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五十三章 五大世家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22 2019-08-18 07:32:48

  血饮也不过是略做停留,转身便走,南厉风却往这边看了过来,神色有些忧伤,一只喜鹊站在了枝头,没多久,又飞走了。

  皇莆瑜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南兄,我们来对弈一局如何?”

  湛秦主动让了一个位置,南厉风做了一个请姿势,“输的人,可是要去买雕梅哦。”

  四周的人哈哈一笑,湛秦拿起手中的折扇往脑袋上一敲,“你看我,都忘了,我这就去问问那四位美人,要吃点什么。”

  皇莆瑜不客气道,“湛兄,我也要。”

  湛秦拿起折扇往他肩膀上一敲,“瑜兄,你还真是不客气呀。”

  血饮逛了一圈,也没找到陈欢的住所,甚是觉得奇怪,远远便听到从二层那里传来的敲锣声,已经戌时了,陈欢为了欢迎殷寒轩,正在正厅设宴,估计这一时半会也不会散席。

  武林盟主南家,山海谷湛家,佛柳庄柳家,皇莆剑庄皇家,第一剑叶家,外加一个天香阁,这次抢夺血魔花倒是热闹了。

  还是先找陈欢住处,正要从树上跳下去,就看到几个人影从这边走了过来,血饮往暗处顿了顿,几个仆人各各手提着灯笼,为首的一人突然说到,“大家留心点,现在是非常时期,不少人想要潜入进来探查血魔花的事,昨天还抓了一个。”

  “是。”

  现在人人都找不到血魔洞,难免不会潜入进来,这陈欢乃是一介城主,自然知道血魔洞在哪,他不说,江湖中人肯定也不好大张旗鼓的问,只能来暗的了,白天为何没有人巡逻,为何过了戌时便开始有人巡逻了?奇也怪也。

  这鬼地方,又无真正的白夜黑夜之分。

  血饮看到巡逻的人已走,从树上跳了下来,想起那些在外面的冰雕,难不成是那些冰雕有问题?毕竟,好端端的为何刻那么多人放在哪里?用意何在?

  血饮走到冰雕之处,躲在青石路上,此时这边只有两边门廊上挂着灯笼,光线十分暗淡,血饮走到其中一个冰雕,正要动手推,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杂吵跟许多脚步声。

  “追,他往这边跑了。”

  这个冰雕的地方毫无地方可以躲,只要他们人一来,自然无处可躲,那只能跑到下人的厢房,混乱掩饰在其中人。

  正打算走,就看到最前方跑来一个人影,觉得甚是眼熟,跑得挺快,身后的人压根看不到人,渐渐走近才看清楚,原来是他呀,小乞丐。

  男孩穿过冰雕时,又急忙刹住车,倒了回来,看向正在一边看着她的血饮,“嗨,好巧,你也是来偷东西的?”

  “站住,别跑。”身后传来剑喊声。

  小乞丐看了一眼身后,“不说了,我先跑了!”

  只是人一跑,腿在动,人没动,转头看向身后,就看到血饮正抓着他的领子,“喂,你这是要恩将仇报吗?在淮城那个烟雾丸可是我扔的。”

  血饮指了指前方,一大批人正朝着他面前过来,“我这不就是为了报答你救命之恩么?”

  男孩一看,立马躲在血饮身后,“怎么办?”

  看来混乱是不行了,说不定躲进去,一个一个的报人数对姓名看长相,谁也不认识他俩,不必死无疑了。

  血饮对着身后的人道,“跟好我。别走丢。”

  血饮是想利用这些冰雕,做成一个简易的阵法,便能困住他们,在躲到殷寒轩住的地方,殷寒轩肯定会见死就救。

  谁知,血饮掌中微微一用力,两人瞬间就掉了下去,冰雕自动归位。

  两边夹击的仆人走了过来,各各拿着火把,冰雕被照的一览无余,管家看到无人,喊到,“大家分开搜,每个房间都不要放火。”

  “是。”

  管家临走时看了一眼冰雕。

  陈欢正喝的起劲,指着眼前正要跳舞的舞女大手一挥,音乐一停,舞姿一顿,各各退了出去,陈欢放下酒杯,“天天看,多没劲,我们玩点别的。”

  陈才坐在下面,配合他父亲道,“爹,不如我们来玩轮酒,如何?”

  还没等陈欢开口,皇莆瑾就起身到,“好呀好呀,谁输了,谁就要才艺表演,如何?”

  陈才跟皇莆瑾皆是一般大,玩心本来就重,皇莆瑜叹了一口气,他这个妹妹,他是管不了。

  湛秦笑了笑,“皇兄,不必在意,小瑾只是贪玩罢了,反正无聊,玩玩也不错,是不是,少盟主。”

  南厉风微微一笑,“是。”

  陈欢毕竟比在座的人都大了一两轮,没听说过这个轮酒,不过,看到大家好像都兴致勃勃的样子,大手一挥,“好,就玩这个,小瑾,你来跟大家说说怎么玩。”

  皇莆瑾从桌前走到中间,“很简单,就是拿一个酒杯,然后由一个人背过去喊停,他一喊停,酒杯倒谁手里,谁就算输。就要喝酒跟才艺表演,第二轮,便由输的那个开始数,如此循环。”

  陈欢:“我比你们年长,我先来数。从殷王爷这边开始。”

  殷寒轩拿着酒杯,陈欢背对了过去,喊了一句开始,殷寒轩还拿着酒杯,坐在他旁边的符文宇不由着急道,“王爷,快给我呀。”

  殷寒轩微微一笑,“不急,皇莆瑾坐在第四,按陈欢的性格,应该很快就会喊停,”偷偷对着符文宇道,“把酒杯扔向皇莆瑾。”

  符文宇微微点头,拿过殷寒轩的酒杯,就朝着面对的皇莆瑾扔了过去,谁也没想要,好好一个传酒杯,还用上武功了,皇莆瑜看到在空中的酒杯,“这下倒有点意思。”

  南厉风确是往殷寒轩那边看了一眼,殷寒轩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端起茶杯,两人隔空敬酒。

  皇莆瑾看着向她而来的酒杯,嘴角一勾,正要把手中的酒杯朝着对面的叶子霜扔过去,随之陈欢一句,“停!”而此时皇莆瑾正要拿出酒杯,这是不是也太快了,才十秒吧。

  陈欢看着皇莆瑾哈哈一笑,“小瑾,来人,快去倒酒。”

  皇莆瑾只有认命,一口喝尽。

  陈欢:“准备表演什么给我们大家看看?”

  皇莆瑾狠狠的瞪了一眼符文宇,对着陈欢微微行礼,“那我给大家弹一首曲子好了,哥,你来舞剑。”

  皇莆瑜不仅没往前,还往后一缩,“我又没输,我为什么要表演?”

  “哎呀,你快点,不然我……”

  皇莆瑜实在是不想舞剑,谁让他有一个女儿奴隶的爹呀,皇莆瑾要是告状,不管三七二十一,他爹都是先把他打一顿再说。

  皇莆瑾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余光看到陈才正悠闲的喝着酒,对着陈欢微微行礼,说到,“陈城主,我觉得我跟我妹妹合作其实没什么看头,应该找两个年纪相仿的才对,不如让陈才来,如何?”

  虽说陈才比他们几个要小几岁,但在他们这这一辈中,陈才算是拔尖的,但,陈才才不想跟皇莆瑾合作,起身正要委婉推辞,哪知这个动作在陈欢看来就是毛遂自荐,陈欢哈哈一笑,“才儿,那你就跟小瑾合作一下。”

  这么多人在,陈才也不敢违背他父亲的意思,只能硬着头皮,“是。”

  琴身渐起,柔和婉转,剑气凛冽,初露锋芒。

  这边是有吃有喝有看,另一边确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