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五十一章 一口倒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845 2019-08-16 07:34:42

  殷寒轩倒是没想到这个香香姑娘这么大方,一出手就是五百两,只是,他不需要这么多,毕竟,明天那个陈欢就会来找他,就能跟文宇他们汇合了,他只从中拿了一百两,那个香香还似乎有些失落的样子,人,还挺好的。

  也许是因为血魔花一事,江湖来的人太多,街道,店铺门前,屋檐的灯笼都还是亮着的,跟白天时没有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就是,许多店铺都关门了,原本戌时便要关门的一些酒馆现在还开着门,酒馆里面还不少人在喝酒,一看就知道都是一些江湖中人,为了血魔花而来的。

  血饮微微顿足,今日在茶楼没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这么晚还喝酒,不知道能不能听到一些有用消息,正要开口,殷寒轩却比她先一步往酒楼一走,“血饮姑娘,我请你喝酒吧。”

  血饮双手往后一放,“好。”不用她出钱,那当然好了,估计,鬼魅现在正哭着呢,原本好好的想要不费吹飞之力挣个五百两,结果……殷寒轩因为不太好意思,只拿了一百两。

  两人找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了下来,小二看起来似乎还挺有精神,看到有人进店,拿起桌布往肩膀上一甩,走了过来,“两位客官,喝点什么酒?”

  血饮一听这声音,一口茶就喷了出来,不男不女的声音,抬眸看向小二,黄泉?虽然脸上带了一张人皮面具,但血饮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就冲着他刚刚的男声,这鬼魅有点本事呀,还能让黄泉干这种端茶倒水的活,只是……

  血饮后知后觉的发现她这口茶喷的好似不太好,正好都喷到殷寒轩脸上了,血饮呵呵的干笑两声,拿出手帕伸手就往殷寒轩脸上去,“那个,不是有意的。”

  殷寒轩往后一靠,拿过血饮手中的手帕,“无妨,我自己来。”

  黄泉扯了扯嘴角,拿起桌布擦了擦桌子,血饮趁势低头问到,“鬼魅给你什么了?让你愿意做这个?”

  黄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二位喝点什么?”一种男女混合的声音。

  血饮端起茶又喝了一口茶,黄泉只有在别人认出他身份或者遇上熟人,就会用男女交换的声音,不然,就是用这种不男不女类似公公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比男女交换还恶心,主要是,他不是公公!

  殷寒轩倒是没觉得什么,也许是身为皇宫中人,公公的声音听习惯了,“给我两壶梅花酒。”

  “两位稍等。”

  殷寒轩把手帕递给血饮,血饮没接,“你的。”

  殷寒轩低头一看,果然是自己的,也是,上次出城时,割破了手,不过上面的血迹都没有了,看来是洗过了。把手帕折成一个四方形豆腐,放到衣袖中。

  黄泉很快就把酒上了上来,那边不少人在叫唤,什么也没说,便去那边了。

  殷寒轩动手给血饮倒了一杯,“你尝尝,看如何?”

  血饮眼睛往黄泉正招呼的那一桌看了一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太淡。”

  “这酒刚喝觉得没什么,后劲很大。”

  “嗯。”

  血饮拿起酒坛就喝了一口,觉得一杯一杯的倒太麻烦了,这酒对她来说,是真的太淡了,不过,入口甘甜,确实还不错,一心留意着那边的对话。

  “我听说南盟主好像也要这血魔花。”

  “是吗?要是南盟主也来了,那我们可就没希望了。”

  “兄弟不要这么灰心吗,南盟主日理万机,可能脱不开身亲自来冰城,是派少盟主来了。”

  “少盟主?南厉风吗?”

  “是呀,我今天看到冰城城主亲自来接待了,请为上宾。”

  “哎,那一样没希望,每年的夺宝会,哪一年不是他拿第一。”

  “但我还听说,天香阁也来人了……”

  虽然那边声音压低了很多,但血饮一字不漏的还是听到了。

  血饮拿起手中的酒瓶,南厉风吗?呵……

  一饮而尽。

  碰的一声,殷寒轩额头重重的倒在桌前,把血饮都吓了一跳,动手推了推殷寒轩,“喂……”拍了拍他的脸,“殷寒轩,殷寒轩……”

  不会是喝醉了吧,血饮拿起另一瓶酒一看,满的呀,不会是一杯倒的酒量吧?

  殷寒轩看着血饮像是在喝水一样,拿起嗅了嗅,喝了一口,吧嗒了一下嘴巴,觉得还挺好的,只是,脑袋好晕好重……他其实,从未喝过酒,只觉得,喝酒误事,便滴酒不沾。

  之所以听说好喝,是听子霜跟莫离说过。

  但她们也喝的少,因为后劲很大,只是,没想到他自己酒量,原来,这么差!!

  不是一杯倒,是一口倒!

  血饮动手从殷寒轩怀中掏出银子,放在桌上,扶着殷寒轩去了客栈,把殷寒轩像扔什么似的,扔在床上,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一手叉腰,骂道,“妈的,重死了,这什么酒量,不会喝酒就不要喝呀,真是的……累死了!”

  谁说这张脸长的跟天仙似的,脸上因为酒的缘故还红扑扑的,有些可爱,可是……她不是叶子霜,也不是莫离!血饮拿起被子一把从到头到尾把殷寒轩给盖住了。

  血饮看着殷寒轩自己动手把被子拉了下来,露出脑袋,双手环胸,嘀咕一声,“还知道呼吸不顺畅拉被子,看来,没傻。”

  血饮拿出一张纸写了一句话,用火烛压在了桌前,这房间,贵有贵的理由,连文房四宝都有,看了一眼殷寒轩,打开窗户,轻轻一跃,消失在了夜色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