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九十三章 是你吗?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18 2019-09-19 09:48:28

  冰城外面依旧是大雪纷飞,一望无际的雪地,早已看不到那天激战留下的蛛丝马迹,半个月的整休,皇莆瑜湛秦南姝南厉风坐在园中,喝着茶,看来很是悠闲,皇莆瑜趴在桌上说到,“你们看到陈城主了吗?最近都是穿白衣,整个人都腌了,冰城现在大大小小的事,都是陈才在打理。”

  湛秦放下手中的茶杯,“对于世人来说,那个榕夫人早在十多年前就死了,也不可能在为她大办丧礼,用情至深,需要时间吧。”

  这话一出,勾起皇莆瑾的八卦心,立马从桌上抬起头,“湛哥哥,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湛秦:“道听途说罢了。”

  皇莆瑜其实也挺好奇的,“那也跟我们说说嘛。”

  湛秦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我听说,当年陈城主并不喜欢的谢天的女儿谢梨,但谢梨却对陈欢一往情深,后来,不知为何,陈欢却答应娶谢梨,对谢梨也是十分尊敬,两人相敬如宾,但未生下一男半女,没几年,谢梨发现陈欢外面有人,谢梨与陈欢大闹了起来,但陈欢一颗心护着那女子,听说为了那女子,可以什么都不要,也可以离开冰城,谢梨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让陈欢离开,当了一回好人,让陈欢娶了那女子,那女子就是榕夫人,陈欢也十分感谢谢梨,日子过得也安逸,直到,十三年前,那女子怀孕生下了一个孩子,谢梨不惜拿着孩子威胁榕夫人,榕夫人为了保住孩子,愿意以命抵命,便自杀了。”

  皇莆瑜啧啧的两声,“这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我爹不也娶了两个妻子,我娘跟二娘相处的可好了,而且我二娘对我比对我亲娘还好。”

  皇莆瑾白了皇莆瑜一眼,“她们两个是亲姐妹!能不好吗?那后来榕夫人怎么出现了?”

  湛秦:“那天血饮姑娘不是说,只听闻金屋藏娇,陈城主确是冰屋藏娇,可能是陈欢早已知道谢梨的阴谋,便将计就计,把榕夫人救了,他跟榕夫人的小孩也保住了。”

  南姝不免为榕夫人叹了一口气,“这榕夫人呆在冰室十三年不见天日,又见不到自己的小孩,还真能忍受,要是我,我可能忍受不了。”

  南厉风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你才多大,还不懂,等你懂的什么是真正的喜欢,就会明白,只要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在哪都一样。”

  皇莆瑜呦呦两声,“南兄,你这么懂,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呀?”

  还没等南厉风开口,皇莆瑾突然说到,“那那个小孩呢?是谁?陈城主不是有几个小孩吗,意外死了四个,也就只剩下一个陈五跟陈才了。”

  湛秦拿起茶:“陈才。”

  皇莆瑾:“你怎么知道?”

  皇莆瑜唉的一声,“想想榕夫人为谁死的就知道了?”

  皇莆瑾:“对哦,难怪最近感觉陈才也怪怪的。”

  皇莆瑜:“只怕是想到了些什么吧,哎,对了,殷王爷怎么样了?”

  南厉风:“有谷老前辈在,没事的。”

  湛秦看着茶杯突然说到,“大家都没事了,也不知道那个身受重伤的人怎样了。”

  皇莆瑜跟皇莆瑾对视一眼,皇莆瑾看着湛秦,:“应该会没事的。”

  南厉风望着园中唯一的梅花沉默不语,南姝看着南厉风,从小到大,还从未见过他露出过这种忧伤的的神情,她知道,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各种客栈找人,还去了城外找人,但那个人像消失了一样,不知道藏到那里去了。

  不知为何,南姝揉了揉了胸口,只觉得这里闷闷的,像堵着什么东西似的,只要看到师兄这样,她心里就堵堵的,双手捧着茶杯,低声到,“我今天看见她了。”

  四个人都朝着她看了过来,南厉风有些失控的扳过南姝的肩膀,口吻很是着急,“在哪看到的?”

  南姝看到这样的师兄不由愣住了,他从来都是沉稳的,不管发生什么,可,她伸手指着梨园的方向:“在,梨园外面的走廊上,喝酒。”

  南厉风刷的站了起来,一阵风似的走了,皇莆瑜几人面面相觑,湛秦拿起折扇,“第一次看到南兄这么着急见一个人。”

  皇莆瑜看着南厉风消失的方向:“该不会是南兄喜欢上那个血饮了吧,毕竟长的也算是美人中的美人了,只是,这种心冷血冷的女子,会有感情吗?”

  皇莆瑾已经起身了,“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南姝看着他们离开,犹豫了一下,也跟的去了。

  血饮坐在长廊上,一条腿曲起放在上面,右手搭在膝盖上,拿着一壶酒晃了晃,看着旁边花园中的假山,不知在想什么。

  旁边站在叶子墨,叶子墨听符文宇说了,血魔花被她拿了,早就放在殷寒轩身上了,还不顾一切演了一场戏,身受重伤,不知去向,今日倒是有人看到她出现在梨园了。他便过来看看。

  叶子墨走了过去,坐在一边,“伤还没好,酒就别喝了。”

  血饮当作没听见似的,拿起就喝了一口,靠着柱子,闭上了眼睛。

  叶子墨哎的叹了一口气,想要伸手拿过她手中的酒,血饮却像是知道的似的,手一移,睁开眼睛,冷眸闪了闪,脸色顿时冷了又冷,“叶公子,我跟你说过了,我是血饮,天香阁的杀手,不是别人。你若在如此,我可就不客气了!”

  叶子墨垂了垂眼眸:“也许,你只是忘了。”

  血饮冷笑了一声,喝了一口,转身从走廊上下来,往花园走去。

  只是走了几步,一双靴子就映入眼眸,血饮看到那挂在腰部的吊坠,一枚蓝色镂空菊花玉佩蓝色坠子,就知道来的人是谁,只有南家人才能配带这种玉佩,外门弟子佩戴的是白色镂空菊花白色吊坠的坠子,头也不抬,往旁边一移,走了过去。

  没走几步,南厉风反身拦住了她的去路,轻声道,“是你吗?雪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