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四十八章 冰城3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36 2019-08-13 07:49:58

  殷寒轩长这么大,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身无分文,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没钱寸步难行的感觉是什么。

  血饮看着殷寒轩有些尴尬的脸,摇摇头,明知道客栈这么贵,就不知道选一个便宜一点的,养尊处优久了,这些东西自然有旁人打理,自然不懂什么叫挣钱的辛苦,殷寒轩只怕自己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

  殷寒轩叹息,“我也不知道这个客栈住一晚这么贵,我看,我们还是去找找文宇他们吧。”

  血饮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怎么找?一家一家客栈去问吗?我可不去。”

  殷寒轩又叹息,“我去问,你在这里等我就成。”

  血饮一把拉住殷寒轩的手臂坐下,“不用找,自然有别人帮我们找。”

  “别人?谁?”

  “还能是谁,肯定是这里管事的了?”血饮把玩着茶杯,冰城住进来的人,因为血魔花一事,每天子时都要统一报备给城主陈欢,明天,陈欢自然就会亲自来接待殷寒轩了,毕竟是王爷嘛。平民不与官斗。找符文宇他们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殷寒轩沉思一会,“血饮姑娘说的是城主?”

  “嗯。”

  “只是陈欢只怕还要明天才能接待我们,今天,我们吃什么?”

  “刚刚吃了,应该可以坚持到晚上,我们到时候去找鬼……去找香香。”

  “进…进青楼?不太好吧?”

  “那你可还有其他办法?”

  “要不……把这个玉佩当了吧?”殷寒轩拿起挂在他腰间的一只紫色玉佩,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只可惜,“冰城没有当铺。”

  “没有当铺?”殷寒轩微微吃惊,也对,这里百姓都是为陈欢做事,压根不需要当东西,需要钱财什么,完全可以去找陈欢借,“要不?我们去找陈欢?”

  血饮呵的一笑,起身往床上一躺,翘起二郎腿,“你堂堂一个王爷,自然是要等着别人八抬大轿来请你,怎么能自降身份去找他呢?就按我说的,时间还早,你要不要在睡会?”

  这冰城一天到晚,都是灯火通明的,虽说,这种三角塔的建筑遮住了风雪,但同时遮住了日光,为了让百姓如同正常人一样生活,每个房间,街道,都会有一个刻漏,为了方便,每到卯时跟戌时就会有人敲锣传街而过,代表一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得作息时间。

  确实没怎么睡饱,这样一家一家去找,也未必就能走完冰城所有的客栈,在加上身无分文,保存体力才是最重要的,“也好,那便睡会吧。”

  血饮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地上的被子扔到床上去,往地上一趟,一脚把被子掀起来盖在自己身上,“睡吧。”

  殷寒轩犹犹豫豫,还是上前说到,:“血饮姑娘,还是我睡地上吧。”

  血饮拿起被子把脑袋一盖,翻了一个身,背对着殷寒轩。

  殷寒轩哎的一声,罢了,脱鞋上床,盖好被子,也许是没什么可担心的事了,虽说寒气又渐渐从心底散发出来,但还好,并不影响睡眠,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地上的人动了动,把被子掀开,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动身出了门。

  闲逛当然不是血饮最主要的目地,她是想弄清楚冰城的布局,进进出出就只有一个出口,而且到了第三层,便有人把手,没有令牌是不能进去的。

  令牌?鬼魅他们应该有吧?但也未必就会愿意给,毕竟在血魔花一事上,他们是对手,只能自己想办法了,令牌倒是小事,只是这血魔洞在哪呢?她去了茶楼,这种地方人多热闹,最杂,可以听到不少消息,但人人都在找血魔洞。

  无人知道血魔洞在哪,却人人都知道血魔花在冰城,传出这个消息的人是谁?她就不信陈欢不知道这些人来冰城的目地,他难道就不怕人太多对他这个冰城造成无谓的伤亡吗?还是说,这血魔花的传闻就是他传出来的?

  血饮一边思索着,一边往客栈的方向走。

  “哥,你说都这么多天,怎么还没有寒轩哥哥的消息?”叶子霜脸上全是忧愁跟担忧。

  叶子墨:“放心吧,血饮姑娘会保护好寒轩的。”

  “哥,你就这么相信她吗?”

  “天香阁只要答应过的事,都未曾食言过。”

  “哦,你是因为相信天香阁的实力才如此是吧?”

  叶子墨笑了笑,其实是一样的,相信天香阁跟相信血饮,没有什么区别,她是天香阁最顶尖的杀手,本身代表的就不是她自己。

  两人漫无目的往街上走的,就是为了能够碰到殷寒轩他们,符文宇与莫离在别的地方瞎逛,四人分两队,毕竟,血饮也没有留下到冰城怎么找他们的信息,便只能这样了。

  血饮本来还在沉思血魔洞一事,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抬眸一看,就看到叶子墨跟叶子霜两人,这还真的冤家路窄呀,冰城这么大,第一天就能碰上。

  远远就听到叶子霜的声音在问,“也不知道莫离她们找到没。哎,”

  血饮呵的一声,转身从旁边的小巷子插了进去,让他们去找吧,路过一间破旧的房屋是,血饮脚步一顿,朝着身后说到,“出来吧。”

  “什么时候发现我的?”一个人影出现在小巷里,女相男身,穿着一身紫色男装,竖着一个女人发型,声音确是一个女人声,这让人一看头部以上是女子,头部一下是男子,一时让人分不清是男人还是女人了。

  血饮往破房屋的门槛上一坐,“不准进陈欢家的时候就知道了,怎么?找我有事?”

  那人哈哈一笑,声音顿时又成了一个男声,一开口又是女声,“鬼魅说,你肯定会绘制出冰城的地图,他说,他给你令牌,让你进去,你把第三层里面的布局给他一张。”

  血饮用手掏了掏耳朵,“你就不能正常点说话?非要一男一女交替?”

  “不能!”

  “一个令牌,我随时都可以搞到手,给你们地图也不是不可以,但你们还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护腕坏了!”

  “什么时候交地图什么时候给你护腕。”

  那人直接朝着血饮扔出来一个牌子,血饮接住,立马叫住要走的人,“喂,黄泉,你就不能先帮我打一个?我要用!”

  “不能。”黄泉给了她两个字,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血饮往门槛上一踢,骂了一句,“这死不男不女!”

  血饮边走边把手中令牌往上拋,最好的时间段,就是趁着陈欢出来迎接殷寒轩的时候偷偷潜入进去,要是跟着殷寒轩一起进去,只怕行动都会受到监视,看来,只能独自行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