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零六章 我们这种人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15 2019-10-01 21:44:21

  小乞丐拉着殷寒轩站的远远的,殷寒轩一步三回头的看向血饮,小乞丐唉了一声,“放心吧,没事的。”

  殷寒轩低头问到:“你怎么知道?”

  小乞丐把斗笠往上抬了抬:“要是打不过,师傅就不会是杀手排名第一了。虽然他们三个一起,师傅是吃亏了一点,但可以使诈嘛。”

  殷寒轩:“使诈?怎么使?”

  小乞丐耸了耸肩,“不知道。”

  殷寒轩被他这话逗的一笑,“你不知道?那你说使诈?”

  小乞丐深思了又深思,:“我觉得我师傅可能会一挑三,然后,胜!!!”

  殷寒轩笑了笑,真不知道他对他师傅这自信心怎么来的。担忧的看了过去,符文宇他们走了过去,殷寒轩摆了摆手,符文宇将话咽了下去。

  四周微动,太阳朝着山峰落了下去,露出一张笑脸,血色残阳照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一片绯红,鬼魅不过刚动,平静的湖面就突然立足于一人,一颗珠子从黄泉手中脱落,在空中啪嗒一开,十指箭雨就朝着血饮射了过去,几只箭雨打破了平静,血饮侧身旋转,躲过射来来的箭雨,左手突然往水里而去,身体往上站直,左手而上,湖水瞬间被高高掀起,如同一个巨大的海浪,朝着正要弹琴的风月而去,风月一把抱住琴身,飞身而上,立足竹林之上,手正要往琴弦而入,湖水之中暗藏的一根金丝线已经朝着她脚缠了过去,鬼魅手中的玉笛往金丝线前面一挡,血饮左手一用力,碰的一声,鬼魅被重重的摔在地上,风月手往琴弦一甩,五道琴刃破风而出,紧接着一腿凌空架在另一条腿上,一坐,好像坐在凳子上似的,琴往腿上一放,双手往琴弦上弹了起来!!

  黄泉一剑朝着缠住鬼魅的金丝线而去,血饮足尖一点,往后一退,左手往前一挥,挡住了五道琴刃。

  悠扬的琴声从风月手中倾斜而出,一浅一深,忽喜忽悲,一高一低,如泣如诉,平静下来的湖面像是被琴声所感动似的,细细的水珠在湖面上疯狂的跳动着,好似在跳舞,越来越快,越来越高。

  南厉风连忙捂住南姝的耳边大喊道:“大家别听,就是乱心曲。”

  小乞丐蒙住耳朵,其他人都在强行抵制着这种扰乱心神的曲子,只有殷寒轩,好像跟个没事的人一样,紧张的看着局面,用手碰了碰:“殷王爷,你不觉得头疼欲裂吗?”

  殷寒轩:“乱心曲只对有内力之人才有影响,内力越高,影响越大。”

  小乞丐哦的点头,他还好,内力一般,只是觉得头疼,他往身后一看,几个人都嘴角溢出血丝了,那他师傅岂不是?

  血饮透过湖面的水珠,冷哼一声,:“风月,你觉得乱心曲对我有用吗?别忘我修的是什么!!”

  说完脚往面前上一剁,碰的一声,一股强大的内力朝着四周散开,湖面瞬间平静下来,铮的一声,琴弦断了,风月闷哼一声,擦了擦嘴角的血。

  血饮朝着风月而去,黄泉跟鬼魅一同飞身而上,拦住了她,三个人交织在一起,每个人都很快,风月把琴弦一拉,想要在弹,一根金丝线从鬼魅眼前一过,缠住了琴,朝着黄泉挥过来的一剑扔了过去,咣当一声,一分二位。

  黄泉哎呀一声,这琴可是最近花了他一个月才重新做了一把,还没来得及惋惜,迎面一掌,避无可避,只能与硬拼,碰的一声湖面被炸开了花,像水柱一样竖起,又哗啦啦的落了下去。

  鬼魅一把接住黄泉,“没事吧?

  ”黄泉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看着人形未动的血饮,左手握住血饮刀,“她,什么时候炼成的?”

  血饮轻笑了一声,一刀挡住了风月朝着她砍出来的双月弯刀,两人目光相交,:“鬼魅,没告诉你们吗?”

  说完左手往上一用力,逼退了风月,风月一上前,血饮刀就朝着她而来,往后一仰,血饮刀旋转落但血饮手中。

  风月身形正要一动,血饮喊到:“别动,你这脚难不成是不打算要了?”

  风月低头一看,一条金丝线就缠住了她的腿,血饮只要一用力这腿就废了,风月双手一举,血饮哼笑。

  鬼魅却趁着血饮注意力在风月身上,掌风一变,一股寒气朝着血饮迎面而来,血饮正要抬起右手,想起谷老头说的话,左手手腕一转把金丝线一刀而断,硬生生的接了鬼魅一掌,左腿往后一用力,稳住了身形。

  “血饮姑娘!”

  “师傅!”

  殷寒轩跟小乞丐跑了过来,看到抬起的左手:“我没事。”,两人脚步都是一顿。

  鬼魅看了看她的右手,“你手……”

  血饮把血往肚子里咽了下去,“我手没事,你看看你手。”

  鬼魅抬起一看,掌心全黑,连忙封住自己几大穴位,掏出一个瓶子倒出五粒药丸吃了下去,盘腿一坐,用内力将掌心的一枚银针逼了出来,掌心黑色渐渐退了出去,起身骂道:“你至于吗?太狠心了。”

  血饮冷笑道:“谁狠心了?你们没拿到钱吗?”

  鬼魅撇了撇嘴,目光看向别处:“哎呀,还不是闲的慌,出来找你玩。”

  黄泉揉了揉胸口,一手搭在鬼魅肩膀上:“就是,你至于这么用力吗,对了,你什么时候炼成的。”

  血饮白了他们一眼,就知道是吃饱了没事做,以前这三个人也没少干这种事,:“出天香阁的时候。”

  风月靠了一声:“血饮,为什么乱心曲对你没用?”

  血饮往后看了一眼那群人,除了内功太差的小乞丐,一个毫无内力的殷寒轩,还有就是武功在风月之上的南厉风跟叶子墨,其他人状态都不太好,盘腿而坐,运功疗伤。

  血饮往后指了指:“他们不也没事?”

  风月连看都没看:“只是因为琴声被你打断了,也不是没事,只是轻伤不碍事。”

  殷寒轩看着他们刚刚如此认真,像是想要血饮的命似的,可听他们说话,才知道,这不过是他们的一种相处模式,低头唉了一声,真是白担心一场,不过,这种相处模式是不是有点太激动了?各各都这么认真。

  殷寒轩还是朝着血饮走了过去:“血饮姑娘,刚才那一掌没事吧。”

  血饮抬眸看了他一眼:“无妨。”

  鬼魅看着殷寒轩低声到:“这个殷王爷怎么对谁都这么关心?”

  黄泉轻笑了一声,朝着耒阳城的方向走去,:“不过,相对于性格,相貌更让人过目不忘。”说完,路过殷寒轩身边时,看了他一眼。

  风月走到血饮身边对着殷寒轩道:“殷王爷,像我们这种人,”眼睛往莫离那边看了过去,“会遭万人唾弃,会被挫骨扬灰的,你,还是离我们这种人,远点。”低头讥笑两声,低声在血饮耳边道:“我们在前面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