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六十三章 偶遇南厉风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26 2019-08-28 08:17:07

  哗啦一声,血饮从水池冒了出来,头上盯着几片花瓣还有药材,很是嫌弃得甩了甩的头,往脸上抹了一把,看着正在往墙上抹的殷寒轩。

  她本来是打算进去通道,但走到通道,就听到隐隐的说话声,她灵机一动,虽说这水池上面飘着花瓣,还有无数药材,还是殷寒轩洗过澡的水,有些脏,还是不被发现要紧。

  殷寒轩看着水池里的血饮,微微一愣,从旁边拿起一块干净的毛巾递给血饮,她刚刚脸上嫌弃的表情他可都看见了,“这水,我没用过。”

  血饮往水池看了一眼,从水池走了上来,是吗?“你不用,为何搞这些?”

  一出来,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紧接着身子,曲线暴露无遗,殷寒轩耳根一红,连忙转过身,背对着血饮,“文宇他知道我每日要洗澡,便备下了。”

  血饮没有看到殷寒轩突红的耳根,哦了一声,不对,“我不就是跟他说了你手,背有伤吗?他怎么还让你洗澡?”

  说起这事,殷寒轩就扶了扶额头,那天一回来,符文宇就拿着他的手看个不停,“不是说手背有伤吗?伤呢?”

  血饮一笑,也是,手背,听起来让人确实容易误解,但她说的时候,明明就有停顿一下,“他没能理解,你就不会自己说?”

  殷寒轩拿了一套自己没有穿过的衣服递给血饮,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先换我的吧,这样容易感冒。”

  血饮往旁边凳子上一坐,“不同,用内力蒸发干就好了,我坐会就走,你手如何了?”

  殷寒轩把衣服放在一边,看着血饮全身上下散发着热气,内力深厚,就是任性,“无妨,你左手还好不?”

  唉,见一次,问一次,早知道不问他手的事了,拿起桌上的点心吃了一口,“没事,我先走了。”

  “血饮姑娘,你要不还是留下来吧。”

  这个陈欢,通道都不放过,也不知道黄泉如何了,但她留在这里一样出不去,“我在这里,只会给你惹麻烦,你没看出那个陈欢压根不忌讳你王爷的身份吗?”

  “陈城主每个房间都搜了,厉风他们也不例外。”

  血饮朝着他挥了挥手,一句话废话也不想多说,还是想想如何脱身才是硬道理,转身便进了通道。

  殷寒轩在血饮进通道时,特别注意了她按机关的手,机关明明在左边,左手更顺手,可她还是用了右手,只怕是伤还没好吧,啊,既然把这事忘了,他受伤莫离给了她一瓶上好的金疮药,忘记给她了。

  伸手往墙上一暗,墙轻轻开了,殷寒轩又回身把房间的蜡烛吹灭,把枕头塞进杯子里,一进通道就是一股冷意,也难怪,上下左右都是冰块,能不冷吗,正打算开口叫,这种通道说话一定会有回声,万一被别人听到就不好了。

  而此时,第三层下面的错综复杂的通道里,不仅仅只有血饮,殷寒轩,黄泉跟陈欢的手下,南厉风等人也发现了房间里的暗道。

  几批人,都在通道里面转悠,血饮听了黄泉说的,一边走就往通道墙体上摸,果然,通道的墙壁上,有缝隙,很小,要不是用手摸,压根看不出来,用手一按,便是另一个通道,一模一样,没什么区别。

  连续转了几个通道,忽然听到墙壁另一面传来一个男声,“南兄,没路了。”

  南厉风跟皇莆瑜还有湛秦没想到在通道里相遇了,三人便一同在通道里面转悠,但每条通道都一样,迷失了原来的方向。

  血饮面前是一条死路,伸手往墙上摸,就听到旁边传来湛秦的声音,“这里。”

  这边机关还没找到,血饮看了看头顶,全是冰,又无法支撑,这条通道有些长,难免不在回去的路上遇见其他人,抬起手朝着护腕上一按,三枚箭羽分别打在三个地方,但愿可以支撑一下。

  皇莆瑜看着依旧还是通道的通道,不免有些泄气,“这该不会转不出去了吧?要是陈城主看到我们不在,该不会怀疑我们就是偷吃的那两个人吧?”

  湛秦往皇莆瑜身上拍了拍,“放心吧,一定可以出去的。”

  南厉风带着少有的严肃,“现在是要找到出路,还不能碰上陈城主的人了,免得解释不清楚。”

  血饮本以为他们三人会往通道那边走,结果,放着条条大路不走,南厉风站在了血饮刚刚站立的地方,血饮在心里骂了一声,看着即将关闭的门,一个闪身飞快的走了进去。

  三人只觉得眼前一黑,一个人影就从他们身后闪了过去,刚转身,皇莆瑜跟湛秦又是觉得眼前一黑,南厉风也跟着进去了,待两人要追上去时,门已经关了,而机关确是单向的,皇莆瑜往墙面拍了拍,“怎么办?”

  湛秦看了看两边,依旧走到南厉风前面研究的这边墙,“放心吧。南兄武功这么高,不会有事的,我们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你就是闯入厨房的那个人?你的同伙呢?”南厉风站在血饮身后说到。

  血饮听到身后有人跟了上来,就从怀里拿出一张面具,戴了上去,这个通道没跑多远便是一条死路,没有岔路口,怎么追都能追到,而且,这个南厉风!追的很紧,看来并非传言,武功并不低。

  “与你何干?”血饮依旧背对着南厉风,伸手摸了摸墙面。

  跑得还挺快,好在这条通道就一条路,不然,差点追不上,南厉风看着血饮,这衣服?这背影,好像有点眼熟,“你是何人?为何要闯入陈家?有何目地?”

  南厉风看血饮没做声,依旧研究的前面的墙,往前慢慢靠近,“这位姑娘,我看你还是束手就擒吧,这通道里面,大部分都是陈城主的人,只怕你插翅也难飞了,被抓只是迟早的事。”

  “是吗?”

  一声冰冷的声音响起,南厉风脚步一顿,他感受到了一股的杀意,手要往手中剑柄慢慢靠了过去。

  找到了,血饮微微往后看了眼,轻哼了一声。

  南厉风还以为她是准备动手,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找到了机关,连忙追了上去,但这条通道出现了一个分叉路口,等南厉风追上来时,没已经没看到人影,南厉风往右边追了过去。

  血饮用刀支撑着身体,屏住呼吸,看着南厉风往右边追了过去,从冰面上把刀一拔,跳了下来,拍了拍手,往右边看了一眼,哼了一声,往回来的方向走了,就算他往右边追出不久发现不对,就打倒回来,往左边追,只怕他怎么也想到,会往回来的方向走吧。就算发现,也没有用了。

  殷寒轩走到岔路口时,却没有直走,往另一条路走,他发现,每一个通道没有多久,不是会遇到一个岔路口,不然就是一条死路,可每一个“死路”,墙面上都有了机关,这些机关,让殷寒轩发现了一个共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