮低声一笑,指着马车得方向:“大娘,一车酒!”

  说完朝着客栈的方向走去,只是抬腿走了三步,人就往前面栽了下去,落在一个人的怀中,血饮抬眸一看,:“殷…寒…轩”

  殷寒轩双手扶着血饮,:“我背你吧,血饮姑娘。”

  血饮突然咧嘴,双手一伸:“好呀,那就麻烦殷王爷了。”

  殷寒轩看着那笑意荡漾在嘴角,荡漾在眼角,却怎么也没能荡漾到她那双冰冷的眼眸之中,不仅没有,那双眼眸还隐隐渗出一种淡淡的忧伤,很淡但如让人无法忽略。

  殷寒轩也不为何,心里突然被什么撞了一下,有些痛,痛并不强烈,又无法忽略,他垂下眼眸,拿起血饮双手转身放在肩膀上,微微一弯腰,背了起来,往上抛了抛,:“血饮姑娘,你要是喜欢喝,我们可以用买的。”

  血饮嗤笑一声:“买的没有免费好喝。”往殷寒轩肩膀上一拍,:“左边!”

  殷寒轩抬眸一看,如花客栈就在眼前,“血饮姑娘,在前面。”

  “左边!!!”

  殷寒轩唉的一声,“好,左边。”背着血饮往左边走了。

  没多久就看到一个很大的水潭,水潭有一个大风车,在水里转悠着,哗啦啦的水声,打破了这个安静的夜空,满天繁星倾泻而下,血饮从殷寒轩背上一把跳了下来,朝着石阶走了下去,还是一碰一跳的,殷寒轩连忙过去扶她:“血饮姑娘,你别跳下去了。”

  血饮突然对着殷寒轩傻傻一笑,往地上一坐,把鞋子一脱,把脚放在了水谭里,殷寒轩看了看四周,这水万一是别人喝的,那就麻烦了,还没等他劝,人就被血饮一拉,脚就被人拉住了。

  殷寒轩一看血饮是要拖他鞋子,连忙抓住她的手:“血饮姑娘,我们还是回去吧,万一被人发现了……”

  血饮突然坐了一个嘘的作用,突然哈哈大笑:“你试试,这水可舒服了!而且,不会有人来的。”说完就动手把殷寒轩的鞋子一脱,把他的脚猛得放到水里,一阵清凉之意顿时传遍全身,“好凉呀。”

  血饮一笑,动手去脱殷寒轩另一个鞋子,殷寒轩连忙道:“我自己来,自己来。”看到血饮这模样,莫不是喝醉发酒疯了?看着直盯着自己的还没拖着的脚,连忙一脱,放入水中,倒吸了一口凉气。

  血饮蒙嘴一笑,指着殷寒轩,:“这样,你就是供犯了!要抓就要一起抓!”

  殷寒轩呵的一笑,“嗯,你是不是喝醉了?”

  血饮猛的摇头:“没醉!!我怎么会醉了!!”

  要是平时,怎么可能说这些,特别是这笑容,肯定都是冷笑,殷寒轩抬手想要触碰她的眼睛,血饮连忙把他的手一打:“你干嘛!男女授受不亲!”

  殷寒轩这次却没有脸红,一笑,:“你头发乱了,帮你整理一下。”

  血饮把额头的头发一吹,往后一躺,声音突然变得低沉暗哑:“我没醉,我只是有点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