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九十二章 计谋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58 2019-09-18 07:55:50

  血饮无意找到那个冰室后,她发现阿竹的嘴巴里好像有东西,她后来又重新去了一次,阿竹的嘴巴既然微微张开了,里面是一朵花,这朵花跟血魔花一模一样,但唯一不同的是,此花只有红花,没有白花。

  虽说一模一样,血饮还是觉得心中颇多疑虑,书中从未说过,此花是长在人体中的,她坐在床上看着冰棺,百思不得其解,却不小心碰到了机关,机关里面也是一间小冰室,里面跪着一个人,腐烂的已经差不多,而跪着的方向,就是阿竹棺材的方向,这个人是谁,血饮不知道,但看着这姿势,应该是做了对不起棺材的人的事,或者,棺材里这个女子死,就跟他有关。

  这尸体长出的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血魔花,为了安全起见,所以她把这事告诉了鬼魅,当然只是说,真正的血魔花其实是在寺庙的密道里。

  虽然她知道鬼魅一定会心存怀疑,但她也知道,鬼魅一定会去一探究竟,而且,她不算骗他,那花和血魔花确实一模一样。

  血饮想着到时候去血魔洞看看,那里要是陷阱,那么只要跟着黄泉他们,在把花抢过来就行,如果有,那自然是有红白一起才是真的血魔花。

  只是后来听管家说的,才知道原来那朵花是栽培出来的,那个人跪着的人,想必就是谢老了,只是这件事,也许只有她跟鬼魅知道,谢老真正的培养出了血魔花,而且只需八年便开花了,这个谢老看来也是一个天才,不过从只言片语中便真的栽培出了血魔花。

  鬼魅看到血魔花时,还想着这个血饮还算靠谱了一回,没想到,依旧是一直比老狐狸还狡猾的小狐狸!“那她人呢?”

  黄泉:“冰龙刀剑不入,冰壁无法打开,血饮她,救了我们,我们出来后,估计是冰龙引起了雪崩,她没出来。”

  鬼魅哼了一声,把木盒递给黄泉,“谁死都有可能,她绝不可能,她只所以让你们出去,就是已经想到办法取血魔花了,你们先拿去复命,我去看看……”

  鬼魅回来时,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自然也知道了自己取得那朵血魔花是培养的,不过不管是不是培养的,至少任务是算完成了。不过,真的血魔花,自然也不能便宜了血饮!

  看到血饮把阿竹碎尸万段,他觉得很可惜,要是培养出的血魔花跟真正血魔花是一样的功效,那不是在暴饮天物吗?戴面具的那男子果然说的不错。

  哎,何必呢!

  他一直在等血饮交出血魔花,虽然今天的黄雀很多,但他肯定是最后一只。不过,当她看到血饮把花抛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是知道他在的。

  要说了解,他们还算是比较了解彼此的,他知道血饮为何把尸体碎成万断,并不是为了让那个管家痛苦,就像她知道,黄泉他们跟他回合后,他一定会来这里。

  湛秦指着昏迷的柳苏柔,对着南厉风喊到,“厉风,这里还有一个,带不带?”

  南厉风看了一眼柳苏柔,毕竟是五大世家之一,走过去一把抱起柳苏柔,看到跪在阿榕的面前的陈才,还在发呆,“陈才,我们先走!”

  陈欢趁机推了一把陈才,“先走!快!”

  陈才跌跌撞撞的起身往城门口的方向而去,却不停的回头看着地上的尸体,心里震惊的久久不能平息。

  殷寒轩想要伸手拉血饮,手抬了抬又放了下去,“血饮姑娘,我们…先走吧。”

  血饮看都没看到他,直直道,“少盟主,麻烦你先带殷王爷回去。”血饮说完就朝着面具男身后攻了过去。

  南厉风只觉得头疼,把柳苏柔放到皇莆瑜手里,南姝扶着符文宇跟皇莆瑾,回身准备去拉殷寒轩,却看到血饮受了这么重的伤不走,还去抢花了。

  可血饮并非为了抢花,她就是为了重伤面具男,面具男感觉到了身后的掌风,回身相迎,碰的一声,内力从四周散开,引起一震狂风,皇莆瑜等人不由用手当了当。

  血饮往后倒飞了出去,面具男也是往后退了数十米,他没想到,她受了这么重的伤,既然还能发挥出这么大的掌力,嘴角溢出一丝丝血液,难不成那颗珠子她吃了?

  而鬼魅趁机往面具男身后而去,他看到血饮一动,手中剑便早已准备好了,只是,这一剑只是刺中了他的手臂,反应很快嘛!

  沫日看到面具男受伤,回头大喊了一声,“公子。”

  沫日拿着剑朝着尸体刺了过去,陈欢连忙飞身去挡,沫日趁机离开,站在了面具男身边,那剑戒备的看着鬼魅。

  鬼魅拿着手里的木盒挥了挥,笑了笑,“多谢公子承让。”说完便走了。

  沫日要追,被面具男拦了下来,“不必,自会有人替我们拿。”他回身看了血饮一眼,“走,先回去。”

  血饮躺在地上,支撑着爬了起站了起来,看到鬼魅虽走,但面具男还有在,强撑着没有倒下去,一看到面具男一走,人立马单膝跪了下来,哇的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殷寒轩走了过来,想要扶起她,血饮抬手阻止了他,捂着胸口慢慢站了起来,对着殷寒轩道,“殷王爷说的,离你,远点,我……记下了!”

  南厉风看着血饮一步一个血印朝着城门口去了,几次体力不支都跪了下来,却都强撑的站了起来,拒绝了所有人的帮忙。

  殷寒轩只觉得心里跟吃了苦瓜似的,又苦又疼,感觉闷着一口气,喘不上来,他知道血饮都是为了就他,可,她那些做法,他真的无法忍受,一时情急,既然说出了这么伤人的话,气火攻心,哇的吐了一口血。看着那个朝着城门口去的女子,晕了过去。

  “王爷!”

  “寒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