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四十三章 救我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40 2019-08-08 09:45:07

  血饮猛的睁开眼睛,大口的喘气,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下着很大很大的雪,身体的温度渐渐在流失,四周的景色不停的在倒退,目光随后便落在了她手腕上,重重了一呼口气,还好,是梦。

  感受了一下丹田,果然,内力无法运转,殷寒轩听到血饮重重的呼吸声,“醒了?”

  “嗯。”

  “快到了,大概还有两个时辰,你怎么样了?”

  “全身毫无知觉,除了头可以转动还能思考。”

  殷寒轩能感觉到她全身重量都靠在了他的身上,为了防止她摔下去,双手往中间靠拢,“等到了冰城,让莫离帮你看看,一定会没事的。”

  血饮嘲讽的笑了笑,没说话,只怕这毒解了,这命要半死不活了,虽说,还有两个时辰,但也不能掉以轻心,一匹马承受两个人的重量,本就很累,还在这种鬼天气跑了一晚,还能跑就不错了,速度明显就没有前面快了。

  身后不远处突然传来马蹄声,血饮神色一变,听声音,应该就是追他们的人,“后面有人追来了。”

  殷寒轩拿起马鞭子狠狠一抽,默不作声。

  血饮转头看向身后,还看不到身影,不过离他们也不会太远了,不管鬼魅会不会来,至少可以让身后追他们的人以为会有救兵,“把信号弹发了。”

  殷寒轩点点头,从怀中拿出信号弹朝着天空一发,空中出现两个血红大字,救我。

  血饮看着这两个字,嘴角抽了抽,就一定要出现两个字?就不能跟别人的信号弹差不多,开一朵花就好了?

  殷寒轩看到那两个字,嘴角笑了笑,此刻她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吧,像她这种性格,想要她说出“救我”两个字,还不如直接杀了她,这个来救援的人,跟她关系一定很好吧,不然……也不会如此。

  沫日看着天空中的两个字,对着旁边的人道,“公子,估计等下就会有人来救援,我们还追吗?”

  面具男看着天空中的两个字,眼眸暗了暗,从鬼森林出来,他伤亡很大,除了他跟沫日,也就还有三个死士出来了,沫日现在中毒,全身无法动弹,但,那两个人应该也好不到那里去,救援的人就算快,也要一定时间吧,“追!”

  血饮侧耳倾听身后的动静,加快了,看来是追上来,不过,人数好像不多,看来伤亡很大呀,只是,他们为何没有中毒呢?“追上来了,我们在快点。”

  “好!”

  鬼魅正在万花楼招呼客人,一身女装,化着一个妖艳的妆,不停的灌着身边的一个男子喝酒,男子喝的都差不多了,只是还强撑着,想要去吻鬼魅,此人是冰城城主陈欢的五儿子,叫陈五,没什么本事,天天只知道花天酒地,鬼魅一是想套出现在冰城有多少江湖人士想要血魔花,谁才最有能力拿到血魔花。毕竟,这冰城的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那位冰城城主的眼睛。

  二是想知道血魔洞的具体位置,虽说人人都知道血魔花在冰城,但无人知道血魔洞的具体位置。

  结果,说了半天,也没套出半点消息,突然听到一声烟花响,猛的打开窗户一看,神色一沉。

  陈五看到鬼魅起身离开,摇摇晃晃的拉着身体走了过去,“香香,你在看什么呢?来,我们该……”

  鬼魅还没等他说完,毫不留情的往他颈部敲了过去,连把他放在床上的功夫都没有,直接从窗口跳了下去。

  前几天,他就发现符文宇他们到了冰城,只是一行人,没有殷寒轩也没有血饮,他想着,或许只是让他他们来取血魔花,殷寒轩跟血饮并没有来,但,黄泉打探到消息,说,他们兵分两路,在一同到冰城回合,说是,有人要杀殷寒轩。

  他查看了地图,估摸着血饮的性格,应该是想要带着殷寒轩穿过鬼森林,这鬼森林也不过是传说,至于是不是真的有进无处,他也不知道。

  信号弹出发的位置是在西南方向,血饮武功并不弱,既然已经穿过了黑森林,却在这个时候求救,那就说明,她受了重伤无法在摆脱追杀他们的人,主要是还要带一个病怏怏的殷寒轩,不然,以她的身手,想要躲开追杀,并不难。

  血饮眼看着身后的人越追越近,人不多,一共五人,三匹马,只有一个人跟她一样,中毒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带着一张面具,远远的将其他人甩在人身后,紧追不舍。

  血饮看到那个面具人往马背上一踩,飞身朝着殷寒轩而来,血饮对着殷寒轩点点头,殷寒轩拿起血饮的右手握住她的手腕两人双双往后,三支箭羽就朝着面具人射了过去。

  面具男翻身一转躲开两枚箭羽,抽出腰间的软剑,挡住最后一根箭羽,这种箭羽很小短,但力量大,而且,三根箭羽齐齐发出,却位置不同。

  血饮的作用并未想要射中面具人,而是为了射中他身后的三个人,果然,面具人躲开的两只箭羽,射中了他身后追上来的死士,要不然是他挡下了其中一根,那根便会射中动弹不了的沫日。

  面具人落在马背上,难道没中毒?时间估算的刚刚好,看到他与身后的人有些距离,他一躲开,身后的人追上,却无法避开,嘴角浮现一起邪恶的笑,越来越有意思了。

  沫日担忧的喊了一句,“公子?”

  面具人摆了摆手,“无妨,你在这等我,不必跟上。”

  “是。”坐在沫日身后的死士一把拉住马缰,停了下来。

  这一闹被拉开了一些距离,但很快又追了上来,血饮往后看了看,只有面具人一人追上来了,离冰城还有这距离,箭羽只能发一次,只能想办法拖延时间了,血饮朝着身后喊到,“喂,在鬼森林不好受吧?”

  面具男轻笑了一声,“还好,还要多谢血饮姑娘刻下痕迹。”

  “不用,那金丝线吗,我多的是,不介意在让你尝尝。”

  面具男微微迟疑了一下,“好呀,只不过,你应该没有金丝线了吧?”

  血饮嘀咕道,“这人是人精吗?怎么猜到的?”

  殷寒轩低声到,“应该是因为刚才,金丝线细,晚上根本看不清,你要是有金丝线,就不会用箭羽了。”

  血饮点点头,“分析十分到位。”

  血饮呵呵一笑,“你猜对,那就只能让你在尝尝我箭羽的厉害了。”

  面具男抽出腰间的软剑,“放马过来吧!”

  血饮看着面具男抽出腰间的软剑朝着殷寒轩刺了过来,看来是知道了她的用意,可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剑离殷寒轩越来越近,等待最后的时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