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六十二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45 2019-08-27 07:46:20

  黄泉在厨房看看,翻了翻,总算是找出一些点心了,真的是快饿死他了,两天没吃东西了呀。

  血饮双手环胸,靠着一个台子上,看着狼吞虎咽的黄泉,默不作声,他们四个可能都是因为当年抢馒头抢的,有些心里阴影,所以即使血饮现在很不开心,但还是还没阻止或者打断黄泉吃东西。

  在吃东西的时候,好好吃,有什么事可以等吃完在说。吃饭是比天塌下来还要重要的事。

  这是他们四个不约而同认定的一件事。

  黄泉拿起勺子往水桶里打了一勺水,锤了锤胸脯,快噎死他了,擦了擦嘴角就看到血饮正看着她,黄泉呵呵一笑,往后一退。

  血饮也是呵呵两声,“给你十分钟!”

  黄泉其实这两天就是把地图对了一下,就在通道里呆了两天,其它地方还没开始呢,虽说也不是怕血饮,但每次交手,他都讨不到什么便宜,反而……唉。

  这打不过,总跑的过吧,转身就准备跑,血饮早就知道他想干嘛,正要追,结果这个死不男不女既然踩中了机关,无数箭羽就朝着他们两个射了过去。

  小乞丐双手合十,朝着他们两个拜了拜,菩萨保佑,转身就溜了,这厨房还真是不能进,还好上次他踩的机关是铁笼子,否则,非要射成一个刺猬不可,这个娘娘腔,运气真好。

  机关一动,触动了铃声,原本暗淡无光的房间各各都亮了起来,就连南厉风跟殷寒轩都惊动了,血饮跟黄泉对视一眼,“走!”

  两人伸手都不错,这点箭羽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危险,主要是怕五大世家都来了,加上一个陈欢一个陈才还有下人,那就不好脱身了。

  两人来到冰雕处,各推动一个冰雕从里面跳了下去。

  陈欢看着地上无数箭羽,对着陈才道,“带人去搜!”

  “是。”

  南厉风看了看桌上地上的碎渣子,“这人是来偷吃的吗?”

  殷寒轩看了看里面的状况,“应该不止一个人。”

  南厉风嗯的笑了笑,“两个人,一人一边,不然箭羽也不是掉落在地上,而是,插入地上,不过,为什么要来这里偷吃呢?”

  湛秦摸了摸下巴,严肃道,“血魔洞一事一定,为何还有人潜入进来?目地何在?难不成真的来吃东西嘛?”

  陈欢趁着他们注意力都在厨房,对着身边的管家道,“带人守着洞口。”

  “是。”

  陈欢抬手示意了一下,大家都往他这边看了过来,“陈欢有个不情之请。”

  南厉风:“陈城主客气了,不妨直说。”

  陈欢:“为了避免是因为大家带了的弟子而误闯,我想让各位把自己带人的叫到各自的园中,顺便把我给你们的每人一块的令牌拿出来。”

  殷寒轩微微点点头,“陈城主此用意,是看有没有人混入其中是吧?”

  “殷王爷聪慧,正是此意,大家彼此之间都认识,若是有陌生人,定然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会一间一间的去搜,还望各位多担待。”

  湛秦抬手扶起行礼的陈欢,“陈城主客气,只是,也许这两人会混入下人当中也不一定。”

  陈欢:“湛公子说的对,我已经让人去把下人都集中在了正厅,我就不信,那人能飞出去不成。”

  小乞丐从通道走了出来,看了看发白的天气,呼的一声,幸好当时跟大姐发现了这个通道,不然,必抓了。

  “快,大家快点。”

  还没等他喘口气,就听到有人从洞口一边走了过来,小乞丐连忙往旁边一躲,看到一群人守在了洞口。

  管家让四人守在洞口,“你们都给我好好守着,不管出来是什么人,先砍断双腿。”

  “是!”

  小乞丐摸了摸心脏,还好跑得快,也不知道大姐跟娘娘腔怎么样了,不过,这四个人对他俩来说,小菜一碟,但这样必定会打草惊蛇,目前除了他以外,还无人知道天香阁四大杀手都在冰城,要不要跟鬼魅姐一声?

  血饮直接就跳入了那天跳入的通道,走在岔路口时,正准备往左走,一想,还是换了一个方向往右走了。既然出口是一个,说不定陈欢会带人堵住洞口也不一定,还是先到殷寒轩房间躲一躲。

  黄泉在各各通道穿梭着,他想着是还是呆着通道里最安全,反正这些机关他都摸索的差不多了,坐在其中一个通道里休息,摸了摸肚子,还好吃饱了,这下算是彻底打草惊蛇了,接下来要找那定然是不好找了,只能是另想办法了。

  忽然听到脚步声,黄泉贴着墙壁仔细听了听,一,二,三,三个人的脚步声,这个陈欢,还让人往通道里搜,地毯式呀这是要?看来出口也一定是被人守着了!

  血饮刚从通道里出来,就听到外面陈欢的声音,“殷王爷,不好意思,还请你也把令牌拿出来。”

  好一个陈欢,上宾都不放过,血饮从怀里摸出令牌,这下殷寒轩该怎么办?

  殷寒轩拿不出令牌,但若是掉了,估计陈欢也不一定会信,往自己身上摸了摸,忽而一笑:“陈城主,你稍等,估计是刚刚洗澡放在里面了。”

  殷寒轩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陈欢,往水池这边找了过来,一过屏风就看到血饮坐在地上正看着他,刚刚潜伏的人该不会是她吧?那还有一个人是谁?血饮把令牌往他身上一扔,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殷寒轩拿着令牌,虽说这也太巧合了,但是,“血饮姑娘,你要不是还是躲进通道里面吧,等会陈城主会搜房间。”

  “好,谢了。”

  陈欢看到殷寒轩手中的令牌,心里一松,抬了抬手,“殷王爷,多担待。”

  殷寒轩一笑,往院中的凳子上一坐,“无妨,搜就是了。”

  叶子霜忍不住了,这个陈欢,有令牌还不行,还搜房,是不是也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想要出声,被叶子墨一拉,在她耳边低声到,“搜个房间而已,总比惹祸上身好。”

  没多久,下人就从房间里都出来了,对着陈欢微微摇摇头,陈欢对着殷寒轩拱手行礼,“殷王爷好好休息,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为了安全起见,请大家今晚都呆在房间里。”

  殷寒轩起身回礼,又坐了下来,符文宇站在殷寒轩旁边,其他三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莫离开口到,“这血魔花一事已经通知公平竞争了,为何还有人潜入进来,目地何在?”

  叶子墨沉思道,“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一个厨房,不过是做东西吃饭的地方,为何会按机关?”

  符文宇点点头,十分赞同叶子墨说的,“我也觉得,我刚刚在厨房大致看了一下,铃声响起到我们去往厨房不过半刻钟,地上的箭羽差不多有两百多只。”

  叶子霜:“这么多。一个厨房搞这么多箭羽做什么?”

  莫离一笑,“谁知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四人一人一句的说着,却看到殷寒轩却一句话也没有说,看着茶杯发呆,叶子霜往殷寒轩面前挥了挥,“寒轩哥哥,你怎么不说话。”

  殷寒轩转着茶杯,起身道,“没什么,有点累了,大家早点休息吧。”

  莫离还想说什么,殷寒轩已经回了房,关上了门,莫离嘀咕道,“总觉得寒轩哥哥有心事是的。”

  叶子霜一把拉起莫离,“寒轩哥哥就是太累,没事。”

  殷寒轩听到外面的动静,都走了,才来到水池边上,往墙上摸了摸,手指突然摸到一个并不平滑的界面,正要伸手一按,后背突然哗啦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