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六十一章 再次夜探第三层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829 2019-08-26 09:00:16

  血饮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第三层结构和房间的布局,最有可能的会是陈欢自己住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冰雕,也许每个冰雕都会是一个陷进,一个是厨房里还有其他机关,不然,为何要在厨房按机关?有病吗是?

  好在冰雕这里无人守着,晚上只有前后门槛屋檐的灯笼亮着,站在冰雕中间的暗处,也无人看见。

  血饮数了数,一共是五个一排,一边各五排,一高一矮得顺序摆放着,难不成有什么逻辑?正寻思着,身后有微微动静,朝着她而来。

  血饮右腿微微往后,一个半旋转,一把抓住准备偷袭她的人的手臂将他反手压了下去。

  “姐.姐.姐,是我,小乞丐,松,松手,痛……”小乞丐拍拍了血饮的手,轻声到。

  血饮把手一松,连忙把小乞丐拉在一座冰雕后面,“你怎么又来了?”

  小乞丐揉了揉了自己的手臂,幸好说的快,不然这手非要断了不可,“姐,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不是也偷偷进来了,哼,大骗子。”

  血饮看了他一眼,算了,小屁孩一个,还是先研究研究这些冰雕,等出去了,在好好教训一顿!

  小乞丐活动活动了一下肩膀,他就是喜欢说话,没人跟他说话时,他就喜欢自言自语,有人跟他说话时,那是最好,往血饮这边又凑了过来,说到,“姐,你刚刚在街上跟五大世家的事我都看到了,不过,你后来为什么带面具呀?那个殷王爷为什么帮你挡飞镖?你跟他很熟吗?你潇洒的转身离开又为什么要偷偷跟着他们呀?”

  血饮伸手摸了摸其中一个冰雕,没有温度的声音吐出两个字,“闭嘴。”

  小乞丐立马老实了的哦了一声。

  但老实不过三秒,又笑嘻嘻道,“姐……”

  “谁?”还没说完,血饮就朝着他身后低声喊到。

  “我。”黄泉从另一边走了过来,往冰雕上一靠,一身男装,梳着一个女人的头发,好在那张脸倒是不乱涂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

  小乞丐朝着黄泉挥了挥手,“嗨,黄泉哥,巧呀。”

  黄泉抬了抬手,算是打招呼,“小乞丐,我卖个消息给你,你给我三张人皮如何?”

  “我得先看看什么消息?”

  “就是你刚刚好奇血饮跟那位殷寒轩的关系。”

  小乞丐想了想,天香阁第一杀手跟殷王府殷王爷的关系虽然有些卖点,主要卖点可能也就两点,一是,冷血无情的第一杀手喜欢上了病弱缠身天姿国色的殷王爷,二是,第一杀手潜伏于殷王爷身边,是杀还是护?不过,天香阁从来都是杀人呀,但,好像不是要杀他。

  小乞丐哦的一声拖成了长音,“我知道了,一定是姐喜欢上了殷王爷是不是?我……啊!”

  小乞丐捂着脑袋转头看向血饮,血饮只是放下了右手,依旧看着冰雕。

  黄泉低头一笑,“错,三张人皮。”

  “一张!”小乞丐伸出一根手指头,“主要也就是我自己好奇罢了,这个消息,江湖上无足轻重。”

  “是吗?那算了,我去找其他卖家。”

  小乞丐大手一挥,“去吧,反正我也无所谓。”连忙凑过头来,对着血饮道,“姐,要不你跟我说,我给你两人皮?如何?”

  黄泉一听,指着小乞丐道,“两张,我给你。”

  “不,你说就是一张?”

  “理由?”

  “就是有点受不了你一男一女转换的声音。”

  血饮听了一笑,这倒是实话,确实有点受不了,拍了拍小乞丐的肩膀,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黄泉哼了一声,兰花指佛过耳鬓的一缕头发,一声轻柔的女声缓缓到,“你们就是嫉妒。”

  小乞丐与血饮极有默契的叹息摇头,“天香阁,除了你稍微正常点,感觉都不正常。”

  黄泉一阵风似的飘了过来,站在小乞丐旁边,“她还正常,无情无欲,心狠手辣,冷酷无情,那里像个人呀。”

  “要就滚,要就找!”血饮看了他们两一眼。低声道。

  小乞丐连忙把嘴巴一闭,耸了耸肩膀。

  黄泉一手支撑在冰雕上,看着血饮,“不用看了,这里一共五十个冰雕,每个冰雕下面都是一条通道,你知道通向那里吗?”

  五十个?每个下面都是通道,难不成……血饮抬眸看向黄泉,“你是说……”

  黄泉没有让血饮说下,但他知道,她应该是想到了,“对,就是你想的那样。”

  “我有一疑?”

  “说。”

  “按你意思,那不是出口有五十个?不可能。”

  “出口就一个,你们无意中找到的那个。”

  血饮回想了一下,也许通道本身就有机关,只是他们没想到而已,总以为走到了绝路才会有机会。“你该不会是,一个一个都推了?”

  黄泉用一个很是白痴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我在下面呆了两天两夜,不需要一个个去看,只要穿过那些通道就知道。”

  自以为是,“哦,那你还在这里干嘛?”

  “等你。”

  “说,何事。”

  “目地相同,你给我打掩护,我找机关。”

  “成。”

  小乞丐看着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完全听不懂再说什么,不过,反正最后是打算合作了,跟过去就行。

  三人不约而同来到厨房,小乞丐在这里吃了一次亏,异常警惕,站在厨房门口,没有进去。血饮是因为厨房按机关觉得很可疑,还以为,黄泉跟她想的是一样,结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