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零八章 你吃我豆腐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77 2019-10-03 07:39:01

  豆腐西施给每个男子都递过去一个盘子,然后坐在一边看了看情况,清了清嗓子,开口到:“我们耒阳城有个习俗,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只要是拿着豆腐递给对方,就是在表明爱意。”

  豆腐西施这话一出,吓的湛秦原本要递给皇莆瑾的豆腐直接塞进了旁边皇莆瑜的嘴里,皇莆瑜震惊的看着湛秦,“湛兄,你不会是?”

  湛秦往后一退,坚定道,:“我不是。”

  南厉风连忙低头自己一口吃了,符文宇手一抖,掉在了地上,叶子霜倒是不拘小节,接过叶子墨递过来的竹签,一口塞了进去,“我们是兄妹,不用在意。”

  殷寒轩递在空中的手,一时不知道该收回还是不该收,毕竟刚刚可是说了确定,一双眼眸闪过一丝慌张,紧张的看着血饮……“那个……”

  血饮像是没听到,也没等殷寒轩说完,也没伸手接过,而是低头直接吃了一口,原本就有些尴尬不知所措的殷寒轩,顿时满脸通红,定定的看着她。

  不仅如此,叶子霜跟莫离两人都睁大眼睛,脸上尽是嫉妒之色。

  豆腐西施看着他们这样,哈哈大笑,连眼泪都笑出了,抬眸看向血饮:“要是对方吃了豆腐,就表示接受了哦。”

  血饮看着殷寒轩满脸通红,突然想起拿把折扇,嘴角往上扬了扬,又被自己压制了下来,内心叹了一口气,好歹也是一个堂堂王爷,这动不动就脸红,真像个未出阁的大小姐,看着豆腐西施冷冷一笑:“耒阳城流传着一段爱情佳话,曾有一位女子,长的就像这豆腐似的,白嫩水灵,性格又开朗豪爽,追求者众多,可偏偏喜欢上了耒阳城里面的一位另类公子,耒阳城民风开放,可这位另类公子虽是土生土长的耒阳人,却被他父亲教的规规矩矩。方方正正的,这女子偏偏就喜欢这公子,可不管她明的暗的怎么说,公子对她就是谦谦有礼,举止有度,从不逾越,这样女子不知道这公子对她是有意还是无意,为此还害了相思病,有一天,她突然心血来潮,想了一个妙招,拦住了这位公子的去路,端着一盘豆腐让他吃,要是他不吃,就不准他过去,公子无法,便吃了,随之,这女子突然喊到“你吃我豆腐”,引的四周的人都围观了过来,公子顿时哑口无言,满脸通红,满肚子的墨水既无法反驳,对着女子拱手一礼,说,三日后提亲。”

  血饮顿了顿,看着豆腐西施,:“这女子便是这位豆腐西施,每逢外地人一来,便要用着方法逗一逗过路人。”

  血饮这话一出,其他人都不由松了一起,特别是皇莆瑜,拍了拍胸脯,湛秦往他肩膀上一拍:“我都说了我不是。”

  皇莆瑜呵呵的看了他一眼,:“现在信了。”

  “……”

  豆腐西施哎呀一声,拉着脸,:“不好玩,你知道干嘛说出来。”

  血饮本来是不想说的,看着殷寒轩那模样,别真的当真了,便开口解释了,看着殷寒轩脸上总算是不在红红的了,真是大小姐。

  殷寒轩莞尔:“血饮姑娘,以前来过?”

  “……”血饮眼眸一垂,朝着小乞丐那边走去。

  “娘子,你又调皮了。”众人闻声一望,就看到一位翩翩公子,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书香之气,豆腐西施往门口一座,像个生气的小姑娘,:“没,被人拆穿了。”

  男子温润一笑,对着南厉风,殷寒轩几人拱手行礼:“娘子爱开玩笑,各位不必在意。”

  湛秦尴尬的笑了笑,一手揽住皇莆瑜的肩膀:“没在意,没在意。”

  小乞丐喝了一碗,入口香甜,可一到肚子里就火辣辣的,端起第二碗还没喝,就觉得眼花缭乱,这一碗在喝下去,只怕要倒在这里了,他酒量还可以呀?怎么这酒?

  手里突然一空,一只手从他手里把碗拿走了,小乞丐抬眸一看,顿时出现四五个血饮,晃了晃脑袋,:“师傅,这酒…好烈呀。”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血饮拿过他手里的碗,递给大娘,:“刚刚大娘说,喝三碗不倒,便送一坛。”

  大娘看着小乞丐哈哈一笑,对着血饮道:“正是,姑娘可要试试?”

  血饮指了指身后的马车:“那大娘你看看,喝多少不倒,能装满那辆马车?”

  皇莆瑜跟湛秦,几人都不由侧头看了过去,皇莆瑜吧嗒了一下嘴巴,:“她酒量这么好?我听说这耒阳城的糯米酒,入口甘甜,但烈的很。”

  南厉风却道:“也许,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大娘看了血饮两眼,朝着屋子里面喊到:“老头子,有人要对酒咯!!”

  这一喊,估计十里八街的人都听到了,不少人从店铺里走了出来,看着这边,然后一个声音喊到:“有人对酒咯。”

  “有人对酒咯”

  “……”

  如此,接二连三,四周不一会儿便挤满了人。把他们几人团团围了起来,南姝神色戒备的看着四周的人,低声到,:“师兄,对酒什么意思呀。”

  南厉风拉了拉她的手,让她稍安勿躁,围着的人确实很多,但都没有恶意,:“估计是一种习俗吧。”

  叶子墨突然开口到:“这个我知道,所谓对酒,就是双方出同样多的人,一碗一碗的喝下去,一轮接着一轮,谁能坚持到最后,就算谁输。”

  皇莆瑜跃跃欲试:“那等下我也要来,听起来很好玩。”

  店里走出来一个人中年人,五大三粗,十分壮硕,看起来估摸有四十多岁,从门槛一跨,看着血饮,大娘在他耳边道,“像不像他?”

  中年人点点头,像,但……:“好久都没有人喊对酒了,上一次,好像是在十多年前,不过,姑娘看起来,有点像我一位故人,不知是否在十三年前来过耒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