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七十三章 血魔洞3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13 2019-09-04 15:15:14

  小乞丐生怕别人捷足先登,拉着血饮走的很快,虽然,他只是想来看看这血魔花到底长的如何,在找到一个安全的位置,看一场夺花大战。

  眼看就要到桥头,突然一道冷冽得剑光一闪。

  啊……!!!!无数的呐喊声响彻洞口。

  木桥断了,直直的掉了下去,在桥上众多的人,眼疾手快的,抓住了绳索,说不定还能活一命,而有的人只能看到自己掉了下去了!!比如小乞丐,就没能抓住绳索,他只是大喊道,“姐!!!救……我!!”

  血饮刚刚正在想,要是有人把绳索砍断,没过的人过不去,在桥上的人只怕损伤至少三分之二,她还思虑着这个砍绳索的人会不会陈欢等人!!结果,正好相反,坎绳索的人既然是这边的人,就算是为了不让其他的可以过来,但他没有想过自己等下要怎么回去吗???真是蠢到家了!?

  血饮手中的刀插入冰墙上,左手稳稳的接住了从她旁边掉下来的小乞丐,只是一接住,两人重力作用,往下一滑,就停了下来,小乞丐一颗心都吊在了嗓子口,看到没有在下滑,这才拍了拍胸口,看着无数人掉了下去,还有不少人拉着绳索往上爬,只是,你踩我,我踩你,又掉下去不少人!“好险,好险”

  一抬头就正要说谢谢,一滴血就落在了他脸上,小乞丐往脸上一摸,看着鲜血从血饮左手流了出来,有些震惊,是为了接住他受伤了吗?“……姐……”

  看来是伤口裂开了,好不容易愈合了,被大力一拉,又扯开了,往上面一看,还好没下滑太多,对着小乞丐道,“别废话,从我身上爬上去。”

  小乞丐看了看距离,“那你怎么办?”

  “爬!”血饮给了他一个很白痴的眼神。

  小乞丐只是因为刚刚稍微有些震惊,没有想到要爬上去才能拉血饮上去,这么多年,还有没谁因为他喊救命而救他,心中有些什么东西开始裂开了,他也不耽误,抓着血饮的手臂慢慢爬上了上去。

  殷寒轩看到桥上那么多人都掉了下去,刚刚还有一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孩,看着砍断绳索的人,心中很是生气,朝着他说到,“你在做什么!咳咳咳……”

  男子把剑一收,对着殷寒轩拱手行礼,“殷王爷,陈城主刚刚说了,公平竞争,各凭本事。”

  叶子霜看到男子身上佩戴的玉佩,南家的人,不好正面冲突,往南厉风那边看了过去,南厉风只是看着男子,正要开口说话,大家就看到一个人从下面爬了上来。

  小乞丐一爬上来,就趴在地上,连忙对着血饮伸手,“姐把……”还没说完,就看到血饮朝着悬崖地上落了下去了,“姐!!!!”

  这一声姐喊的,痛彻心扉,在洞口里不停的回荡。殷寒轩自然知道那人是南家人,只是,他说的没错,想要走过去安慰一下。

  只见这个小乞丐站起来恶狠狠的看着砍断绳索的男子,手深深握成拳头,他以为男孩一定会咆哮,可男孩只是闭上眼睛深呼了几口气,把愤怒给压制下来了。

  小乞丐看着男子,看到他身上的吊坠,刚刚他说的那句话,他可是听到了,“你刚刚说到公平竞争,各凭本事,是吗?”

  男子一看到小男孩,完全不放在心上,“是,怎么?要为你姐姐报仇嘛?”

  小乞丐低头轻笑了一声,“那你知道什么叫公平竞争各凭本事吗?你刚刚的那个行为叫,小人,懂吗?南家好歹也是武林盟主,江湖第一世家,天天说的行正义之事,锄强扶弱,呵。原来就是这样做的呀。”

  皇莆瑜靠在湛秦旁边,低声到,“这个小孩嘴巴很溜呀。”

  男子倒是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指着小乞丐道,“你才多大,读过书吗,知道什么叫战术吗?”

  小乞丐:“不知,但我知道,行走江湖,讲的就是侠义二字,你若是觉得有人跟你夺花,你大可与他们光明正大的打一架,尽在背后用这些阴险手段,算什么名门世家!!刚刚死了那么多人,少盟主,难道不应该给个交代吗!!”

  湛秦在皇莆瑜耳边低声到,“这个小孩挺聪明的,你猜南兄会怎么处理。”

  皇莆瑜:“还能怎么处理,当然是秉公处理了。”

  叶子霜低声到,“说的好。”

  叶子墨轻笑了一声,刚刚叶子霜就想发作了,只是看到是南家的人,强忍着罢了。

  男子似乎是有些害怕南厉风,偷偷往南厉风那里看了一眼,低头不敢说话了,南厉风对着小乞丐道,“人我会带回去,秉公处理,给刚刚死去的人一个交代。”

  黄泉跟风月离人群有些远,两人都是看热闹的态度,风月还望悬崖看了一下,“还没上来?”

  黄泉:“太滑,需要点时间。”

  黄泉这话还没落音,一个声音就在小乞丐身后响了起来,可身后并没有人。

  “还是不麻烦少盟主了,带回去太麻烦,直接在这里处理不就好了。”冷冰冷的声音,

  一只手突然出现在悬崖边上,一个人影跃了上来,稳稳得站在了小乞丐身后。

  小乞丐一看到是血饮,欢喜道,“姐…啊!”连忙捂住脑袋,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这次爱以前任何一次都疼。

  血饮敲的毫不手下留情,真的跟教训自家弟弟似的,“话多!”说完就又敲了一下。

  与此同时,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响了起来,一直断手就落在了血饮手中,这一动作,几乎就是在一瞬间完成了的,男子啊的跪在地上,就连南厉风想要出手时,都已经慢了。

  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对面的人也看呆了。

  血饮拿起那只断手就堵住了男子的嘴巴,嫌吵似的动手掏了耳朵,蹲了下来看着他,“能动手,就别动嘴。”转头看向小乞丐。

  小乞丐嗯的点头,“知道了!”

  南家弟子刷的各各抽出剑,被南厉风看了一眼,又退了回去。

  南姝蹲在男子面前,想要扶起他,毕竟是自己师兄,虽然做法让她不能接受,“我师兄已经说了,会给一个交代,你为什么还要断他手。”

  血饮看着南姝冷笑一声,手一挥,血就渐在了南姝脸上,男子直直倒在了地上。

  南姝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兄死在自己面前,看着血饮道,气的直发抖,“你为什么杀他?”

  血饮拿起匕首往男子身上擦了擦,“我说了,处理。”

  小乞丐看着血饮手中的匕首十分眼熟,低头一看自己的靴子,什么时候拿走的?

  南姝悲愤,咬牙切齿道,“你既然要杀他,那你又为何要断他手!!你岂不是在羞辱他!!”

  血饮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南姝,像一个宣判生死的阎王,“断他臂,是让他感受疼,要他命,是因为,他不配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