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章 拿钱,办事,便是两清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16 2019-09-26 07:21:35

  后来的事血饮不太清楚,但殷寒轩几人准备启程去京城时,陈欢倒是出来送了一程,只是,脸上强颜欢笑,眼中那层深深忧伤,怎么散都散不开,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做出同样的事。

  陈才双手奉上了一千两,还装了一车的雕梅跟酒,这是他那天答应血饮的,“虽然前辈是拿钱办事,陈才还是要在此多谢前辈。”

  血饮把银票往怀里一放,“不必,拿钱,办事,便是两清,自然无须再谢。”

  陈才往陈欢那边看了一眼,“前辈,我听说天香阁的藏书阁收尽了天下藏书,那你知道有没有一种药,可以让人忘了那段伤心的事,我可以给钱的……”

  血饮看的出来,陈欢一颗心已经随着那个阿榕走了,忘记,确实可以更好的活着,但,那个人是不是想忘呢,血饮从怀中掏出一瓶黑色药瓶,递给陈才,“这药名为忘情,用之前,问下你父亲,喝不喝,让他自己做决定,有时候,药不一定就是最好的解药,时间也是。”

  陈才拿着手中药,对着血饮拱手行礼,“多谢前辈,这药多少钱?”

  “不多,一千两。”

  陈才从怀里掏了掏,只有五百两,“前辈,你等我一下,我去拿。”

  “好,你快点。”

  血饮看着前面不远处的一行人,柳苏柔倒是伤一好便走了,只怕是没脸留下来面对众人吧,其他人,本来是要各回各家,不知怎么的,皇莆瑾说要去京城玩,然后,便都一起了,只是把带来的弟子都打发回家了。

  除了一个不会骑马的莫离坐了马车,符文宇架着一辆马车,其他人倒是都骑了马,一一跟陈欢道别,上了马,血饮看到莫离似乎也想骑马,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想要殷寒轩带她,但叶子霜似乎是知道了莫离的意思,把她一拉,“我带你。”

  符文宇牵着马走到血饮面前,“血饮姑娘,谢谢你。”

  血饮摇摇头,看着城门口的方向,“不必,他活着,是我的任务。”

  符文宇几次想开口,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最终只是开口问道:“血饮姑娘是骑马还是?”

  “累,你架那个马车?”血饮往后看了看六架马车,还真不知道符文宇架哪个。

  符文宇指了指第一辆,“最前面的。”

  血饮:“好,你们先走,我还有点事。”

  说完就朝着城门口去了,好像还有点着急,殷寒轩看到突然离开的血饮,侧身问到刚刚过来的符文宇,“她去干嘛了?”

  符文宇摇摇头,“不知道,血饮姑娘说还有点事,让我们先走。”

  “……还是等……”

  叶子霜扶着莫离上了马,一跃了上坐在莫离身后,“寒轩哥哥,走吧,总不能让陈城主一直在这等着我们走吧。”

  一群人笑了笑,陈欢拱手道:“后会有期。保重。”

  几人各各拱手,:“保重。”

  陈欢看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京城的方向而去,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看谁先到芙蓉镇,输的那个人,费用全包。”

  “好呀!”

  “来,好久没比了……”

  “我靠,这风真的是跟抽在脸上似的,比我娘打的还疼。”

  “哈哈……”

  听着那些爽朗的笑声,不由想起当年,跟阿榕,那个时候也不过是这般大,两人年轻气盛,谁也不服谁,骑马比赛,在这么冷的天,完全不顾刮在脸上的风有多疼,“年轻真好。”

  “也有不好。”

  陈欢回头一看,“血饮姑娘,你?”

  血饮抬手打断了陈欢要说的话,“我只是有几句话想跟陈城主说。”

  “血饮姑娘但说无妨。”

  “榕夫人愿意忍辱负重在冰室一呆就是十多年,为的是什么,血饮在此便不多说了,对于陈城主殉情的行为,血饮替榕夫人不值,在陈城主自己或者旁人看来,您是个痴情人,但,若是如此,你可对不起榕夫人这么多年付出?你徒留陈才一人承担着城中大小事务,不觉得太自私了吗?而且,他很在乎你,不亚于你在乎榕夫人。”

  陈欢别过脸,深吸了一口气,拱手对血饮道,“血饮姑娘说的这番话,陈某记住了,不过,我听闻血饮姑娘冷血无情,看来也并非如此,只是,能否问一句,血饮姑娘与我非亲非故,为何会对我说出这番话?”

  血饮目光突然看向远处,目光的焦点穿越的岁月,落在了远方,要是阿生还在,会不会跟陈才一样聪明,应该也有这么高了吧,血饮收回目光,垂眸掩下了一眼的落寞,拱手道,“告辞。”

  陈欢看着血饮不过瞬间就消失在了眼前,武功了得,轻功自然也不会差,天香阁高手辈出,若是有心称霸江湖,只怕,江湖又是一场动荡,不过,这些年,天香阁倒只是做生意,从未有过想要称霸江湖的用意。

  陈才从城门口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双手支撑在膝盖上,看到眼前什么都没有了,喘了喘,问到,“爹,他们…他们都走了?”

  陈欢扶了陈才一把,“干嘛去了,这么急?走了都有一刻钟了。”

  “那…那血饮前辈呢?”

  陈欢一笑,“前辈?这位血饮姑娘看起来最多也就桃李年华吧?”

  陈才摆了摆手,“不是,我叫她前辈是觉得在她这个年纪武功造诣已经很高了,而且,父亲一定打不过她吧,所以才叫她一声前辈的,并无贬低父亲或者其他前辈的意思。”

  陈欢揉了揉陈才的脑袋,血饮话似乎还响起在耳中,他刚才都看到了,陈才跟血饮两个说了什么,估计她会说那些话,都是看在他这个儿子面子上吧,“你的血饮前辈已经走了,我们也回家吧。”

  “走了,不是说让她等我的吗?”陈才嘀咕一声,抬眸看向芙蓉镇的方向,低头看着手里那张银票,拿起放入怀中,摸着那瓶黑色药瓶,江湖虽大,但总会再遇见的,到时候一定要把钱给她。

  拿钱,办事,便是两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