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六十章 冤家路窄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04 2019-08-25 08:18:19

  血饮看着突然冲出来的南姝,跟叶子霜她们差不多大,嗯,有义气,目光随后落在了她手中的剑,此剑名为正君,寓意是,拿此剑之人,一声正直,光明磊落,正人君子。

  血饮指了指她手中的剑,“剑不错,”又抬眸看着她们身后的一群人,指着南姝,“她要是伤了,我不负责。谁家的,谁负责。”

  湛秦被这句话给逗笑了,转头看向南厉风,“南兄,跟你说呢。”

  南厉风哎的一声,上去把南姝拖了下来,对着血饮道,“不好意思,”

  血饮哼了一声,看着莫离她们,“打嘛?”

  叶子霜正在手脚并用,“哥,你放开我。”

  叶子墨却死死抓着不放,吼道,:“你是要死在她手里才甘心吗!!”

  这下才让叶子霜倒是安静了下来,其他人也往这边看到过来。

  叶子墨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继续道,“子霜,就算无理取闹那也要有个度吧,别人都已经很自觉的避开,为什么你们两个就是缠着不放?武功在同一线上才叫比试,你知道你们这叫什么,叫去送死!”

  皇莆瑜对着湛秦跟南厉风道,“武功这么高?叶兄可从来不说大话。”

  南厉风往血饮那里看了一眼,“估计不假。”

  叶子霜眼中氤氲有些雾气,叶子墨从来都没有这么凶过她,她一来,好似每个人都变了,寒轩哥哥帮着她,子墨帮着她,就连文宇哥哥都不帮她说话了,叶子霜狠狠把叶子墨衣袖一甩,“就算死,你也不用你管!”

  血饮其实听赞同叶子墨那句话的,武功相当才叫比试,相差甚远,那叫送命!血饮动手扶了扶自己的面具,只可惜,这种方式,只会激起她心中对她更多的恨,恨不恨的,她倒是无所谓,只是,不能直接杀了,这比较麻烦!

  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叶子霜跟叶子墨身上,谁也没有注意到一边的莫离,伸手不在是三枚银针,而是一枚飞镖,殷寒轩就在莫离不远处,看到血饮并未注意这边,行动似乎比大脑更快一步,挡在了血饮身前,“小心!”

  殷寒轩一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往这边看了过来,看到此时此刻,各各心口都提了一口气。

  血饮连忙把殷寒轩往身侧一拉,可就算她身手外快,反应在快,飞镖还是伤到了殷寒轩的左手手臂。

  血饮一看到那伤就气不打一处,“殷寒轩,你是不是有病呀!你是不是觉得你活的太长了?没事往飞镖撞!!”

  殷寒轩捂着左手,“我看你没注意到……”

  血饮深呼一口气,要不是及时,那飞镖可就真的往重要部位刺进去了,“大哥,我是那种需要你舍身挡飞镖的人吗?麻烦你以后,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好吗!!”

  莫离只觉得手都在发抖,幸好,幸好……

  皇莆瑾听到心里气不过,不由为殷寒轩说到,“喂,我说你,殷王爷也是担心你,才会为你挡飞镖的,你不但一句感谢都没有,还在这里说他,你以为,人人都愿意为你挡飞镖呢!”

  皇莆瑜一手拉着皇莆瑾,一手要去蒙她的嘴巴,“我的好妹妹呀,你干嘛呀,你是嫌还不够乱吗?乱说什么呢!”

  血饮不耐烦的看向皇莆瑾,“大婶,你哪位呀!”

  “大…大...大...大婶,你...你...你”皇莆瑜也不管了,跟湛秦合伙一起拉住了皇莆瑾,一人抱着,一人蒙住了她的嘴巴。

  血饮觉得自己真的是出门没看黄历,十分粗鲁的拉过殷寒轩的左手,把衣服一撕,拿出一瓶药敷了上去,从自己衣服上一撕,包了起来。

  殷寒轩:“那个,我……”

  “以后不用为我做任何事,我不需要。”血饮打了一个结,把手中的药瓶朝着符文宇的方向扔了过去,“手,背。”

  一群人本来开开心心的,因为这场“战争”谁也没有说话,唯一一个要说话的,被皇莆瑜跟湛秦一直拖到了房间才松开。

  皇莆瑾拿起皇莆瑜蒙住他的手就狠狠咬了一口,“哥,你为什么拦着我,她骂我是大婶,你没听到吗!!”

  也许是早已习惯,皇莆瑜面无表情任由着她咬,看了她一眼,“我的老妹呀,难道你就看不出来,叶子霜跟莫离还有殷寒轩跟那个戴面具的女人之间是感情纠葛吗?”

  皇莆瑾想了想,“好像有点像,这叶子霜跟莫离喜欢殷王爷这事大家都知道,只是在殷王爷对谁都一样,性格温和说话轻声细语的,也看不出喜欢谁,今天一看,好似对那戴面具的女的不一样,不过,明明殷王爷是担心她,她却这样吼殷王爷,多伤人心呀。”

  湛秦给皇莆瑾倒了一杯茶,“其实,我若是那女子,我也会发脾气的。”

  皇莆瑾咦了一声,“为什么?”

  皇莆瑜解释道,“殷王爷没有武功,这样舍生为己是很感人,可是,你们怎么知道那带面具的女子不能躲开呢?若是她早就知道莫离会偷袭,那殷王爷此举,便是多此一举,而且,还让人白白担心。”

  “你们都错了,其实,寒轩知道她可以躲开,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莫离跟叶子霜停手罢了。”南厉风从门口走了进来,开口到。

  南姝拉着他的手臂,歪在他身上,“师兄,为什么这么说。”

  皇莆瑜恍然大悟的往桌上一拍,“原来如此,殷王爷,此举高明呀。”

  皇莆瑾往他肩膀一拍,“快点解释。”

  皇莆瑜:“叶子霜跟莫离最在乎的是谁?殷寒轩呀,要是莫离亲手伤了他,怎么可能还动手,两人肯定更在乎他的伤势呀!”

  皇莆瑾跟南姝听了,点点头,原来如此。

  湛秦却开口到,“虽能化解眼前一时的危机,但,这样的行为却会让叶子霜跟莫离对那女孩更加敌视。”

  南厉风拖着南姝坐在位置上,“殷寒轩不是那么莽撞的人,估计是考虑到了什么,才会如此,可能...那女子受了伤,或者...现在不适合比试。”

  皇莆瑾趴在桌上,八卦到,“南兄,你跟殷王爷这么熟,他是不是喜欢那女子呀?”

  南厉风轻笑了一声,“你不会是也喜欢寒轩吧?”

  皇莆瑾脸上一红,往湛秦那边看了一眼,“没有,我才没有,我就是想知道,像殷王爷这么好看的人,会喜欢一个什么样的人。”

  南厉风笑了笑,看着手中的茶杯,深沉道,“寒轩,他,谁也不会喜欢,他这样做,只是觉得叶子霜跟莫离有些不讲道理,为难那女子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