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零九章 对酒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13 2019-10-04 11:04:53

  天色本就渐渐近黑,家家户户点起灯笼,有人似乎觉得不够亮,不少人举起火把,站在了一边,四周顿时夜如白昼。

  血饮往后一退,并不回答中年男子的问题,而拱手对着中年人行礼:“在下血饮。”

  中年人对着血饮回了一礼:“在下老夫子,名字只是称呼,姑娘很懂我们这里的规矩。”手一抬,大喊道:“摆桌子!”

  皇莆瑜蒙嘴一笑,看起来五大三粗,怎么取了一个这么斯斯文文的名字,实在是不相符,不相符呀。

  南厉风踢了他一脚,抬了抬下巴,皇莆瑜顺着他目光看去,就看到老夫子正看着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往湛秦身后一躲。

  十多张桌子拼在了一起,摆成了一条长龙,将血饮跟中年男子隔开了,中年男子往桌边一站,还没等他开口,几个瘦瘦胖胖的人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加中年人,一共十人,中年人对着血饮道:“姑娘,可以让你朋友上来了。”

  血饮微微一笑:“我一……”

  还没等她说完,皇莆瑜立马冲了过去,站在血饮旁边,又隔开两个位置,嘿嘿一笑:“算我一个。”

  血饮瞟了他一眼:“酒量如何?”

  皇莆瑜想了想:“还不错吧,反正,十坛没问题。”朝着湛秦眨了眨眼睛:“你们还杵着干嘛,上来呀。”

  血饮看了一眼他们:“酒量差的就不要来了,免得无人抬。”

  南姝嘀咕一声:“怎样才算酒量差?”

  殷寒轩觉得血饮仿佛是看了他一眼,才开口到:“比如,一碗倒,没有个十坛八坛的酒量就不要上了。”

  殷寒轩低头清咳了一声,他也没打算上呀,对着旁边得符文宇道:“还不去?”

  符文宇早就想上了,看到殷寒轩没发话,又不敢上前:“谢王爷。”

  湛秦往皇莆瑜旁边一站,站在了最后,叶子墨拉着符文宇站在了另一边,南厉风倒是往最近的站,与叶子墨挨在了一起,血饮旁边左右顿时空出两个位置,中年人问到:“还有人吗?这样会显的我们以多欺少。”

  血饮还没开口,身后就传来一个女声:“有有有,这里还有三个!!”鬼魅一手拉着一个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让血饮旁边一站,黄泉被鬼魅正好推到了皇莆瑜旁边,又往血饮这边,一移动,两人隔着一个位置,皇莆瑜拳头一挥,被湛秦拉住了,黄泉往额头一拍,低声到:“皇公子,不如这样吧,要是你能比我后倒下,我就让你打一顿,不还手,要是我比你后倒下,那就算我赢,两人以后互不相欠,如何?”

  皇莆瑜:“好!!!”

  中年人看着还有一个空位:“还有人吗?”

  血饮:“不……”

  还没说完,皇莆瑾手一举,大喊道:“有!”

  叶子霜跟莫离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不打算上,但皇莆瑾玩心重,也没见过这么大的排场,拉着叶子霜跟莫离,推着南姝,往湛秦旁边一站,把湛秦一推,皇莆瑜就跟黄泉挨在了一起,皇莆瑾嘿嘿一笑,对着前面像是挺着这个五个月肚子的大哥,说到:“这位大哥,这样,我们四,女孩算一人,可以不?我也玩玩。”

  皇莆瑜唉的一声,正要开口劝一劝,就被皇莆瑾一个眼神把话给吞了下去,湛秦笑了笑:“随她吧。”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那你可要问问你对面的大哥愿不愿意了?”

  皇莆瑾对面得大哥对着皇莆瑾拱手一礼,:“在下大壮。”

  皇莆瑾回礼:“再下皇莆瑾。”

  一人在每人面前各各放着一个碗,大娘抱着一坛酒,往碗里倒满。碰的把酒坛往桌上一放,大喊道,:“举碗!”

  中年人看着血饮,举起手中碗,:“姑娘,有幸相遇。”

  血饮:“有幸。”

  大娘:“喝!!!!”

  砰砰砰的一声,一个个碎碗响起在地上,皇莆瑜,南厉风等人看着对面的人都把碗往地上摔,不明所以,看向血饮,血饮把碗一倒,往身后一扔,碰的一声,四分五裂。

  皇莆瑾一喝,一口气就喝完了,:“哇,好喝。”几人学着血饮把碗一倒,往后一扔。

  又是咣当的碎碗声。

  大娘:“岁岁平安,上酒!!!!”

  只见十多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从大娘酒铺出来,人手提着几坛酒,豆腐西施也在里面,砰砰砰,不一会儿,每人面前都放了三坛酒,唯独皇莆瑾这边,放了四坛,皇莆瑾侧头问到,:“湛哥哥,这是什么意思?”

  湛秦摇摇头:“好像跟叶兄说的不一样。”

  各各低头交耳,唯独血饮,只是看着眼前得三坛酒,手把酒盖一一掀开,鬼魅低声问到:“这是一坛一坛喝?还看不算太大。”

  血饮:“劲很大。”

  鬼魅愣了愣,她说劲很大,那么这酒看来算是烈的了。

  大娘看着他们各各不明所以,与中年男子对视一眼,开口到:“耒阳对酒,一轮三坛,站立不倒,进入下轮,直到一人胜出!各位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提出来?”

  “比如,这边只剩下一人,对方还有二人,如何算?”开口提问的既然是不上场的殷寒轩。

  豆腐西施一笑,:“那么,就是一对二咯,反正就是要把对方所有人喝趴下,就算赢。”

  殷寒轩呵的一笑,“……你们加油。”

  大娘看各位都有异议:“开坛,对酒开始!!!”

  小乞丐清醒了点,摇摇晃晃的站在殷寒轩旁边,指着皇莆瑾这边,:“一坛就倒!殷王爷,你还是准备让人抬人吧。”

  这边大哥还算颇为照顾,一人喝四坛,她们每人一坛,一坛酒并不算大,但喝了的人都知道,看起小小一坛,浓缩的精华似的,后劲特大,入口甜,肚火烧,湛秦喝完最后一坛,:“这酒是我喝过最烈的了。”

  皇莆瑜笑了笑:“但很好,不是吗。”

  湛秦点点头,确实好喝,侧头往血饮那边看去,都喝完了,转头一看,只有皇莆瑾四人刚喝完,只是……四人都是摇摇晃晃的。

  “来来来,让一让。”人群中突然有些骚动,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不过三十多岁出头,一张脸如花似玉,忘豆腐西施旁边一站:“我听说有人对酒,来抬人了。”

  豆腐西施指了指皇莆瑾四人:“如花,来的正好,马上了。”

  如花哈哈一笑,抬了抬手,顿时出现四人抬着两副担架,:“这位客官,我是如花,我呢就是在前面一百米出,只要能入我眼,长的帅的美的,都不……”

  还没说完,皇莆瑾伸手指来指去也没找到目标,傻笑一声:“好看”往后倒了下去,湛秦连忙扶了一把,如花上前扶着皇莆瑾放在担架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对酒醉的这么快的。”

  不过刚落音,叶子霜跟莫离,南姝,相继倒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