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零五章 四大杀手齐聚首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67 2019-10-01 12:57:28

  殷寒轩看着血饮那张冰冷的脸,毫无破绽,眉头微微一皱,闭上眼睛,往后一靠,把带在头上的斗笠往下压了压,遮住了半张脸,轻起齿唇,声音依旧冷清清的,:“凌家剑法是什么?”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皇莆瑜眉头一皱,仿佛是不敢相信血饮说的:“她连凌家剑法都不知道?”

  湛秦倒是十分平静,觉得不知道很正常,:“不知道也不足为奇,毕竟那个时候,血饮姑娘应该也就五六岁吧,能记得什么?”

  皇莆瑜摸了摸后脑勺:“可,我们那个时候也只有这么大呀。”

  湛秦白痴眼神看了一眼皇莆瑜,低声到,:“那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去凌家玩,我们要是普通人家孩子,你觉得会知道?而且,说不定她那个时候就在天香阁,怎么会知道。你看小瑾,南姝,还有莫离,她们三个肯定也不知道。”

  果然,湛秦这话还没落音,皇莆瑾就侧头问到,“凌家剑法?什么时候出的?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南姝点点头:“我也没听过。”

  湛秦抬了抬眉毛无声道,“我说吧。”

  皇莆瑜却悄悄又手肘碰了碰他,眼神示意了他一下,湛秦看向南厉风,一张脸变幻莫测,直直盯着小乞丐。

  叶子霜听到小乞丐说凌家剑法是最厉害,忍不住要出声,被叶子霜一拉,轻轻摇了摇头,低声到,“凌家剑法曾被江湖上称之四绝之中的首绝,剑法精妙,变幻莫测,每一招可幻化千万,虽然凌剑前辈输给父亲,但凌家剑法不可否决。”

  叶子霜满脸不服气,但还是嗯了一声,又嘀咕,:“我又没见过。”

  叶子墨却摸了摸她的头,惆怅到:“是一种遗憾。”

  小乞丐哎的一声,往血饮旁边一坐:“这你都不知道,天下第一剑,凌剑你知道吗?”

  血饮嗯了一声,:“知道,十年前败给叶长芳,死了。”

  小乞丐把腿一伸,“他所用的就是凌家剑法,虽然,我也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输。”

  “因为他并非凌家最厉害的那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一个女声响起在四周,但看不到人,所有人都在张望,只有血饮依旧是闭上了眼睛。

  小乞丐朝着竹林大喊道:“出来吧,鬼魅姐,我师傅都看见你了!!”

  只有风声,沙沙声,没人出现,而那声音又响起来:“凌家剑法最厉害的人,是武林盟主凌霄,要是他女儿没死的话,那肯定是他女儿了,只可惜,凌家在十三年前被江湖世家围剿,一夜之间,血洗凌家,无一生还,除了一个长年在外的凌剑,并不知情,他是在三年后,与叶家叶长芳比武之时,才得知此事,一时方寸大乱,别人占了先机,死了。致此,江湖在无凌家人,再无凌家剑法。”

  一个人影忽而停在圣湖之上,一身紫色长裙,衣诀飘飘,一只玉笛在手,背在身后,望着那个把斗笠遮住了半张脸的人:“血饮,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那轻飘飘的声音,充满着不在乎,从血饮口中飘了出来,“既无凌家,又无剑法,知不知,有何重要。”说完抬手就往小乞丐脑袋拍了过去,:“说一个没有东西,你是在为难你师傅吗??”

  小乞丐捂着脑袋,揉了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哎呀,我以为师傅,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吗,既然不知道就算了,师傅,那你重新教我一个好了。”

  鬼魅哈哈一笑,一个闪身就出现小乞丐面前,靠在血饮对面的竹子上:“这才一个月没见,你就收徒弟了?不过,我还是佩服你的胆量,”转头看向小乞丐,“敢做她徒弟,就不怕她把你折磨死吗?”

  殷寒轩看着来的人,往血饮旁边靠了靠:“原来香香姑娘就是鬼魅,久仰大名。”

  鬼魅连忙伸手往脸上一摸,不对呀,他明明不是香香那个打扮,而且香香是带了人皮面具的,他怎么认出来的?莫不是在试探他?“殷王爷,你说的什么香香姑娘,我并不知道。”

  殷寒轩第一次见香香姑娘的时候,就觉得她特别高,他是八尺男儿,算高了,可这个香香却只比他矮了那么一点点,这么高的女子,他还是头一次见,:“虽然脸了变,声音变了,但这体型身高神态还是无法改变的,就算身高可以变,鬼魅姑娘也不会再把身高拉长吧?”

  鬼魅拿起笛子往脑袋敲了敲,身高他也没办法呀,是硬伤呀:“殷王爷好眼力,看来,殷王爷这病是好了,都没看你咳了。”

  殷寒轩抬眸看他,一笑,:“那天,多谢鬼魅姑娘解围了。”

  鬼魅哼哼两声,看着血饮,:“不亏是老狐狸教出来了,血饮姑娘,好计谋呀。”

  殷寒轩一听,觉得不对,有内情……

  “那可不是,把所有人都算计在内了。”竹林后方出来一人,一身男装,把头发都竖了起来,湛秦低声到,“风月。”

  “真是难为血饮姑娘出手相救了。”竹林右边走来一人,男装女发,皇莆瑜看清来的人,咬牙切齿:“黄……泉。”一动就被湛秦拉住了。

  叶子墨沉思道,:“四大杀手都出现了,看情况,好像是冲着血饮来的。”

  南厉风眸子一暗,:“听说话,好像是因为血魔花得事。”

  叶子墨侧头跟符文宇对视一眼,他们四人自然知道血魔花是用在殷寒轩身上了,符文宇低声问到,:“应该是鬼魅抢了那个盒子,知道里面什么都没有,等下打起来,帮不帮?”

  莫离插嘴道,“还是先把寒轩哥哥叫过来吧。”

  符文宇深知殷寒轩的性格,这个月,几次想要开口跟血饮说话,又不知道该如何,内心纠结不已,而这种局面,他肯定不会过来:“这种情况,王爷肯定是不会过来的。”

  叶子霜把手按在了剑上,低头到:“见机行事吧,此事,不能让他们知道了。免得到时候生出事端。”

  殷寒轩像是护主似的往血饮面前一站,“鬼魅姑娘那天可是当着众多人面把血魔花抢走了。”

  鬼魅看着殷寒轩这严肃的表情,忍不住扑哧一笑,“殷王爷,你就是要护她吗?”

  黄泉双手环胸,手里窝着两个珠子,来回转动,“殷王爷,天香阁家务事,你也要插手?”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花再谁手里,用在谁身上,我想,你一定比我们更清楚,我们来找的是血饮,殷王爷你还是让一让吧。”风月双手往背后一放,看着殷寒轩,继续道,“血饮,要是误伤了你的人,我们可不管了。”

  血饮起身拿起斗笠往小乞丐脑袋上一带,“带殷王爷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