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六十六章 脱险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82 2019-08-31 08:47:43

  每动一步便会触发机关,这样不仅耗费体力,内力,空气也是有限的,原地不动所能触摸的范围也就这样大,看来,只能先把这些烦人的虎头给处理了才对,让它们吐不出箭羽。

  血饮看着一边的殷寒轩,说到,“殷寒轩,我那天看到你在鬼森林躲过那些蔓藤,以前,可是习过武?”

  殷寒轩嗯的一声,神色有些暗淡,“嗯,血饮姑娘可是想到什么?”

  “那你躲过这些箭羽,坚持一分钟?能行吗?”

  血饮这么一说,殷寒轩大概猜到她想要做什么了,点点头,“可以。”

  血饮往地上拾起一把箭羽,从中砍断一半,飞身手中四枚箭羽就朝着右边的虎头口中扔了过去,箭羽卡在虎头口里,只是她一落地,箭羽又吐了出来,被她堵住的虎头没有在吐,被卡住了。

  血饮一个下腰旋转躲过箭羽,左脚用力,一个飞身,依旧是四只箭羽其发,朝着不同方向而去,再次落地时,箭羽也没有在射出来,血饮拍了拍手,“好了,可以动了。”

  只是两人来来回回无数次,上下左右都摸了,依旧没有发现异常,血饮还怕机关是在虎头上,还动了动十六只虎头,依旧没有反应,难不成……没有出去的机关。

  殷寒轩手微握放在唇边微微咳了咳,“血饮姑娘,我有一个想法。”

  血饮躲在地上,那些箭羽乱画着,“说。”

  “我在想,血饮姑娘是否能打穿这些冰墙?”

  血饮手依旧没有停,“能,但若是冰墙压着冰墙,可能要费上许多时间。”

  “不用,也许会有其他墙后是冰墙压着冰墙,但一定还会有其他也许类似我们这种的空间,若是都是冰墙压着冰墙,那为何不直接把这个空间也关闭了呢?”

  血饮手一顿,“你是说,也许那些通道都变成冰室?只要朝着一个方向,总能出去!”

  “对。”

  “一面墙一面墙的去打?”

  “不需要,你可以先拿箭羽刺穿墙面,自然就知道那里可以走了。”

  血饮站了起来,正色的看了一眼殷寒轩,这个人,有时候还挺聪明的,有时候,又蠢的可以,“我试试。”

  用脚一摞,四支箭羽被她用脚尖叼起,往上一抛,右手撑地,两腿往前后一分,在一个旋转,四支箭羽就朝着冰墙四个方向而去,而血饮好似只是单手翻了一个跟斗似的,站在了一边。

  但左右两边的箭羽都从冰墙穿了过去,掉在了另一边,血饮跟殷寒轩各走一边往那个小洞里看了看,和这边一样,也是冰室,但至少证明,殷寒轩的逻辑是对的,血饮往殷寒轩那边看了一眼,“我们走那边?”

  “两边存活几率都是一样的,随便吧,你想往那边便往那边。”

  血饮指了指自己这边,“这边吧。”这样就不用自己走过去了。

  退后两步,右手微微发力,气运丹田,朝着冰墙便是一掌,轰的一声,露出一个半人高的洞口。

  殷寒轩微微有些震惊,他知道她内力深厚,可怎么也没想到有如此深厚的内功,要是厉风跟她打一场,只怕也不是对手,第一杀手的称呼,果然名不虚传。

  血饮弯腰走了进去,却对殷寒轩道,“你先在这里等下。”

  她一进去,往前一走,又是无数箭羽,血饮直接从空中接住射过的来的箭羽,朝着虎头扔了过去,如同箭无虚发,各各射中,对着洞口喊到,“进来吧。”

  血饮拿起箭羽朝着冰墙而去,但穿透的方向,是四个方向,看来,并未殷寒轩想的那么简单,也许所有的冰室如同通道一样成为了一个迷宫,“现在如何走?”

  殷寒轩倒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先往前走。”

  鬼魅扶了扶头发,一扭一摆,眉开眼笑,回了自己房间,一关门,笑容瞬间消失,黄泉已经三天三夜没有消息了,该不会被抓了吧?刚坐下……“谁?”

  拿起桌上的茶杯就朝着过道幔帘扔了过去。小乞丐连忙喊到,“是我,鬼魅姐。”从旁边走了出来。

  鬼魅手中一道掌风一收,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水,“你怎么来了?”

  小乞丐坐在他旁边,也不跟鬼魅客气,端着鬼魅给他倒了茶喝了一口,“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鬼魅一笑,“你来,不就已经证明你想说了。”

  “好吧”小乞丐压了压嗓子,往鬼魅这边凑了过来,“其实,昨晚我跟着大婶去了第三层,遇到娘娘腔了,他们本来是要合作的,但两人到了厨房,娘娘腔不小心踩到机关了,我便先从通道里逃了出来,可是,我一逃出来,那个陈欢的管家就带着人守住那个洞口了。这不,一夜过去了,我去了大婶住的客栈,还没回来,我在想,是不是出事了?”

  鬼魅眉头一皱,“大婶是谁?”

  “哦,就是冷血无情的血饮。”

  鬼魅呵呵一笑,“前段时间你不是喊她大妈吗?又改名了?”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都不担心他们吗?就不怕他们被抓,把你跟风月哥供出来?”

  鬼魅看他似乎有几分担心,神色稍微严肃了那么几分,“现在那个陈欢也不没什么动静?这就说明...”

  小乞丐啪的往桌上一拍,说到,.“我知道了,所谓没有消息的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鬼魅拍了拍胸脯,他这还没说完呢,怎么一惊一乍的,但还是点了点头,“放心吧,说不定早就出来了,正在那吃东西呢。”

  鬼魅把小乞丐一打发走,换了一身衣服,依旧是女装,看了一下血饮给的地图,往冰城后面的洞口找了过来,只是,他逛了一圈,只看到一个悬崖,什么也没有呀,连人都没看到,难不成还有其他洞口?不应该呀?血饮那天就是跟他一起出来的,他说的出口,一定就是血饮说的这个。

  难不成洞口被人堵住了?可这里风雪这么大,洞口本就很难发现,要是别人堵住,那更难发现了。要是今晚过后还没出来,那就只能进去看看了。

  卯时一到,铜锣声便响起在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挨家挨户的灯笼更多的便点燃了,街上人渐渐多了起来,陈欢从二夫人房间出来,伸了一个懒腰,就看到管家匆匆忙忙的往这边赶了过来。

  陈欢与管家微微走到一边,管家在陈欢耳边低声到,“出口被人堵了,守门的几个弟子,也不见了。”

  陈欢神色一沉,“可是那两人出来了?”

  管家摇了摇头,“不知,但若是那两人杀的,完全没有必要在把洞口堵住。不是多此一举吗?”

  “去通道查看的弟子可有损失?”

  管家用手挡住嘴巴,附在陈欢耳边说了一句。

  陈欢脸色大变,“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