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零二章 小乞丐拜师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73 2019-09-28 07:23:45

  一群人嬉笑耍闹过后,也不知道符文宇跟皇莆瑜南厉风三人是如何在这“水至清则无鱼”的圣湖里抓了十多条鱼上来,湛秦跟叶子墨很是自觉的一个处理鱼,一个去砍竹子,皇莆瑾坐在生火,把洗好的鱼用竹子穿了过去,放在火架子上拷。

  殷寒轩去了马车拿酒跟雕梅,数了数一共十一人,但一次性又拿不了,只能分几次拿了,而且雕梅已经没多少了,才只有五盒,路过血饮身边时,她已经靠着竹子又在睡觉了,把手中的雕梅轻轻放在她旁边。

  皇莆瑾把烤好的鱼递给殷寒轩:“殷王爷,等下让我哥去拿好了,你坐下吃鱼,看看我烤怎么样。”

  殷寒轩拿起闻了闻:“真香,一定很好吃。”往铺在地上的油纸上一放,“我不能因为我是王爷,就什么也不做,反正也没多久,在拿一次就好了。”

  皇莆瑾转着手中的鱼,“殷王爷,你可真是太好了,哪像我哥,你看看,抓了几条鱼,就在地上躺尸一样。”

  殷寒轩朝着皇莆瑜看了过去,笑了笑,游泳本身就耗费体力。

  皇莆瑜眼睛都没抬一下,“皇莆瑾,我可是听到了啊,别忘了,你在怎么嫌弃,我也是你哥,快扔条鱼过来。”

  皇莆瑾哼了一声,“不给!”

  皇莆瑜哎的一声坐了起来,殷寒轩拿起烤好的鱼扔了过去,“尝尝,小瑾烤得很好吃的。”

  皇莆瑜一把抓住:“还是殷王爷好。”

  殷寒轩笑了笑,起身拿起一条鱼,朝着马车走了过去,蹲在血饮旁边,从衣袖中拿出手巾铺在地上,把鱼放在上面,他知道她没睡,只是不想说话,“血饮姑娘,这鱼挺好吃的,你尝尝,我放在这里了。”

  还没起身,身体猛的被人一拉,他刚刚的站的位置,刷的飘过一个人影,扬起一阵清风,要不是血饮拉了一把,只怕非要撞飞了不了。

  只是那个人影突然急刹车,往后倒了回来,停在血饮面前,喊到道,“大妈…我终于找到……啊。”

  殷寒轩看着眼前的男孩,就是上次跟血饮在一起的那个,叫她姐的,怎么又成大妈了。只是还没说完就被血饮踢脚踢飞,跪在地上。

  殷寒轩看着小男孩跪在地上捂着肚子,抬手指着血饮,估计是痛的说不出话来,手不停的颤抖着,殷寒轩唉的一声,起身道,:“血饮姑娘,这下手也太重了吧。”

  只是还没走,就看到小乞丐刷的从地上跳了起来,毫发无损,朝着血饮走过来,啪的一跪,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姐,诺。”

  血饮接了过来,一拿就觉得厚度不对,“多了。”

  小乞丐嘿嘿一笑:“剩下的就当是我拜师的学费了。”

  血饮两眼一闭,往后一靠,“不收。”

  小乞丐:“别呀,我真是是很有诚心的,哦对了,我路过燕城时,去了一趟花姐姐那里,她让我把这个给你。”小乞丐拿出一个盒子递给血饮。

  血饮伸手接过,看也没看,直接放到怀里,“钱,以后在给她。”

  小乞丐连忙摆手:“不用给了,我已经替师傅付了。”

  血饮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他一眼,“我刚刚说了,不收。”

  小乞丐才不管这么多,跪着往后退了几步,:“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这一拜自然没有拜下去,双手被一根竹子给拦住了,小乞丐低头抬眼一看,双手用力往下一压,压根就压不下去,往后又退了退,直到觉得血饮手里的竹子没这么长了,这才开口,:“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一颗石头朝着他手飞了过去,“啊。”一声惨叫,小乞丐揉了揉手肘,这位太痛了吧,又往后退了退,直接退到了湖边,这么远应该扔不到了,但距离远,就只能大声点了,“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这次不是手了,而是身上被打了十多个石头,身后往后一仰,倒在湖里,被水猛的一呛,连忙站了起来,幸好水位不深,他不会游泳,对水还有恐惧,以前小时候,没吃的,偷东西被人抓住了,那些人就把他往水缸里按,想活活淹死他,可能是他命大,反正没死成。

  小乞丐看着到自己膝盖的水,深吸了一口气,站在原位直接跪了下去,水立马到了他的腰部,一种无形的压迫感随之而来,他拱手双手,对着血饮大喊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猛的朝着水里拜了下去。

  一声声,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回荡在山间,越传越远,越传越深,血饮仿佛透过那个十三四岁的身影,看到一个三四岁的小孩,稚嫩的声音,肥胖的小腿,跪下的时候还忍不住倒了下去,一双胖乎乎的小手,拱手行礼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小乞丐一起身,五个石头迎面而来,小乞丐连忙用手一挡住,身体还是往后倒了下去。

  又是几口水,呛入喉中,捂着胸口猛的咳的起来,脸色惨白惨白的,其他几个人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皇莆瑜忍不住到,“这小乞丐发什么神经呀,既然别人不愿意就算了,我看他这样迟早要被淹死。”

  皇莆瑾:“不是淹死就是被血饮的石头打死。”

  小乞丐也不顾身上有多疼,站在水里得腿有多抖,心脏跳的又多快,无形的窒息感有多强,腿一弯,又是一跪,“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南姝三人早就听到声音,也从水里出来,拿起干净的衣服换好,走了过来,南姝看到是小乞丐,想起她那个死去得师兄,人是血饮杀的,可她打不过,只能作罢,但这个人,师兄肯定不会让她动手伤人,讽刺几句也是应该的,走到前面,冷哼了一声,:“我说你这小屁孩,脸皮怎么这么厚,别人都说了不收,还在这里拜,要不要脸!!”

  小乞丐起身面对的依旧是五颗石头,抬手一挡,手微微抖了起来,但却没有倒下去,只是右手疼得抬也抬不起,不行,只有最后一拜了,三拜,礼成。

  左手往腿上一用力,站了起来,只是还没站起来又跪了下去,看着那几乎可以淹没胸膛的水,猛的大口喘气,脸色白的已经不能再白了,你可以的,你可以的,左手支撑在腿上,慢慢的站了起来,“姑娘还未到及笄之年吧,下在今年已过束发,小屁孩说的是你自己吧。”

  谁也没有看到竹子下的血饮身影微微一动。

  “你!!!”南姝气的说不出话来,这个人看起来就像只有十三四,怎么可能已束发,南厉风却拉了她一把,略带责备道,“不得无礼!”

  小乞丐定眼看着血饮的位置,规规矩矩的跪了下去,左手握着右手,慢慢抬了起来,:“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碰的一声,渐起无数水花,众人只觉得,他是倒下去的,要不是看到在水中隐约可见的拱起的背,真的以为他要倒了。

  只是下去之后,却久久没有将头抬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