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七十章 成为“一个人”的一天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38 2019-09-03 08:15:46

  鬼魅正在弹琴,突然老鸨进来跟他说,有人花了一百两买他一晚,手笔很大,不过是个女人,鬼魅先愣了一愣,便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血饮依旧要了一个雅间,跟上次的位置一样,不过,周围没有人,只有她一人,鬼魅坐在她对面,伸手给她倒了一杯茶,做样子还是要做的,虽然他很想抽她两个耳光,拿他的钱买他一晚,你说气不气人!不过,这种想法也只能在脑海里想想,谁让他学艺不精,打不过人家呢,“有事?”

  血饮收回视线,又开始剥花生,依旧不吃,只是剥,这次确是放在盘子里,而不是杯子里,“听说过素手神医吗?”

  鬼魅拿起剥好的花生吃,听到血饮这么一问,朝着她翻了一个白眼,“你这不是废话,跟着殷寒轩身边的那个莫离不就是素手神医。”

  “你与她谁厉害?”

  鬼魅很公正的说到,“论医术,她厉害,论用毒,我厉害。”

  “解毒呢?”

  “那肯定是我呀,用毒跟解毒是一体的。会用毒之人,就会解毒。”

  “那你跟怪医谷老头相比?谁厉害?”

  “那肯定是他,不管是医术,用毒还是解毒。”

  “你的意思是,他解不了的毒,你也解不了了?”

  鬼魅沉思再沉思,半响才开口到,“按道理是,但,也不是绝对,这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说不定,有一天,我就比他厉害了呢。...不对,你今天就是问这些?”

  血饮突然不开口了,一动不动,唯有手还在不停的剥花生,鬼魅敲了敲桌子,“跟你说话呢,怎么不说了。”

  血饮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听过阴蚕蛊毒吗?”

  鬼魅吃的倒是挺欢乐,有个免费剥花生的人,多好,“听过。”

  “可有解?”

  “无解。”

  鬼魅看到血饮又不说话了,花生也不剥了,说明她来这里要说的事已经结束了,鬼魅却好奇了,她可从来不问这个东西,突然这么问,那肯定是有什么,“可是有人种了此毒。”

  “无,在一本书上见过。好奇。”

  鬼信!!鬼魅大脑里立马蹦出这两个字,看到她事情也说完了,正准备起身离开,就听到血饮说到,“我们谈笔生意,关于你们要的血魔花。”

  鬼魅十分警惕,他十分清楚,血饮这货跟那个老狐狸有的一拼,必须小心再小心,“殷寒轩也要血魔花,跟我谈生意?想坑我不成?”

  血饮纠正他道,“错,第一是素手神医要此花,第二,殷寒轩只是陪莫离来取此花,第三,我的任务只是保护殷寒轩,要不要这花,跟我无关。”

  鬼魅:“既然与你无关,那我们有什么可谈?若是怕殷寒轩受伤,有你在,他能受伤?”

  血饮微微一笑,“当然可谈,因为你们要血魔花,我缺钱。而我正好知道血魔花的位置。”

  鬼魅看着血饮这笑就心里发怵,“你为什么不把花卖给殷寒轩?或者莫离?”

  血饮倒了一杯茶,端起喝了一口,“因为,她们买不起这个消息,我也不想告诉他们,反正,你要不要吧,我说的东西,可从来没有假过。”

  这倒是实话,但鬼魅总觉得那里怪怪的,“多少钱?”

  “不多。”血饮伸出五根手指头。

  “五百两?”

  “五千两。”

  鬼魅哼的一声,“不谈,你这也太贵了!”

  “消息值这个价钱,不过,你可以拿到血魔花在付钱。”

  鬼魅想了想,这样也不吃亏,“好。”

  血饮拿起一百两放在桌上,起身便走了。

  血饮买了两坛酒,坐在街边,活像一个落魄无家可归的人,两瓶酒很快就见底了,血饮嘀咕一声,“太没劲了。”

  起身又去对面的酒馆买了四坛酒,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喝到第六坛的时候,有个人坐在了她旁边,一身破破烂烂的,只有一双靴子全好无损,正是小乞丐,他往血饮身上闻了闻,用手挥了挥,看着地上的空坛子,“你这是在喝十坛也不会醉吧,这酒量是不是太好了?”

  血饮往酒坛倒了倒,又空了,正准备起身去买酒,小乞丐已经起身从里面又拿了四坛,递给她一坛,其他的则放在了她旁边,“明天去血魔洞,你去不去?”

  血饮喝了一口,擦了擦嘴角,往小乞丐看了一眼,“你去?”

  小乞丐像是有心事似的,不像前面那么夸夸其谈,膝盖曲着,双手放在膝盖上,下巴放在手上,看着前面青石路,嗯了一声。

  血饮倒是不由多看了他两眼,难得这么安静,看表情就知道有心事,“怎么?被打了?”

  小乞丐摇了摇头,“不是,今天,一个很特别的日子。”

  “既然特别?那为何这副表情?”

  “因为这个特别不是那个特别,这个特别,是悲伤的,是我成为“一个人”的一天。”

  血饮倒酒的手在半路之中停了下来,就酒瓶递给了小乞丐,小乞丐抬头看她,“你不是不准我喝?”

  “今天特别,例外。”

  小乞丐却摇摇头,“不喝,明天还有事。”

  血饮晃了晃手中酒,不喝算了。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谁也说话,直到那四坛酒只剩下血饮手中的一坛时,小乞丐看着血饮喝酒如同喝水一样,虽然脸上依旧是冷冰冰,压根没有一点醉意,听说,在深夜里喝酒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像他们这种杀手,故事只怕也不知一件两件吧,开口到,“今天,是不是也是你特别的一天?”

  血饮没想到小乞丐会突然这么问,手放在膝盖上,看着眼前的酒馆,似乎是在想什么,脸上神情淡淡的,依旧什么也看不出来。

  小乞丐看到血饮没说话,又问了一句,“也是成为“一个人”的一天吗?我听鬼魅姐说过,进天香阁的人,都是孤身一人,都是没有亲人的人。”

  血饮伸手,小乞丐连忙一缩,看着血饮,血饮确实把手放在他脑袋上揉了揉,“夜深了,快去睡吧,明天不是还有事?”

  小乞丐嗯的一声,起身道,“你不走吗?”

  血饮起身往客栈走去,拿起酒坛朝着小乞丐挥了挥手,“后会有期。”

  小乞丐看着她摇摇晃晃的步伐,都不知道她是醉了,还是没醉,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别的另一个方向走了。

  血饮站直身,转身向后看去,无声道,“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