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五十八章 奇怪的通道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69 2019-08-23 08:29:41

  陈欢突然宣布大家一起公平竞争,所谓何意?既然是在城门口集合,那就说明,血魔洞并非在他的住所,也不在冰城内,既然不在,为何要设置这么多的机关?防家人吗?

  血饮站在今早出来的洞口,此时月黑风高,风大雪大,要不是知道具体位置,还真找不到那个洞,血饮只是想去看看右边的一条路是去往那里,拿出火折子一吹,拿起准备好的火把点燃,往前走了过去,不到一个时辰,便到了岔路口,血饮往前走去,四周没有什么特别,也就跟那边通道差不多时间,前面是一条死路?不可以呀,打一个这么长的通道,做一条死路?

  伸手往墙壁上摸了摸,血饮嘴角一笑,就说嘛,给个死路做什么呢?手一按,轰隆一声,血饮拿起火把照了照,一个向下走的石阶,血饮往下走去,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又是一条死路。

  血饮正摸索着机关的位置,忽然就听到叶子霜的声音,“寒轩哥哥,去血魔洞的事就交给我跟我哥,还有莫离,你跟文宇哥哥就在冰城等我们。”

  符文宇坐在殷寒轩旁边,开口到,“现在这么多人想要血魔花,你们三个会不会太少?王爷在陈城主这里也不会有事,我跟你一起去吧,人多总有一个照应。”

  莫离沉思道,“也好,寒轩哥哥你觉得呢?”

  殷寒轩微微咳了咳,“我觉得,大家一起去最好。”

  此话一处,四人异口同声,“不行。”

  殷寒轩温润一笑,“那么多人,所有的注意力都会放在你们四人身上,定然不会放在我身上,到时候打起来,我混乱去拿就好了。”

  叶子霜:“不行,太危险了,刀剑无眼,万一伤到了怎么办?”

  莫离:“就是,寒轩哥哥,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们,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叶子墨:“寒轩,你是不是不想我们去?”

  殷寒轩深呼了一口气,“说实话,是不想,但我知道,就算我不同意,你们也一定会去,万一,真的如陈城主所言,发生了雪崩,你们让我如何面对你们的师傅跟家人?所以,要去一起去,要就大家都不要去。”

  四人面面相觑,谁也没开口说话,还是殷寒轩最终打破了沉默,“放心吧,血饮姑娘会保护我的。”

  叶子霜切了一声,“她现在人在哪都不知道呢,天香阁就是这样做事的吗?收钱不办事!”

  莫离跟着道,“就是,我看她神气的很,都没把你放在眼里,都快分不清谁是雇主了。”

  殷寒轩揉了揉额头,“她出现,你们不开心,她不出现,你们也不开心,那你们是想她出现?还是不想她出现?”

  这下叶子霜跟莫离倒是沉默了,符文宇跟叶子墨同时转身对着殷寒轩竖起大拇指。要是他俩说这话,指不定已经吵起来。

  这才几日不见,这殷寒轩还会拿话噎人了,成天觉得有个人护你,胆子就大了,连血魔洞都想去,像这种事,让他们去做就好了,凑什么热闹,她压根就没打算进血魔洞,只打算守株待兔。

  这下,得等跟着去了!!不过,刚刚殷寒轩说的雪崩是怎么回事呢?血饮靠在墙上琢磨着,这话还是陈欢说的,那洞口处的悬崖,就像是因为雪崩还形成的断层,难不成血魔洞就在那悬崖下面!

  血饮往墙壁上一拍,“我真是太……”

  谁知道,刚好按到了机关,墙面突然一开,位置,正好是在水池洗澡的位置,好巧不巧,正好碰到殷寒轩脱衣洗澡,露出一整块胸脯,

  两人大眼瞪小眼,殷寒轩连忙把亵衣一穿,幸好还没脱裤子,“血…血饮姑娘,你...怎么从那里出来了?”

  血饮看着殷寒轩绯红的脸,深深带有罪恶感低下了头,一个大男人,这么冰肌玉骨,皮肤好的更牛奶似的,是个女人该多好,“我什么也没看到,你继续。”转身就往来的路走了进去。

  手臂又是被人一拉,血饮不耐烦道,“干嘛?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负责吧?”

  殷寒轩脸又红了:“不...不是,你等我一下。”殷寒轩从衣服中翻出一块令牌,“这个给你,你要是进来,也方便一些。”

  看到这个令牌,血饮就一肚子的火,死鬼魅既然趁着她画图的时候,把她身上的令牌给偷走了,真是像他行事作风,小气!!!

  “谢了。”不要白不要,总比还要自己想办法去偷好。

  “你手腕上的伤如何了?”

  “伤口正在愈合。”血饮拿起令牌看了看,抬眸就看到殷寒轩仍看着自己,想了想,出于礼貌,问,“伤好了没?”

  “快好了。”问的如此漫不经心如此勉强如此不走心,真的难为她了。

  血饮哦了一声,“那我走了。”

  往前跨了一步,又退了回来,虽然很不想承认偷听了他们刚刚说的话,但是,雪崩一事可以问问,“那个,我刚刚听你说……雪崩的事,是怎么回事?”

  “刚刚我们对话你都听到了?”

  “额……没有,我就听到雪崩这事,陈欢告诉你的?”

  殷寒轩还没开口,一个喷嚏,血饮又是叹息,拉着殷寒轩进了水池,自己蹲在一边,“你慢慢说,不急。”

  “就是十年前也有人去血魔洞,但却发生了很严重的雪崩,无一生还,陈城主的父亲冒死逃了出来,只说,不可碰此花,就死了。陈城主觉得,说不定是因为有人动了血魔花才发生的雪崩。”

  那,那个悬崖是在以后出现的,若是这么说,那血魔洞不是已经被淹没了吗?难不成后来又出现了?“……那你还去?”

  “你都听见了?”殷寒轩抬眸看着她,水池的热死让他与血饮之间隔着一层淡淡的薄雾,那张冰冷的脸看的不太真切,但眼眸中毫无波澜透出的冷意,一清二楚,除了冷什么也没有。

  血饮从怀里拿出一瓶伤药放在地上,伤好了?明明比之前还严重了,估计是不想她们担心,便忍着没说了,“洗完澡,把药涂上,三天后不要洗澡也不要沾水,对着镜子涂,走了。”

  刚起身,又被殷寒轩拉住手,血饮这次连话都不想说了,冷冷的看着他抓着自己的手。

  殷寒轩一松,笑了笑,“你住哪?”

  “老地方。”说完就走,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呆,热死了。

  殷寒轩拿着药瓶,站在水池中,微微有些发呆,呢喃道,“面冷心热”

  这句话要是被鬼魅听到,他一定是笑的疼肚子,然后再补上一句,不过是因为不想你死罢了。

  一来到通道,一阵冷气,顿时觉得舒服多了,也许,真的跟那个小乞丐说的一样,挨家挨户都有一个通道,或者,陈欢这个城堡,应该是每个房间有通道,可,为何通道不联系在一起呢?

  血饮总觉得这个城堡像是要隐藏着什么秘密,把手中的令牌往怀里一放,看来,还是要先找到陈欢的住所,说不定,秘密就在里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