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零四章 凌家剑法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787 2019-09-30 07:10:36

  南厉风原本也并不知道此人是谁,而是那天看他割了阿竹的脸,才知道的,她之所以这么做,定然是知道这人是谁,南姝本就因为阿宁的事,耿耿于怀,血饮她动不了,看到百变人,自然想要拿他出气。

  南姝天生资质平平,虽天后努力,也只能勉强在平辈之中在中上,好在父母并未想要她在武学之上造诣有多高,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生活就好,南姝自己性格也不太喜欢争强好胜,尽出风头,可一但触及她那个点,那潜藏在骨子的倔强就像洪水泛滥,怎么说都不会听。

  本就因为出生武林盟主之家,又因为天资平平,无法在江湖上为南家争光,虽然嘴上笑嘻嘻的说不在乎,可看到皇莆瑾,叶子霜她们在台上受人夸奖,称赞,心里怎么可能不难过。

  百变人轻功本就在南姝之上,要是动手输了便输了,可这种一直打不到敌人而来的羞辱感才是最致命的,南厉风往血饮那边看了一眼,飞身一把拉住南姝,虽一柱香时间才过了一半,但不能再继续了,就算两柱香,三炷香,南姝也一样刺不到,“血饮姑娘,就算南姝出言不逊,你也没必要如此羞辱她吧,她不过还是一个孩子。”

  血饮轻笑了一声,低声重复了一遍南厉风说的话,她不过还是一个孩子,呵的一声,嘲讽一笑:“孩子?”冰冷眸子散发着冽冽冷意,一字一句道,“那又如何!!”

  大家一看情势不对,可偏偏还有嫌闹事闹的不够大的人,莫离往南厉风面前一站,开口到:“也是,你怎么会在乎一个小孩?你别以为自己武功高强,就自以为是,肆意妄为,目中无人!我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血饮,像你这种人总有一天会遭万人唾弃,挫骨扬灰的!!!”

  血饮突然捧腹大笑两声,一股杀气迎面而来,莫离不禁往后一退,血饮看着莫离,“说的好!!素手神医,你可要好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叶子霜低声到:“这人是不是疯了?”

  南厉风只觉得这股杀气好生熟悉,是她?那个在密道里的人,紧紧抓住南姝,瞪了她一眼。

  湛秦连忙把皇莆瑜一推,皇莆瑜站在中间呵呵一笑,:“哎呀,不过就是小孩比试比试,大家何必伤了和气呢。”

  湛秦动手拉了拉南厉风,低声到,“厉风,算了,毕竟殷王爷还在那边。”

  殷寒轩往莫离那里看了一眼,符文宇把莫离拉在身后,心里叹了一口气,殷寒轩往血饮面前一站:“厉风,血饮姑娘说话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有口无心,你别放在心上。”动手拉了拉小乞丐:“南姝是小,你是大,而且,这么欺负一个小姑娘可不是君子之风。快,跟南姝妹妹道歉。”

  小乞丐抬眸看向血饮,:“师傅。”

  血饮转身就走:“殷王爷都说了,还不问候一下。”

  小乞丐对着毛球拱手行礼:“对不住了,南大小姐。”又转头对着殷寒轩道,:“殷王爷,我没有妹妹。”

  “……”

  南厉风对着小乞丐道,:“百公子,刚刚是南姝做的不对,我这个做师兄,代她向你道歉。”

  小乞丐摆了摆手,对着南厉风道,:“少盟主,一人做事一人当,错了就是错了,对了就对了,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套的分别对错的法则,你觉得你的妹妹做错了,但她不觉的,所以,道歉这东西,不是别人可以代替的,就像做错了事,也不是别人可以代替受罚的。”

  血饮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一眼小乞丐,他倒是看的很明白。

  皇莆瑾呆呆的转头看向皇莆瑜:“哥,我发现他怎么要就不说话,一说话头头是道呀,听得我一愣一愣的。”

  皇莆瑜深有同感的点点头,:“我也觉得。”

  湛秦拉了一把南厉风,“走吧,南姝,一定饿了吧,你看小瑾给你烤了好多鱼。”湛秦朝着皇莆瑾眨了眨眼睛。

  皇莆瑾啊哈哈一笑,过来挽着南姝的手,:“对呀,你跟你说,我还特意偷偷留了雕梅给你,就最后一盒了。”

  殷寒轩伸手往小乞丐脑袋摸了摸过去,小乞丐把头一偏,殷寒轩笑了笑,:“小小年纪,这话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只是,既然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本分辨错对的法则,那,到底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呢?”

  小乞丐低头想了想:“世人千万,你觉得对便对,觉得错便错,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殷寒轩莞尔:“受教了。”

  小乞丐:“不敢。”,说完走到血饮面前,“师傅,你打算教我什么?”

  血饮很是敷衍道:“你想学什么?”

  小乞丐想都没想,就说到,:“剑法,江湖上最厉害的剑法。”

  血饮听了一笑,睁开眼睛抬眸看着他,“那你说,江湖上最厉害的剑法是什么?出自何处?”

  小乞丐却很严肃又觉得血饮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她,“自然是,出自凌家,凌家剑法。”

  此话一出,不仅血饮跟殷寒轩愣住了,就连不远处的南厉风,皇莆瑜,湛秦,叶子墨等人都愣住了,齐齐往这边看了过来,所有人都看着血饮,仿佛她一开口,就要说出什么惊天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