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八十一章 任务与命,孰轻孰重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71 2019-09-08 20:53:35

  三人一出洞口,出去得路被大雪死死堵住了,血饮走到冰柱下面,扶着冰柱慢慢坐了下来,又是一股腥甜涌入口中,血饮强压吞了下去,却还是有一丝血迹从嘴角溢出。

  殷寒轩看到,走了过去蹲在她面前,低声询问道,“血饮姑娘,你没事吧。”

  血饮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他一眼,又立马闭上了,“无。”

  殷寒轩了咳了咳,这一咳只觉得身上骨头都在疼,呼吸都有变得不顺畅,被那一撞,估计是肋骨断了,本来就咳的疼,谁知道血饮突然往他背部一拍,哇的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南厉风连忙扶起殷寒轩,大声喊到,“你干嘛!”

  血饮只是抬眸看着南厉风,“就你看到的。”

  “你!!”

  殷寒轩拉着南厉风得衣服,摇摇头,“我…咳…没事,血饮姑娘刚刚,只是让我把胸口那股瘀血吐出来了。”就是动作粗鲁了点。

  南厉风抬眸看了一眼血饮,她闭目养神似的,靠着冰柱一动不动,要不是胸口还有一丝丝微微得起伏,面无表情的脸就像是死了,一点也不担心现在的情况,虽说是好心帮殷寒轩,也必要这么拍吧,但还是开口到,“不好意思,误会你了。”

  血饮淡淡吐出两个字,“不必。”

  南厉风跟殷寒轩也靠着冰柱坐了下来,南厉风看着被堵的路口说到,“估计是冰龙的原因,引起雪崩,把路给堵了。”

  殷寒轩深呼了一口气,明显感觉到,胸口的疼痛,轻轻叹了一口气,“咳咳,先休息一下,在寻找看看有没有其他出路吧。”

  南厉风担忧的看了一眼殷寒轩,连外套都没有了,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他倒是无妨,还有那个像是在睡觉的血饮,也死不了,“寒轩,可,你的身体?”

  殷寒轩莞尔,“不必,我没事,还能坚持,这里现在只有你一人可以带我们出去,虽有内力御寒,但还是留着找出路吧。”

  南厉风:“不用,我扛得住。”

  殷寒轩还是推辞。

  血饮听着只想摇头,口气透出一种不耐烦,“你们就不会去尸体身上扒衣服吗?吵死了!”

  南厉风感觉这个血饮好像很不好相处,虽武功好强,但,性格怪异,脾气不好,目中无人,真不知道殷寒轩跟她怎么认识的,不过,她说的倒是很对,穿起衣服,去找尸体扒衣服。

  身上抱着一堆衣服,还有一些根茎,拿起一件递给血饮,“给。”

  血饮看都没看,“不用。”

  不要就算了,何必强人所难,拿起全部递给殷寒轩,殷寒轩心里十分抗拒,但还是接手,穿了起来,能穿多少是多少,虽然作用也不是很大,最后拿起一件稍微干净的盖在了血饮身上。

  血饮低头看了一眼,侧头看向殷寒轩,这人是听不懂吗,冷冷吐出两个字,“拿…开!”

  殷寒轩:“……那个”

  血饮:“拿开!!!”

  南厉风刷的一把扯了下来,这人是对他不满吧!!想要说什么,看到血饮已经侧头闭上了眼睛,忍了忍,算了,毕竟,她还救过他,拿起盖在殷寒轩身上,拿出火折子开始点火,“寒轩,你怎么认识她的。”

  殷寒轩跟南厉风虽然不想跟叶子墨他们时常在一起玩,但两人也是从小便认识,南厉风对他也颇为照顾,南断天跟他父亲也是旧友,两人虽然有时候说话,直来直往,但,殷寒轩突然犹豫起来,要不要说实话。

  “天香阁只做买卖,还能怎么认识。”这话不是殷寒轩说的,是血饮说的,她听到殷寒轩半响都没说话,不知道他在担忧什么,便替他说了。

  南厉风把火折子放入衣袖中,“寒轩,你雇佣杀手做什么?你一向性格温厚,从不与人为敌,要杀手做什么?”

  殷寒轩放在嘴唇,咳了咳,幸好那花的根茎粗壮,跟树干一样,有了一堆火,还是好了一点,要比这些衣服有用,“不是杀人,是文宇雇佣来,保护我的。”

  南厉风更加不明白的,天香阁何时还做保护人的事了,但是保护的话,那就是出事了,“有人要刺杀你?”

  殷寒轩点点头。

  南厉风微微皱眉,要说殷寒轩得罪什么人,不可能,那怎么会突然有人要杀他?“何人?为何刺杀你?”

  殷寒轩:“不知何人,不知何由,只是见过一次,一个带着面具男子,不过,那个人也只是听命于事。”

  这么奇怪?南厉风拿起根茎往火堆弄了弄,“等我回去,让人调查一下。”

  殷寒轩正要推辞,觉得太麻烦了,南厉风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抬手阻止了他要说的,“你就不用跟我客气了,现在只知道一个戴面具的男子,也不一定能查出什么。”

  殷寒轩:“还是先出去再说。”

  南厉风点点头,起身道,“我去查看一下。”

  殷寒轩侧头看向血饮,他其实挺担心她身上的伤,就算开口问,只怕她也只会说无妨,不碍事,看到血饮的左手,垂在身侧,血已经凝固了,不知道伤的有多严重。

  他跟小乞丐出来时,往身后看了一眼,就看到血饮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又怕小乞丐一个人遇到什么事,还是跟着小乞丐,看他出了洞口才转身返回,返回时,就看到南厉风带着叶子墨叶子霜从洞口走了,血饮一个人对战冰龙,所有的过程,他都看到了。

  她是为了那朵花吧,不然就不会一次次引的冰龙撞冰壁,一次次从冰龙口中逃出生天,一颗心悬在胸口,一次次脱口而出的小心,被他压在喉咙里,他怕引起她分心,却无能为力,第一次有一种觉得自己很没用的无力感,只能看着,无能为力,直到血饮被冰龙卷起,他只能趁着冰龙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血饮身上,拿起剑,奋力一搏,朝着冰龙的眼睛扔了过去。

  当被龙尾大力一甩,撞到冰墙时,才知道,原来是这么的疼,可是好在,他救了她。

  他以为,血饮这么拼命,是自己想要那朵奇花,可……

  殷寒轩有些不懂了,脑袋往冰柱上一靠,任务难道比命还重要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