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九十一章 花落谁手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29 2019-09-17 10:57:31

  陈才跌落在地,眼看着那柄软剑朝着刺了过来,避无可避,就在那剑碰到自己衣服时,猛的被人一推,剑划破了衣服,刺入了另一个人胸口。

  陈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呆的坐在地上,脸色惨白,震惊,困惑,难以置信,这个女子是谁?为什么舍身救他?他们不过才第一次见面,为什么……

  阿榕对着陈才温柔一笑,血从口中不断的涌出,对着陈才伸出手,想要触摸一下那张脸,陈才看着那只白的没有血色的手,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可,最终没能碰到,女子就在他面前倒了下去。

  “阿榕!!!”陈欢回头一看,大喊一句,挡开沫日手中的剑,一脚踢了过去,飞身蹲在阿榕旁边,连忙扶起她,看着她身上的伤口,侵染了他粗大得手,声音几乎都在颤抖,“阿榕…阿榕……我带你去看郎中,你坚持…坚持一下……”

  阿榕依旧是温柔一笑,抓住陈欢的手臂微微摇了摇头,“阿…唔…”一开口血就从口中不断涌出,陈欢不断的伸手去擦她嘴边的血液,“你别说话了…我一定会救你的……阿榕,他还没叫你娘呢,难道你不想听了吗?”陈欢说着说着,声音都带着低沉的哭声。

  “我可能…等不…到了……别…别告诉他,我…是她生母,…这些年我没…没有尽…尽到一天…作为母亲的责任……”阿榕艰难得说完这话,不由得喘了喘,伸手扶上陈欢的脸,“我从未…后悔…过,嫁…嫁…嫁…给,你……”

  手从陈欢手中滑落了下去,陈欢僵了僵,抱着怀中的女子哭了起来了,不停的喊着阿榕的名字,只是那个女子也却在不会活过来了。

  血饮往陈欢那边看了一眼,手中的刀越来越快,往沫月身上的割了过去,一掌打飞了沫月,沫日大喊了一声,“沫月,”一把接住,却看着怀里的沫月一动不动,朝着面具男喊到,“公子,沫月她……”

  面具男转身就朝着殷寒轩一剑刺了过去,符文宇拔出皇莆瑜的剑挡了回去,这一挡压根没点作用,面具男旋身就是一脚,朝着殷寒轩一掌打了过去。

  这一掌下去,殷寒轩不可能还能有命活着,血饮把殷寒轩一推,硬生生的接住了面具男的一掌,那一掌打在她胸口,人飞出数十米,一侧身,一口血就喷了出来了。

  “血饮姑娘!”殷寒轩被推倒在地,担忧的喊了一句,站起来朝着血饮走了过去,动手想要扶起她。

  血饮右手支撑在地上,单膝跪着,看着殷寒轩伸过来的手,冷声道,“殷王爷,还是把你手拿来吧。”冰冷的眸子看向殷寒轩,“免得脏了你的手!”

  殷寒轩放在空中得手一僵,一抖,却再也放不下去了。

  面具男看着地上的血饮,冷笑了一声,“我本来打算,拿着花跟那个球就走,放你们一码,可你既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伤我的人,那么,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伸手一把掐住皇莆瑾的脖子。

  “小瑾!”皇莆瑜想要站起来,可压根站不起来。

  血饮哼了一声,从怀里拿出那个木盒,大喊道,“血魔花在此,想要的就来拿吧。”

  说完就朝着她出来的那个洞口扔了过去。

  面具男实在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难不成这里还有第三个人?沫日飞身就过去接那个木盒,三枚飞镖朝着木盒而去,沫日不得不翻身躲避,一身黑衣女子朝着木盒而去。

  面具男把皇莆瑾一扔,没想到还有一只黄雀,朝着木盒一踢,一掌打在了柳苏柔的身上,柳苏柔本来是在城里,但听到陈欢派去准备东西的下人说到,南厉风他们出来了,心中一阵欢喜,出来一看,就看到形势不对,本以为管家死了,那个血饮又深受重伤,但有陈欢他们在,她就算出手,也打不过陈欢,本想寻找机会,在对血饮下手。

  可没想要又出来三个人,便想着,两败俱伤,坐收渔翁之力,可没想到,血饮突然把护了这么久的血魔花扔出来了,只能出来抢了。

  皇莆瑜连忙爬到皇莆瑾身边,“小瑾,没事吧?”

  皇莆瑾猛的咳了咳。“没事,幸好她把花扔出来,不过,那个柳苏柔什么时候在的?”

  湛秦看到了一眼被打飞的柳苏柔,重重摔在地上,晕了过去,“估计是想当黄雀。”

  皇莆瑜摇摇头,“不自量力,那个是谁?”

  木盒正落在面具男手中,手背就被人一踢,木盒被高高抛起,又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他见过,就是上次救血饮跟殷寒轩的那个女人,一生香水味很浓。

  两人交手,木盒落下就被高高抛起,谁也拿不到,沫日想要上去帮忙,被陈欢拦了下来。

  湛秦扶起莫离,“我们快走!”

  南厉风扶起符文宇递给皇莆瑜,往殷寒轩那边走了过去,“寒轩,血饮姑娘,我们快走吧。”

  殷寒轩看着血饮默不作声,一动不动,血饮却看着那边交手的两个人,果然没猜错,只是那个柳苏柔虽然是个意外,但她知道鬼魅肯定会回来。

  黄泉跟风月到达约定的地点,鬼魅早就在哪里等着他们了,看到他们两个身受重伤,眉头一蹙,难不成是陷阱,“我们让你们在后面看着,没有血魔花就撤吗?”

  黄泉扶着风月,:“看到血魔花了,但里面有条龙护着,拿不了,而且,那血魔花在冰壁中,根本砸不开。”

  鬼魅从怀里拿出一个木盒,打开,“可是这朵?”

  黄泉跟风月对视一眼,风月看着木盒的花,“没错,跟血饮说的,冰壁里面的花一模一样,你怎么会有?难不成血饮说的是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