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五十九章 冤家路窄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25 2019-08-24 07:51:48

  血饮从洞口出来,天已经微微泛白了,出来,还是觉得有白天跟黑夜之分,只是进了冰城,即使灯笼点的再多,夜如白昼,依旧让人觉得还是晚上一样,这种生活方式,让血饮受不了。

  会觉得缺少了什么,看不到太阳,看不到月亮,不过,这鬼地方,外面风月太大,也看不到太阳跟月亮。

  早知道就不应该出来才对,直接从梨园出去不就行了?不对,要是从梨园出去,说不定一出去就被人监视了,算了,先回去睡觉。

  血饮也不知道殷寒轩是不是掐着点来的,看着刻漏上正指着午时的位置,门口只有殷寒轩一人,两个小妹妹既没跟着,奇也,怪也,“什么事?”

  “上次说要带你去吃雕梅,正好是吃饭时间,走吧。”

  “不去,不饿,你带你那两个小妹妹去好了。”

  “她们跟皇莆瑾还有南姝逛街去了。”

  “南姝?”血饮低声重复了一遍。

  “她是厉风的小师妹,也是他亲妹妹。”

  血饮白了殷寒轩一眼,“我没问她是谁,我不想去,困,你自己去吧。”血饮起身往床上一躺。

  殷寒轩也没走,动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无妨,我在这里等你,等你睡醒了,我们再去便是。”

  血饮内心抓狂,一脚掀起被子盖在身上,翻了一个身,喜欢等让你等个够!!!也不知道是不是殷寒轩因为动作太轻柔,还是连着这几日没怎么睡好,迷迷糊糊竟睡着了,可又在噩梦中惊醒。

  血饮看着床顶,一手搭在眼睛上,最近总是在做噩梦,累……!还不如不睡!

  “血饮姑娘,你醒了?”血饮把手拿来,就看到殷寒轩站在床边看着她,还真等呀?“既然醒了,我们去吃雕梅吧。”

  啊……此刻的血饮内心是崩溃的。

  所谓雕梅,顾名思义,就是一种青梅,除去里面的青梅核,在雕刻出不同花样的形状,在用一些特殊食材加入刻好的青梅放入碗中,在放入冰窟之中冰镇,出来后,外面便是透明状的东西里面则是青梅,还挺好看的。

  血饮拿起勺子舀了一口,冰冰凉凉,酸酸甜甜的,是她喜欢的口味,“嗯...还不错。”

  殷寒轩嘴唇一扬,“就知道你会喜欢吃,它还有很多不同口味,酸甜苦辣咸,都有,要不要尝尝?”

  “那个苦就不要了,其他可以尝尝。”

  殷寒轩让小二各种口味都上上来,除了苦的。

  血饮揉了揉肚子,一口气吃了二十碗,小二看她的眼神都变了,那个碗才多小,二十碗一点都不算多,住的客栈跟殷寒轩去的梨园完全是两个反向,血饮还是选择了右转,先送殷寒轩回去吧,毕竟,什么人也没带出来。

  两人就这样走着,谁也没有说话。

  “寒轩哥哥。你怎么在这?不是说不舒服吗?”叶子霜跟其他世家几个人正在逛街,回头就看到殷寒轩,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来。

  血饮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叶子霜,原来是假装称病呀,看起来老老实实,不食人间烟火,脾气好的不得了,都会撒谎了,低声到,“殷寒轩,可以吖你,我先走了。”

  血饮刚转身,就听到身后叶子霜的声音,“站住。”真是大小姐做惯了,以为,随便一个过路人都是你家下人呢,说站住就要站住,拿起旁边买面具的玩具往脸上带了起来。

  刷的一声,果然不出她所料,就知道叶子霜肯定就出剑拦住她的去处。

  叶子墨把叶子霜一拉,低声到,“子霜,你干嘛?”

  与她们一起的南厉风,南姝,皇莆瑾,皇莆瑜,湛秦,莫离,都走了过来,符文宇倒是站在了一边没有走过来,反而还后退了几步,他知道殷寒轩是出来找血饮的,作为一个知情人,还是远远站在一边好,免得伤及无辜。

  跟符文宇一起没有过来的是柳苏柔,带着一张薄如蝉翼的黑色面纱,从头到脸都盖在了里面,只露出一双只想看戏的眼眸,远远的看着前面一群人的热闹。

  南姝看着这个带着一个阎王面具,面具有些恐怖,在加上照射在脸上橘色的光,更加恐怖了,“子霜,怎么了?是认识的人还是仇家?”

  叶子霜想都没想到就开口到,“仇家。”

  血饮呵了一声,“对,是仇家。”

  南姝正要拔出手中剑,却被南厉风拉了一把,摇了摇头,要真的是仇家,叶子墨还会拉着自己妹妹?估计,也就是一些小打小闹罢了,不过,这个人?为何要带面具呢?声音也改了。

  殷寒轩只觉得太阳穴的位置隐隐跳动,伸手把血饮拉在了身后,“其实,都是认识的朋友。”

  “不是朋友!”殷寒轩这话一处,谁知,站在一边没有出声的莫离突然开口,这让殷寒轩有些尴尬了。

  血饮站在殷寒轩身后,不由低头低头轻笑了一声。

  皇莆瑾跟皇莆瑜对视一眼,皇莆瑾悄悄问到,“什么情况呀?”

  皇莆瑜摇摇头,看向湛秦,湛秦亦是肩膀一耸,不知道。

  殷寒轩哎了一声,“她是我朋友,出来吃个饭罢了。”

  叶子霜虽然被她拉着,但气势还是很足,“寒轩哥哥,是不是她逼你出来的,你以前可从来不撒谎。”

  血饮在心里骂了一声娘,我嘞了个去,这叶子霜脑袋想什么呢,她为什么要逼殷寒轩跟她一起去吃饭!!!是殷寒轩逼着她好吗!!真的是懒得说,衣袖一甩,就往前走。

  这会却无人拉着莫离,莫离看出是血饮了,前面只是猜测,这个冰城,还有殷寒轩认识说是朋友又如此维护的也只有一个人了,虽然声音变了,但叶子霜这么生气,也只有她。

  三枚银针还未开口,就朝着血饮飞了过去,话语后到,“让你走了吗?”

  皇莆瑾在皇莆瑜耳边到,“好像还不只一个仇家呀,莫离也是?”

  皇莆瑜依旧摇了摇头,看向湛秦,湛秦依旧耸了耸肩,不知道。

  血饮一个下腰,被躲开三枚银针,一个转身便离莫离追上来的位置隔了几十米。

  而此时的皇莆瑜跟湛秦倒是对视了一眼,“好快的身手呀。”

  血饮看着追过来的莫离,手一伸,“停!”

  莫离当真停了下来,血饮指了指莫离,指了指正在挣脱叶子墨的叶子霜,“一次性解决如何?比试比试,不要每次见面就打,我很累,知道吗!”

  皇莆瑜看向湛秦,用手肘碰了碰他,“还有点意思。”

  湛秦摸了摸下巴,“好像,有点嚣张。”

  在一边的南姝却突然到,“我去帮子霜跟莫离姐姐。”

  南厉风顾着看血饮去了,一不留神,就让南姝跑到莫离身边去了,哎了一声。

  皇莆瑾也要加入,好在皇莆瑜及时拉住,“你们四人打一个,打赢好意思吗?”

  皇莆瑾想了想,“也对,好吧,那我就不上了。”

  皇莆瑜拍了拍胸脯,呼了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