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六十七章 脱险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767 2019-09-01 08:39:52

  箭羽在中心时,便落了下来,轰的一声,皇莆瑜跟湛秦两人不得不飞身往后一退,又是一轮箭羽,皇莆瑜骂了一声,“妈的,谁呀,就不知道先问问有没有人吗?”

  “瑜兄?”三人看到从洞口出来的南厉风,皇莆瑜脸上一喜,要给南厉风一个大大的拥抱,“南兄?”

  南厉风及时伸手阻止了皇莆瑜的动作,“别动。”

  皇莆瑜哦哦的点头,差点忘了,举起双手,“我不动,我不动。”

  黄泉仔细打量了南厉风,此人便是南断天的儿子了,内力深厚,武功在他之上,不过,却还是不如血饮,要是血饮,刚刚的那只箭羽会直直钉在墙面,而不是半路掉了下来,那个人在黄泉眼中,有点像个怪才。

  看刚刚南厉风的行为,应该是和他想的一样了。

  南厉风看了一眼黄泉,“这位是?”

  黄泉妩媚一笑,“下在黄泉。”

  南厉风早有听闻天香阁杀手黄泉,着男装,竖女发,说话喜欢男女转换,虽从未见过本人,如今一见,只看长相还不错,在看全身,起鸡皮,南厉风微微一笑,“在下南厉风。”

  黄泉呵的一笑,“我知道,武林盟主南断天的儿子。”

  南厉风只能尴尬的一笑,没想要这男女转换的声音听起来,比他这身打扮还让人无法忍受!

  四人不约而同的用着南厉风刚刚的办法,穿过十多个冰室,皇莆瑜瘫坐在地上,实在是累的不行了,这样就算没有憋死,只怕,还没找到出口,就已经把自己给累死了,不免有些抱怨,“南兄,我们要不要换个办法。”

  湛秦往皇莆瑜身边一坐,拍了拍他肩膀,看着蹲在地上抱着脑袋的黄泉,“没有谁愿意困死在这里,都很想出去。”

  皇莆瑜唉的一声,“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这个办法不行,那就换了办法。”

  南厉风安慰道,“放心吧,会出去的。”

  黄泉拿起箭羽往冰底上画了起来,他记性没有血饮好,只能画出个大概,南厉风蹲了下来,看着黄泉画的,全是还没变化之前的通道,“你记性很好。”

  黄泉摇了摇头,“我认识一个人,她记性才叫好,过目不忘。”

  南厉风往地上一坐双腿一盘,盯着黄泉画的沉思了起来:“我也认识一个人,她记性也很好,过目不忘。”

  黄泉抬眸看着南厉风,血饮过目不忘的本事,也就天香阁几个人知道,南厉风怎么知道的,“我们该不会认识的是同一个人吧?”

  南厉风眼眸有那么一瞬间得黯然,:“不是,她,已经死了。”

  黄泉哦了一声,看着自己画的东西,现在应该是所有的通道都没有,都是这种一间一间的冰室,原来,每个冰雕下来就是一个冰室,虽不同,若是把那条通道堵住,那么,所有的冰室就跟这些冰室一样了,他掉下来时,通道并不是扩大,而是缩小,会不会……所有的通道都是缩小消失不见,只剩下这五十个冰室,要是这些冰室之间成为一个圆形?那不管怎么走,都不过是在转圈圈,所以,要找到出路只能是……

  黄泉抬头看向南厉风,南厉风笑了笑,“有话不妨直说。”

  黄泉指着那些通道,把自己所想的跟南厉风说了一遍,南厉风很快就听懂黄泉的意思了,说到,“你的意思是,找箭羽刺不穿的冰墙,不断的打,不断的打,说不定能打出一条路。”

  黄泉很是欣慰的点点头,好似还有一些赞同他的说法。

  皇莆瑜听到南厉风说的,这不就是在等于他们前面打的都白费了,正要发作,被眼疾手快的湛秦一把蒙住嘴巴,按住身体,湛秦对着南厉风跟黄泉一笑,“你们继续,不用管他。”

  黄泉虽说是杀手,但杀手也不都是厚颜无耻的,像鬼魅跟血饮那样,完全把不要脸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完全可以说是不要脸,没有脸,一个喜欢偷他的头饰胭脂水粉,一个喜欢偷他的钱,偷也就算了,还不承认!!!!

  他多多少少还是爱点脸的,幸好这个提议是南厉风提出来的,不然……他往南厉风那里看了一眼,也有些不好意思呢,他赶紧说道,“这些相同的冰室也许是一个圆形,所以,我们应该打冰墙后面是冰墙的,我们虽然无法一次性打穿,但,只要一直一点点像挖地道一样,肯定会有出口,但,我也不能保证能出去。”

  南厉风深思了一下,现在也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和刚刚一样,二是,换这种办法,他看向湛秦,“秦兄,你觉得如何?”

  湛秦摸了摸下巴,说到,“反正都是打,打什么都一样,不如,就换这种吧,试一试。”

  三人齐齐点头,皇莆瑜指了指自己,呜呜呜的说不出话,怎么没人问问他的意见!

  血饮不过才走了三个冰室,就停了下来,两人皆是发现了有些不对劲,殷寒轩跟黄泉想的一样,“我们不如往穿不过的墙打吧,或者…”

  血饮拿起手中的箭羽指了指地上,“或者向下或向上?”

  确实如此,殷寒轩指了指上面,“要不向上。”

  血饮却摇了摇头,指了指左边,“这边。”

  按照殷寒轩所想,那么所有冰室都成为冰雕下的五十个冰室,通道全都没有了,它记得她呆在的那个冰室,离出口并不远,而出口离悬崖体,也不远,虽然,往上可能出去的更快,但被陈欢发现的可能性也大,耗费一些内力,但,可以避免麻烦。

  而南厉风那边,南厉风跟黄泉认为向下是出路,皇莆瑜跟湛秦认为向上,但,南厉风跟黄泉似乎并不打算考虑考虑他们的意见,直接向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厉风突然听到脚步声,做了一个嘘的动作,低声到,“我听到脚步声了。”

  皇莆瑜心中一喜,正要开口说话,又被湛秦给蒙住嘴巴了,湛秦轻声到,“小声点。”皇莆瑜点点头,“好,我知道了,我就是有点兴奋。”

  黄泉仔细听了听,脚步声并不是很多,看来和他所想的一样,下面的冰室被扭转倒过来了,只是这个位置有点尴尬,好像就是在青石路旁边,要是现在打穿出去,肯定会被发现,“要是不想被发现,便只能是晚上出去了。”

  皇莆瑜轻轻啊了一声,“不用呀,你不是在这里,只要把你交出去不就行了。”

  黄泉似乎接受了皇莆瑜这个提议,点了点头,“也可以,只是,你们如何跟陈欢解释,你们也在里面的事?”

  湛秦摸了摸下巴,“其实,我们可以先画出一个圆圈,这个位置,应该是在一排冰雕的后面,只要小心一点,有人看到,就说是在欣赏冰雕,正好还可以把人引开。”

  南厉风一笑,“有点冒险,但可行。”

  湛秦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这第一人,非南兄莫属了。”

  “好。”

  皇莆瑜总手肘碰了碰湛秦,“为什么第一人是南兄呀?”

  湛秦拍了拍自己脸,“因为脸呀,太帅,没办法。”

  南厉风听了无奈的摇摇头,不免解释道,“秦兄的意思是,我轻功最好,所以先上。”

  湛秦微微耸了耸肩膀,却拆穿了。

  这个时候,丫鬟忙的忙打扫,忙的忙伺候主子,忙的忙伺候上宾,还挺少有人往冰雕过来过去的。

  等到湛秦最后一个出来时,都无人发现,他把洞口盖好,“还是多亏了黄泉公子。”抬眸就看到黄泉刚刚站的地方空空无也,“人呢?”

  南厉风一直在注意拱门那边是否有人出来,一时也没留意,听到湛秦一说,才看到人不知何时走了,皇莆瑜狠狠的一跺脚,他不过就是转身拉了湛秦一把,一人就跑了,“怎么能让他跑了,一定是往这边跑得,那边南兄正看着,我去追。”

  湛秦一把没拉住,看了一眼南厉风,两人摇摇头,只能跟了上去,而黄泉压根没走,他只是躲在了冰雕后面,这些冰雕有大有小,大的挡住他绰绰有余了。

  往皇莆瑜他们走的地方看了一眼,也不敢逗留太久,拿着血饮给的地图,找到躲下人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