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九十五章 从来都是一刀毙命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91 2019-09-21 07:17:22

  一个月,不过一眨眼就过去了,殷寒轩却是用了血魔花后,足足睡了一个月才醒来,叶子霜身上的伤两个月才好,但现在也不能拿剑动武,她都听说了,花是血饮拿的,还拼命救了很多人,往是拱门处看了一眼坐在一边走廊上喝酒的人,心中又是感激,又是嫉妒,还有不甘心。

  但,即使有再多的不甘,花是她拿的,这是是不争的事实。

  莫离站在殷寒轩的房门外,走来走去,符文宇跟叶子墨坐在院中喝茶,倒不是太担心,毕竟谷前辈的医术,那是江湖中最好的,他们只觉得莫离就是关心则乱,连自己师傅都不相信。

  符文宇把茶杯一放,往叶子墨这边凑过头,“我感觉子霜醒来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看到血饮在,也没吵吵闹闹了。”

  叶子墨往站在梅花树下得叶子霜看了过去,他自己的妹妹自然了解,心里又感激,但又很不甘,要不是想要得到血魔花,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也许是想开了,这样不是很好吗?”

  符文宇点点头,“是很好,只是?”眼睛往莫离那边瞟了一眼,声音又压低了几分,“那天的事,莫姑娘会不计较吗?”

  叶子墨耸了耸肩,“不知道,不过,就算动手,谷前辈在,应该会没事吧?”

  门吱丫一声从里面打开了,四个人身形都是一动,莫离一把拉住他师傅的手臂,“师傅,怎样了?醒来了吗?都一个月了。”

  谷老头哎的看了他徒儿一眼,“都说女大不中留,你看你,有了殷寒轩,就忘了爹娘是谁了。”

  莫离:“师傅,你快说呀...”

  .“你师傅有失手的时候吗?真的是,已经醒来了。”

  莫离立马跑了进去,就看到殷寒轩一身整齐的从屏风后面出来,殷寒轩温柔一笑,“莫离”

  莫离走过去一把拿起殷寒轩得手,两指放在他的手腕上,眼眶一红,“好了,真的好了。”激动的一把抱住殷寒轩。

  殷寒轩把她从怀里拉了出来,“这些年辛苦你了。”

  莫离猛的摇头,“不辛苦,不辛苦。”

  叶子霜站在门外,听到莫离说的,心里也是一松,却只是站在门口,没有走过去。

  殷寒轩对着她笑了笑,“没事了。”

  叶子霜“嗯”了一声,眼泪就毫无征兆的流的了下来,低头到,“那就好,那就好。”

  叶子墨跟符文宇对着谷老头拱手行礼,谷老头大手一挥,“进去看吧。”

  叶子墨看到站在门口的叶子霜,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不过去?”

  叶子霜摇了摇头,随手擦了擦眼泪,“不了,这里不是也看的到吗?”

  符文宇也没有走过去,只是站在门口内,用眼神问询似的,殷寒轩对他点点头,符文宇一笑,亦是点点头,听到叶子霜说的话,不由叶伸手往她脑袋揉了揉,“我们的子霜长大了呢。”

  血饮听到里面的对话,总算不用再担心殷寒轩会随时死去了,三年,只要在等三年,就自由了,很快,很快的,握住酒坛的手,指节泛白,目光看着地面,就像是看向遥远的远处,冷眸的光一闪再闪。

  血饮拿起酒壶准备起身离开,就听到有人在叫她。

  “血饮,等下。”

  血饮回头一看,莫离的师傅,血饮拿起酒壶拱手对着谷老头行礼,要是这一幕被其他人看到了,一定要惊呆了,“谷前辈可是想要为你的徒儿出气?”

  谷老头哈哈一笑,脚步一动,瞬间拿过血饮手中的酒坛,往走廊上抬腿一坐,仰头倒了一口酒,喝完就呸呸了两声,把酒坛扔给血饮,“这酒太淡了,这你都喝。”

  血饮稳稳接住酒坛,“今日有事,便只能喝这种了。”

  谷老头往后一靠,“哦,我听说,你要跟南厉风,不是,南厉风找你比武是吧。”

  “谷前辈既然不是为了你徒儿出气,血饮便先走了。”血饮行礼往前走去。

  “给。”血饮路过谷老头面前时,谷老头扔了一瓶药给她,“内伤还是要好好调理。”

  “师傅,你干嘛给你药!!你知道她是怎么羞辱你徒弟的吗!!!”莫离看到这情景,大喊道!跑到谷老头面前,“你到底是谁师傅!!这些年都是谁给你买酒喝的?谁给你做饭,谁给你……”

  血饮拿起药瓶扔到谷老头身上,“好意心领,但,不需要。”

  莫离哼了一声,“还算识相。”

  谷老头拿起药瓶哎的叹了一口气,起身想要把药给血饮,被莫离一把拉住,“血饮,你站住。”

  血饮深吸了一口气,“何事?”

  莫离:“师傅,你定要为徒儿报仇,你看,我这伤就是她割的,你知不知道,要不是你来的及时,你徒儿就死了!!”莫离挽起衣袖,露出手腕伤的刀伤,刀伤很细,倒也看不出什么。

  谷老头仔细看了看,“这什么也没有,皮肤滑滑的,好得很。”

  “师傅?!!!!”

  血饮又是深深叹气,转身道,“谷前辈,今日我还有事,不能陪你打了,你自己看下时间,除了今日,其他时间都可以。”

  莫离指着血饮道,“到时候可别哭着鼻子求我师傅放了你!!”

  谷老头把手拿了下来,“胡闹!!你别忘了,你的寒轩哥哥是谁救的!!她要是想杀你,你觉得你能等着我来吗?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跟王爷面子,你还真以为她能容忍你!”

  “师傅!!你怎么竟帮着她说话,受伤的可是我!”莫离气呼呼的喊到。

  谷老头叹了一口气,这个血饮,每见一次,武功境界就高一层,连老狐狸都不知道她修炼的是何种内功心法,不过才一个半月,一身伤便好的差不多了,现在的他,只怕最多跟她打个平手吧,“你要是还想呆在你的寒轩哥哥身边,你就别去招惹她,不然,你现在就跟我回白沙谷!”

  莫离一听到要回去,立马摇头,拉着谷老头的衣袖摇了摇,闷声道“师傅,是她招惹我的。”

  谷老头看了她一眼,“血饮那种人,嫌麻烦,所以,出手都是一刀毙命,这种怕麻烦的人,会去招惹你一个小小的无名之辈!”他自己的徒弟,他能不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