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六十四章 突变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83 2019-08-29 07:54:41

  黄泉低头看着从通道出去的仆人,看着他们消失在尽头,才从上面跳下来,取下他手中带的铁抓,伸手往其中一个地方一按,五个铁爪子一收,成了一个小铁球,“幸好把你带来了,看来,今晚要躲过追杀,要看你了,小球球。”

  黄泉撸了撸自己的头发,走进刚刚下人走过的通道,没走多远,像是在随手一按,一道门就开了,往里面走了进去,只是门还只关了一半,黄泉又立马退了回来,这个地方那些仆人已经走过了,那就说明不会再来,只要在这里呆上几个时辰,不就安全了。

  这样一想,索性靠着冰墙坐了下来,就当休息休息,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包裹,里面全是点心,

  “还是我聪明,知道拿点备用,你说是不是。”

  “是呀,这天下间没有比你更加聪明的人了。”

  “小嘴真甜,来,这个桃花味道的就给你了。”

  一人自言自语说着,一男一女搭配,让不知情的人听起来,还以为是一对小情侣在聊天。

  血饮借着血饮刀躲在通道顶上,躲过几次与陈欢仆人差点撞上的危险,血饮坐在一个四四方方的像个房间的小冰室,前面有一个类似滑滑梯的东西,血饮知道,这条路通向的就是冰雕的位置,但是通道很滑,而且,还是往下的方向,压根上不去。

  不过这个仆人从这些通道进来,那肯定也不会往这些通道出去才是,躲在这里,至少不会遇上陈欢的人,最多的可能性是遇到黄泉跟他们。

  血饮把火折子一吹,瞬间让自己陷入黑暗之中,往背后的冰墙一靠,从怀里掏出一个硬棒棒的东西,是一个肉包子,可能因为在里面呆的有些久,包子都变硬了。血饮拿起用力一口咬了下去,其实,她现在最想喝的是水。

  殷寒轩发现每条“死路”的机关都在一个特定的位置上,都在最中间的位置,这些通道虽然是凿出来的,但上面的纹路,就像是用一块一块的冰堆上去的,也许是为了让人引起一种视觉疲劳,在相同的通道,冰冷的环境,血液流行性减慢,人们只想着快点找到机关出去,不会在意这些细节。

  这种发现让殷寒轩脚步快了不少,只可惜,血饮并不是每一路都是按着走到无路,两人原本已经岔开,但殷寒轩因为体内寒气和外面寒气的双重作用下,早已没了太多的体力,咳嗽声亦是越来越频繁,虽极力的压制着,可,还是忍不住靠着冰墙低头咳起来。

  血饮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但就算是幻听,咳嗽声也不会一直响个不停吧,靠近冰墙仔细一听,果真有人,不会是殷寒轩吧?血饮靠着冰强很轻的喊了一声,“殷寒轩?是你吗?”

  殷寒轩先是一顿,以为自己一定是听错了,贴着冰墙听了听,什么声音也没有,看来,是太冷,大脑都被冻的出现幻听了,只是,现在血饮找不到,自己又被困在了里面,要是再出不去,非冻死不可,转身背靠着墙,微微喘息着。

  血饮听了听,没人回应,可明明就有喘息声,难不成不是殷寒轩?也不对,若是他们,习武之人,她说了一句,肯定能听到,听声音只有一人,陈欢的人都是结伴而行,两两或三,难不成还有别人进来了?

  血饮越想越觉得是殷寒轩的可能性大,这种频繁的咳嗽声,一听就是有病的人了,血饮又说了一句,“殷寒轩,是不是你?”

  咳咳咳……殷寒轩这下倒是比上次听得更清楚了,连忙靠着墙,低声到,“是血饮姑娘吗?”

  果真是他!这人脑子坏了不成?这种地方也敢来?不怕冷死吗?血饮把手中的火折子一吹,往冰墙机关一按,墙一开,就看到殷寒轩忽明忽暗的脸,但血饮脸色确是更加冷了。

  殷寒轩看到血饮倒是温润一笑,“血饮姑娘,咳咳咳…咳咳咳,总算找到你了。”

  血饮一把把殷寒轩拉了进来,手中的火折子都被血饮一拉被风吹灭,血饮吐出两个字,“坐下。”

  殷寒轩哦了一声,依言坐下,从怀里拿出药瓶,还没开口,眼前一黑,肩部就被血饮一打,人立马转了一个方向,一股温暖醇厚的内力便沿着全身经脉游走着。

  殷寒轩手紧紧握住那个拿药,也许温暖是一种会让人上瘾的东西,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冰冷,可突然有一天,让你感受到你曾经渴望了已久的温暖,虽然,这种温暖持续不了很久,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很渴望,渴望可以活着长久些,渴望可以感受到体内自发的温暖,感受到阳光晒在皮肤上的温暖。

  殷寒轩一感受到血饮收了功力,拿起手中的火折子吹了吹,转身看向血饮,把手中药瓶提给她,“这是上好的金疮药,你拿着。”

  “你不要告诉我,你进来,就是为了送这个?”

  殷寒轩眼睛微微一笑,“嗯。”

  血饮脑袋往后一靠,也不去接殷寒轩手中的药瓶,侧头就这样看着他,觉得很是心累,这个人,一定是老狐狸派来整治她吧?她只是想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明明很想活着,却总是把自己陷入一种危险之中,难不倒不应该是远离那些会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的东西吗?要不是不在乎自己的命?又何必还来取血魔花?

  血饮转过头,看着眼前,“不用,你自己留着。”

  “血饮姑娘,这药你一涂上三天,伤口便可痊愈了。”殷寒轩把药瓶往血饮面前凑了凑,“真的,我不骗你。”

  血饮没好气正要开口,突然地震似的,四周动了起来,冰室在发生变化,冰墙最上面的地方一进一出,出现一些虎头,虎头上面各各顶着一盏灯,似乎是与空气接触,亮了起来,那条可以从冰雕下来的路,被移动的冰墙挡住消失不见了,血饮一把拉住殷寒轩的左手,想要去往通道,可身后的冰墙也发生了变化,机关也不见了。

  好一会,才停止了振动,现在完全成了一个封闭式的冰室,空气都是有限的,殷寒轩指了指上面,四面冰墙,都出现四个虎头,一共十六个,“那些是什么?”

  血饮摇了摇头,拿起自己火折子吹了吹,“不知道,找机关。”

  殷寒轩点点头,脚刚跨出一步,像踩到什么机关似的,十六虎头从口里吐出一支支箭羽,朝着四面八方射了过来。

  血饮一把把殷寒轩拉在身后,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挡住了射过来的箭羽,殷寒轩躲在血饮身后,身后抹上背后的冰墙,一定会有机关的。

  箭羽像是有时间规定,或者有一定数量,不过维持了几分钟,便停止了,血饮往虎头看了过去,该不会是每踩一步,便就会射箭吧?血饮对着身后的殷寒轩道,“你往旁边走一步。”

  殷寒轩点点头,往旁边走一步,箭羽唰的射了过来,血饮低骂了一声,还真是走一步都是几个机关呀。

  一轮箭羽过去,血饮让殷寒轩站在原地别动,她需要休息一会,黄泉在里面呆了两天都没有发生这种事?一定是有人按了机关,改变了通道所有的布局,看来是陈欢没有抓住他们,便想让他们死在通道里,一举两得,这个陈欢,手段有点狠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