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八十二章 奇怪的内功心法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19 2019-09-09 08:52:55

  大雪渐渐停了,唯有北风依旧呼啸的刮着,湛秦,皇莆瑜,陈欢等人,却依旧还在那些铲子着,悬崖这么深,这样挖少说也要挖几年,才能挖但悬崖底下,还是不能停的那种,要是算上下大雪的时间,几年也许也挖不到低。

  受伤的人已经进城里了,湛秦把看着挖了半天,几乎依旧没有什么效果,走到陈欢面前道,“陈城主,要是这样挖下去,就算看到人只怕……”

  陈欢叹了一口气,“也许,连尸体都找不到,当年,我带人挖了三个月,也只挖出不到十来具尸体。”

  一边的南姝拿着铲子挖的比谁都卖力,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听到湛秦跟陈欢的对话,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我不管,就算挖一年,两年,十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湛秦跟陈欢对视一眼,两人对视一眼,陈欢道:“小秦,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

  湛秦摸了摸下巴,提议道,“十年前也曾发生过雪崩,但血魔洞没有坍塌,我在想,这次雪崩,也许血魔洞也不坍塌,要是厉风跟殷王爷两人还在血魔洞中,并未出来,那压根就不会遇上雪崩,说不定两人还活着。”

  皇莆瑜跟南姝两人几乎是一同走到湛秦身边,皇莆瑜唉的一声,“湛秦,你就说你的办法。”

  陈欢:“是呀,要是还活着,那就要尽快救他们出来。”

  湛秦把折扇往手中一敲,“用火药。”

  皇莆瑜哦的一声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找到血魔洞的位置,然后从上面炸出一个洞,这样就可以下去看看南兄跟殷王爷是不是还在洞中。”

  湛秦:“对,但……”

  陈欢却神色凝重,“但也不一定就能从上面炸穿,也有可能炸穿了导致血魔洞坍塌。”

  湛秦嗯了一声,:“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能用。”

  符文宇没什么皮外伤,内伤有些严重,殷寒轩没出来,他何尝不急,被人扶进去没多久,又出来了,刚刚听到湛秦说的,“就用火药,总不能干等着。”

  几人朝着身后看去,陈欢连忙过了扶着他,“符将军,你怎么过来了?你这伤?”

  符文宇抬了抬手,“无妨,王爷在里面,要是有个什么不测,我难辞其咎。”

  湛秦叹了一口气,“可,要是……”

  符文宇打断了他,“火药与雪崩的威力差不多,这样挖下去不是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吧。”

  炸药并非随处都可以买到,甚至可以说是买不到,朝廷对于炸药这边管理的非常严格,皇莆瑜深思道,:“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去哪里搞火药,就算快马加鞭赶到京城,这来来回回,少说也要半个月!”

  湛秦:“不用去京城,陈城主自然有办法。”说完看着陈欢。

  陈欢没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跟管家低声说了几句,管家带着几个下人便走了。

  陈欢顺着铁索的位置,在一望无际的雪地里寻找血魔洞的方位,他带人进去的血魔洞那个位置,并非当年他父亲进去时候的洞口,这个洞口是他后来找的,他也曾进去过,伤亡惨重,带了几十人,只有他跟管家冒死走了出来,他的两个女儿两个儿子都死在了里面,无数的条岔路口,却只有六条可以到达血魔花真正的位置,冰壁无法砸开,动静太大,会惊醒那条冰龙,引起雪崩!

  陈欢之所以没有说,只是因为,就算他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谁会相信只不过是一朵十年一开的奇花,却有一条守护龙。要是有人跟他说,他也不信。

  当年的这里,也一样,被大雪给覆盖了,只是三年前,不知为何,冰山震动,地动山摇,冰城与那雪山一分为二,出现了这个悬崖。

  他曾下去看过,这条路,可以通往当年他炸出来的洞口,但他,没有再进去过。

  只是想着把这个秘密掩埋在悬崖下,风雪中。

  也许这是天意吧。

  陈欢踩了踩脚下的冰面,“这里。”

  血饮睁开眼睛,右手微微一握,嘴角却露出一个奇怪的笑,似乎是有些开心,只是那张脸跟那双眼眸太过冰冷,让这个笑变得有些奇怪了。

  没想到,因祸得福,既然突破了第四层,这个内功心法十分奇怪,不似无情决,全靠心境跟悟性,每次突破一层,好像都是自己受重伤时,运用无情决内功心法疗伤,无形中突破的,这次既然都不用她慢慢让它们两在体内磨合,与无情决自融一体了,只是,每次受伤的程度一次比一次严重。

  这鬼心法,怎么这么奇怪。

  看着自己无法动弹的左肩,往冰柱一靠,用力往肩膀一按,微微皱了皱眉头,侧头看去,就看到殷寒轩靠着冰柱睡觉了,眉宇触起,眉毛发丝上覆盖着一层层白雪,往四周一看,没有看到南厉风。

  只有一堆火还在烧着,血饮用手碰了碰殷寒轩的肩膀,“殷寒轩。殷寒轩?”

  毫无反应,要不是碰到殷寒轩得身体,压根感觉不到殷寒轩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冰洞本身就冷,自然无法感觉到。

  血饮伸手扶着殷寒轩坐起,一只手,显然不就是很方便,右手掌心放在他背上,一股内力缓缓输入,虽然突然第四层,但内伤太重,本就不该用内力救治他人,可,没办法……

  没多久,血饮嘴角就渗出一丝血液,血饮没松收手,依旧拿着自己所剩不多的内力输入殷寒轩体内,直到殷寒轩虚弱的声音响起,“血饮姑娘,我…咳,没事。”

  血饮这才收了手,只是一收手,一口血就喷在了火堆上,火焰被吹得变小,又慢慢的大了起来,殷寒轩急忙转身,还未开口,血饮便抬起手,“死不了。”

  殷寒轩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死了,这种冷虽然跟蛊虫出现时是一样的冷,可他还能感觉到心脏微微得跳动,而这次,他感觉心脏跳动的很慢很慢,可他真的不想死,不是怕死,是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

  他想开口喊血饮,可他知道,他无法开口,就像自己全身动不了一样,只能一点点的,清新的,如同凌迟,感受着胸腔跳动的频率越来越慢,声音越来越弱,意识渐渐变得模糊不清,他好像看到他爹娘了,正对着他招手,听到咚的一声,像是心脏跳动的最后一声。

  一股熟悉的,温暖的,让他有些贪念的力量进入了他体内,就像是把他从龙口中脱险似的千钧一发之际救活了他那颗心脏,让它又跳了起来,越来越快,感受越来越强。

  殷寒轩只是看着血饮,明明救伤的很重,为了救他,更是不惜耗损内力,可还是一样的,依旧是不屑一顾的口吻。

  感激,内疚,担忧,心疼,不解,愤怒……心中无不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最后都化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