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六十八章 误打误撞见冰棺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50 2019-09-02 10:07:18

  血饮按着自己脑海中所走过的路,在脑海中绘制了一张地图,可她不知道,机关移动,所有的通道走位都以改变,让她渐渐偏离了方向,而是往悬崖相反的方向越走越深。

  两人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血饮不断的打着冰墙的时候,百米处,既然打通了一个通道,血饮伸手拿过殷寒轩手中的火折子,照了照,通道有一人半高,四周依旧是冰,难不成,通道没有消失?

  两人慢慢往里面走去,火折子微微有些摇曳,血饮低声到,“有风。”

  殷寒轩:“离出口不远了。”

  血饮走到一个转角,又是一条死路,正要动手摸机关,听到殷寒轩开口到,“最中间的位置。”

  血饮依言一按,墙门就来了,本想开口问他怎么知道的,就被眼前奇怪的景象愣住了。

  一个不大不小的房间,冰墙上都挂着红色的帘子,一边一套男子穿的喜服,还有一个台子,放着红蜡烛,果盘等等,所有的构造就是一个拜堂成亲的地方,只是,最中间放着一口棺材,显得有些诡异。

  两人往棺材走了过去,里面躺着一位穿着喜服的女子,头戴金钗,峨眉初黛,肌肤胜雪,双手叠放在腹部,就像一个睡着的美人,血饮伸出两指放于鼻孔之中,“死了,这人看上去好像没死多久。”

  殷寒轩摇了摇头,“这口棺材名为玄冰棺,有保尸身不腐之功效,此人至少已经死了几年了。”

  “你如何得知?凭借一口棺材?”

  “不,你看她的喜服,这套款式的喜服十年前曾流行与京城,盛行一时,如今,早已无人穿这种款式的喜服了,所以,一定不是这最近才死的。”

  血饮看了看这喜服,她从来不关注这些,死了几年了?为什么不下土,而是放在这里?“那这个女子是谁呢?为何要穿着喜服躺在棺材里?”

  血饮趴在棺材上,盯着女人的脸仔细看了看,突然,看到女人的嘴巴好似微微张开了,还没等血饮看仔细,就听到脚步声,连忙拉着殷寒轩躲在床底下。

  侧头看过去,便看到一双鞋,看脚形,应该是一位男子,先是往放红蜡烛的地方去了,没多久就往玄冰棺这边来了。

  就算视线在往上,也只能看到腿部膝盖的部分,只看到男子站在玄冰棺材边,自言自语道,“阿竹,我来看你了,我今天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雕梅,可是我自己亲手做的,你以前,总是说,你要吃有兔子形状的,我学了好久,终于学会了,就等着你醒来,便可以吃了。”

  男子微微一顿,伸手往女子脸上摸了摸,“阿竹,你躺着这么久,一定累了吧,你放心,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醒过来了,只是,你还是一样好看,我却老了好多,不知道,你醒来会不会嫌弃我...”

  久久没有声音,血饮就看到男子一动不动,站在玄冰棺边,久的让血饮觉得他是不是趴在玄冰棺睡觉了的时候,男子突然一动,开口到,“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醒过来的。”

  血饮听到机关转动跟关门声,这才探出脑袋先看了看,从床底爬了出来,“你说这个男人是谁?是陈欢吗?”

  殷寒轩正了正发冠,“不是,是陈欢的管家,先出去再说。”

  殷寒轩特意留意管家走的时候的方向,殷寒轩动手转了转旁边放置火烛的烛台,往左转了一圈,手一顿,他听到的声音一共是转了四圈,手一动,往右转了三圈,墙门慢慢来了,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到血饮还在盯着棺材里的女子看,说到,“血饮姑娘,可以走了。”

  血饮嗯的一声,临走时,还望女子那看了一眼,两人在通道里七转八转,走出来时,竟是寺庙的后院,还能听到从寺庙中传出来的念经声,后院空无一人,这个洞口的位置是在这颗槐树后面,位置还真是够隐蔽的。

  两人走出寺庙时,已经是午时一刻了,还没等两人喘口气,就看到陈欢带着人在找人,还有四大世家,南,湛,叶,皇,都在,最着急要属叶子霜跟莫离了。

  血饮还以为是在找她,看来,是看到殷寒轩不见了,看了看两人身上的衣服,拖着殷寒轩进了一家布衣店,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血饮依旧拿起面具带了起来,两人心照不宣的,顺着他们寻找的方向走去,像是在逛街似的,血饮随手在摊位上拿了一把折扇,刷的一开,“这把扇子,你觉得画的如何?”

  殷寒轩拿过血饮手中的折扇一看,“我觉得……”立马合了起来,耳根便是一红,扇子上画的的是一副女子深闺图,只是,这女子,穿着……穿着也……

  血饮看着殷寒轩渐红的脸,这人该不会是还没看过这些吧?都已经是弱冠的年纪了,血饮看着他那张憋红的脸,实在是很想笑。

  殷寒轩把折扇一一折好,似乎是下定决定要跟血饮说什么,抬眸看她,“血饮姑娘,”

  血饮憋着笑,嗯哼两声,清了清嗓子,“殷王爷是否觉得这把扇子画的特好?上面的女子特美?”

  “我……”

  “寒轩哥哥!”

  “王爷!”

  “寒轩!”

  殷寒轩微微垂眸,正要说话,就被那边的人发现了,就算想说也不能说了。

  莫离跟叶子霜最先跑了过来。莫离开口到,“寒轩哥哥,你去哪了?”

  叶子霜则是瞪眼似的看着血饮,“你怎么在这?”

  血饮指了指殷寒轩,指了指自己,“……碰巧而已。”

  叶子霜哼了一声,指着血饮,“一定又是你想要见寒轩哥哥,偷偷把他带出来是不是!”

  殷寒轩拉了一把叶子霜,“子霜,真的是巧合。”

  血饮往殷寒轩那边看了一眼,这人不过是看了一副稍微有点露点的,其实,也就是露出一个肩膀罢了,跟鬼魅那些春宫图比起来,简直是差远了,就脸红的不行,这撒谎起来,还真的脸不红心不跳呀。不错,不错。

  符文宇松了一口气,“王爷,你出来也跟我们说一声,害我们担心死了。”

  莫离:“就是,寒轩哥哥,你干嘛一个人出来,是不是她……”莫离眼睛看向血饮。

  南厉风一来就一直在打量着这个戴面具的女子,寒轩出来至少会跟文宇打声招呼,难不成,这个女子对于寒轩来说,别有深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