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六十五章 突变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888 2019-08-30 08:09:47

  黄泉怎么也想不到,既然会碰到皇莆瑜跟湛秦,好死不死的是,他跟皇莆瑜之间有点仇,这仇其实也算不上什么仇,只不过是在三年前,他路过乌木镇,看到一条狗,还挺可爱的,便将自己买的还没吃的包子给它吃,结果,那包子既然有毒,将那条狗给毒死了。

  好死不死的是,这条狗竟有主人,主人就是皇莆瑜,他也没想到会这样,肯定是被仇家追踪,打不过他便只能下毒了,可这一切被皇莆瑜看到了,就一口咬定是他杀了他的狗,说他连条狗都不放过,天知道,他多么喜欢狗。

  皇莆瑜一看到是黄泉,就想起他的爱狗,牙痒痒道,“黄泉,今天,我便要为我的乐乐报仇。”

  黄泉脑袋一垂,叹了一口气,湛秦看出黄泉并不想打,并不还手,只是闪躲,他也知道皇莆瑜狗死的事,他觉得皇莆瑜有点小题大做了,毕竟,这事都过去三年了。

  只是他刚想开口劝上一劝,通道两边的墙突然往中间靠拢,三人皆是一共用手脚抵住,只是,还是无法阻止两面墙的靠拢,突然脚底一空,三人一同掉了下去。

  南厉风跟丢了人,便慢慢在通道寻找出路,为了避开陈欢的人,不知道自己是按了那里机关,进入了一个冰室,冰室很高,还没等他找到机关所在,亦是一阵阵的振动,左右两边的冰墙如同从空间断开了一样,一左一右往中间而来,南厉风往上一跃,刚站闻,头顶上的冰块就一块一块的掉了下来,要不是他身手快,躲闪及时,非要被冰块砸死了。

  南厉风看着掉落的冰块,整整齐齐的往地上加厚了一层似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原本可以有两个房间叠加的大小,现在却只有一间房间大小,成为了一个封闭式的状态,四面墙出现了十六个虎头,各各张开着嘴巴,跟血饮跟殷寒轩变动的冰室一模一样。

  皇莆瑜扶着腰哎呦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黄泉破口大骂,“你这个衰星,碰到你就没好事,一定又是你那个仇人想杀你,才不小心碰到机关了吧!”

  黄泉就地而坐,好似摔在了棉花上似的,一点也不觉得疼,往冰墙一靠,打量了一下环境,封闭空间,看来,是打算将他们活活憋死了,“闭嘴,节约空气。”

  “你敢让我闭嘴!”皇莆瑜拿起剑就朝着黄泉而去。

  湛秦还都来得及拉住皇莆瑜,无数的箭羽就跟他们打招呼了,三人都不敢怠慢,应付着箭羽,可箭羽始终是没完没了似的,黄泉觉得不对,不可能有没完没了的,机关安装的箭羽一定是有数量规定的,刚刚皇莆瑜好像就是走了一步,便触发了机关,黄泉向他让人看去,都是在变换身形的挡箭羽,难道……

  “站在原地挡箭羽。”黄泉开口的同时,湛秦跟皇莆瑜听了,站在原地不动,没多久,箭羽便停了。

  湛秦用了一个赞赏的眼神看向黄泉,“厉害呀,只是,你这声音能……”

  黄泉:“不能。”

  “好吧。”

  皇莆瑜:“喂,我说,你知道不知道你这声音听起来很让人恶心呀,还以为自己是在唱双簧吗!!?”

  黄泉压根没理会皇莆瑜说的,天香阁里面的人,从不会被人说几句难听的话而激怒,这些话,皇莆瑜还算不太会骂人的,比这些难听的话,他听得都要耳朵是茧子了,现在还是想办法出去才是最重要的,空气有限,时间有限。

  “喂,我……”

  皇莆瑜还没说完,指着黄泉的手被湛秦一拉,“皇兄,现在环境是完全封闭的,少说话,找机关,先逃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皇莆瑜好似现在才知道环境是完全封闭的,往四周一看,“赶快早,我都不想被闷死。”说完就往旁边走去,完全忘了刚刚的情况。

  “别动!”黄泉跟湛秦异口同声,可为时已晚,箭羽又唰唰的射了过来。

  黄泉挡着箭羽低声骂了一句,“傻逼!”

  皇莆瑜一边挡,往后一退,靠着墙,“我又不知道移动一步就是机关,我知道我还会踩吗!你知道你又不说!”

  湛秦:“好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趁着现在机关已经动了,我们四人各自推倒四面靠墙。”

  黄泉把剑一收,“没用,就算靠墙,你也要移动才能找机关,而这里面,只要你一动便会触动机关。”

  皇莆瑜喘了喘气,这位太恐怖了,“这人也太狠毒了,触动机关就要耗费体力,空气也要的更多,他这是要让我们,不是被射死,就是被累死,命大没死的,也要活活憋死呀。”

  湛秦听了低头一笑摇了摇头,对着黄泉到,“那黄公子可有什么高见?”

  他们两人武功都不低,人多力量大,说不定能早点逃出去,黄泉说到,:“如今这局面,大家也只有齐心协力,才能逃出去,我们可以一起试试打穿冰墙,既然每走一步都是机关,那就只能用死办法了。”

  湛秦摸了摸下巴,提出一个问题,“若是这冰墙后面也是冰墙呢那压根无法打开。”

  黄泉摇了摇头,“不会,这个密室动用机关后来形成的,而不是一开始就是如此,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些通道可能都变成了这些一间间密封的冰室,所以,上下左右前后一定有一面墙是可以通往其他冰室或者别的地方。”

  皇莆瑜:“要是按你这么说,那我们不是要打开六面墙?”

  还没等皇莆瑜这话落音,一根箭羽就从旁边的一边墙穿了出来,直面黄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