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八十八章 动怒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792 2019-09-14 08:52:12

  管家本就愤怒,这么多年来,他忍辱负重呆在冰城,就是为了等血魔花在此开花,也许阿竹吃了血魔花就能复活了,这本来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信念,没想到,有人既然真的知道起死回生术,所以,这花他必须得到!!

  听到殷寒轩这么说,手中匕首往殷寒轩脖子上靠,很是激动的喊到,“你闭嘴,不是我害的阿竹,我这么爱她,怎么可能会害她!!是谢老杀了她!!是谢老杀了她!!!”

  符文宇看到殷寒轩脖子上流出的血液,喊到,“管家,你别伤害王爷,要是王爷有什么意外,你也别想拿了血魔花!!”

  管家看了看符文宇,看了看血饮,至于陈欢,整个人都有点崩溃了,蹲在地上,默不作声!“那你让她把花给我!!”

  血饮唉了一声,这殷寒轩是看不懂现在的情况吗!!有什么话,就不能先忍忍?平时不是脾气特好,什么都能忍吗?再说了,死的又不是他家的人,这么激动做什么!!像是死了他心爱之人似的!

  血饮扶了扶额头,此刻的她真的很想回一趟天香阁,把那个老狐狸狠狠揍一顿,这给他的是什么任务!!!

  符文宇也着急了,这么冷的天,殷寒轩在外面呆了这么久,咳嗽声不断,这样下去,只怕身体都要冻坏了,对着血饮道,“血饮姑娘,你就把花给他吧,王爷他,王爷他只怕是受不住了!”

  血饮还没开口,殷寒轩倒是十分硬气,喊到,“文宇!!!”

  这一开口,匕首又靠了进去,管家狠狠到,“你给我闭嘴!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血饮冷笑一声,慢慢的站了起来,对着管家道,“管家,别说,你还真不敢杀他!你的匕首要是敢在往里面进,我会让你的阿竹碎成万断,让你拼都拼不起来,你信不信?”

  管家看着血饮,手里的匕首不自觉的往外面移,“你别想吓唬我!我告诉你,你不可能知道阿竹在哪里!”

  血饮:“是吗?新房!嫁衣!婚床!供台!玄冰棺!寺庙!还要我说继续说嘛?”

  皇莆瑜听着,只觉得血饮说的很奇怪,但管家却有些不敢动殷寒轩了,“她说的这些你们听懂了吗?”

  南厉风解释道,“应该说的是房间的里面的东西跟哪位阿竹姑娘的位置。”

  皇莆瑜想要竖起拇指,发现动不了,呵呵一笑,“南兄,你好厉害,这也听出来了!”

  湛秦翻了一个白眼,“就你听不出来。”

  管家震惊的看着血饮,但又怕使诈,可她说的丝毫不差,“你不可能找到阿竹。”

  人有时候,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血饮点点头,她能理解,毕竟,要不是因为意外得知,确实不可能找得到,算下时间,小乞丐应该也快回来了呀,“管家,我说阿竹在我手里,你也不信,那这样,你稍微等下,最多一柱香的时间吧。”

  管家哼了一声,“你不要在这里拖延时间,等救兵,你要在不把血魔花给我,我就立马杀了他,大不了鱼死网破!”

  血饮抬起右手,掌心往上,“你都无所谓了,你觉得我会有所谓?”食指指着殷寒轩,“他,不过就是我一个任务,我大不了就是任务失败,回天香阁受罚罢了。”

  莫离听到比管家还激动,站起来转头看着血饮,“血饮!!!要是寒轩哥哥死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血饮抬起一脚就往莫离身上踢了过去,这一脚还不轻,直接将莫离踢飞,摔到了湛秦面前,莫离啊的一声摔在雪地里,想要站起来,又重重的倒了下去!

  皇莆瑜低头一看,“不会是死了吧?”

  湛秦艰难得伸出两指放在莫离鼻孔,“没事,只是晕过去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皇莆瑾转而叹了一口气,“莫离这个时候还逞什么能,平时挺温柔冷静的一个人,怎么一到殷王爷面前,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管家看到她们内斗,自然是好,只是这个血饮好像真的不在乎,难道是消息有误?不会,那个人说,她可是护死都要护着殷寒轩的,也许就是故意如此!刚刚不是还挺听殷寒轩说的话吗?

  管家对着殷寒轩道,“你快让她把花交出来!快说!”

  殷寒轩哼了一声,闭口不言。

  管家抬手就拿起匕首把手往殷寒轩脑袋一抡,“你快说!!!”

  符文宇看着,心里一激动,一愤怒,还没开口一口血又喷了出来。

  南厉风开口安慰道,“符将军,你别急,我相信血饮姑娘不会让殷寒轩出事的。”

  皇莆瑜侧耳问道,“南兄,你怎么知道?”

  湛秦很是嫌弃的往南厉风这边一靠,这智商一定是小时候被驴踢过,不过还是开口解释道,“因为她没走呀,要是她真的不在乎殷寒轩,直接走就行了,还杵着干嘛呀。”

  皇莆瑜:“对呀,我怎么没想到了。”

  皇莆瑾都十分嫌弃的到,“你这智商想得到吗?”

  殷寒轩能感觉到从脑袋处留下一丝血迹,温热温热的,脑袋有些懵,伤口很疼,只是,这点痛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血饮看着那鲜红的血液侵染着那半张雪白的脸,看起来有些妖艳,有些刺眼,那双眸子,一冷再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