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四十二章 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657 2019-08-07 08:55:39

  这条路是芙蓉镇去往冰城的必经之路,只要在这里等着那些追杀殷寒轩的人过来,就可以为殷寒轩拖延时间,让他在天亮前到冰城,只要到了冰城,冰城城主陈欢就一定会知道,那些人就无法在下手。

  这样,不仅仅可以保住殷寒轩,还能看看要杀殷寒轩的是何人。

  越往冰城走,温度就越低,血饮看着殷寒轩冻的发紫的双唇,刚刚在芙蓉镇的时候就应该买件披风,没有内力卸寒,等到了冰城只怕会成为一根冰棍了,血饮吁的一声,把速度放慢了下来,殷寒轩看到血饮放慢速度,自己也把速度降了下来,与血饮平起,“血饮姑娘,可是想休息一下?”

  血饮任由马自己走着,反正也就这一条路,对着殷寒轩伸出右手,“把手给我。”

  殷寒轩当然知道血饮是要做什么,虽然是很冷,身体早已冷的没有知觉,但,还是可以在坚持一下的,“血饮姑娘,我还可以坚持的。”

  血饮本以为殷寒轩并非逞强之人,现在看来,她又想错了,“我们刚刚打赌过的,谁输了听谁的,殷公子堂堂一位王爷,该不会是那种食言的人吧。”

  殷寒轩微微叹了一口气,伸出左手给她,“好,越赌服输。”

  两匹马因为他们手牵手,也渐渐靠在一起,走的很慢,血饮看着渐渐按下来的天色,只要把他的寒气压下去,就可以支撑到他到冰城了而不会受寒,身体已经大部分没有知觉,唯有右手还未有麻的感觉,不过,也只是时间问题了,“殷寒轩,我有事跟你说。”

  殷寒轩:“血饮姑娘请说。”

  “接下来的路,我就不跟你一起走了,我还有别的事,你只要往这条路一直走,快马加鞭,不到清晨就能到冰城,你到了冰城,冰城城主自会知道,符文宇他们应该已经到冰城了。”

  殷寒轩心中一疑,不由自主的去看血饮的腿,小心往她右腿上一踢,抬头看向血饮,没反应?又踢了一脚,看到血饮依旧看着前方,还是没反应,难不成?“血饮姑娘,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血饮面不改色,面无表情,“没有,我只是有其他事要做。”她转头看向殷寒轩,嘴唇已经没有发紫了,手中还有温度,应该差不多了,她松开手,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号弹,“要是途中遇到什么危险,你就把这个拉开,会有人来救你。”

  “血饮姑娘,你是不是中毒了?”殷寒轩猜测道。

  血饮微微一顿,“没有,好了,你说的,都要听我的。”

  殷寒轩毫不犹豫的往血饮腿上一踢,“血饮姑娘说起谎了,可真是……”

  血饮微微皱眉,“你怎么知道?”

  殷寒轩前面只是猜测她是不是中毒了,现在看来是真的了,“你在芙蓉镇时,突然说累不走了,我就觉得很奇怪,出芙蓉镇时,我看到你左腿没有放到脚蹬子上,像无力一样垂着,我便留心了几分,你驾马时,只有右腿用力,而左腿没有动,所以你才用轻功上马,前面,你说话时,我踢了你的右腿几次,你都没有反应,如果不是中毒那肯定就是因为别的原因。刚刚,我只是猜测。但,猜对了。”

  血饮:“观察很仔细。”

  殷寒轩却没有笑,反而严肃了几分,“我若猜的没错,血饮姑娘是不是全身,除了刚刚的右手,其他部分都没知觉了吧。”

  血饮嗯了一声,“估计等下我便无法骑马,所以,剩下路的只能你自己走了,你放心,那些人,我会帮你拦着,让你到冰城。”

  殷寒轩勒住马,转头看着血饮,“我们既然一起来,那就要一起去冰城,我不需要别人为了我付出生命,我自己的命我自己护着,所以,我们一起来,就要一起走。”

  血饮一把拉住要下马的殷寒轩:“要是我们一起走,身后的人一定会追上来,现在我无法护你周全,殷寒轩,你听好了,你必须活着,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所以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殷寒轩:“你自己都说无法护我周全,那你现在这情况又怎么护你自己周全,我也说了,我自己的命自己护着。”

  “殷寒轩!我说的你听不懂吗!”

  “血饮!我说的你听不懂吗!”

  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谁也不让谁。

  僵持几分钟,殷寒轩一把甩开血饮拉住他的手,这下倒是十分感谢她刚刚输内力给他了,不然,他这下还甩不了她,飞快的下马上马坐在血饮的身后。

  血饮要不是因为不能伤他,又不能敲晕他,真想狠狠的凑他一顿,而右手开始微微有些发麻了,心中的小火苗串了串,太阳穴隐隐跳动,她真的好久都没这么生气过了,“殷寒轩,说话算话,我们说好的,谁赢了听谁的。”

  殷寒轩双手绕过血饮的腰,拉住马缰,“算话呀,刚刚你让我伸手不就听了你的?”

  “你!!!”血饮气的无语,这人难不成打赌指的是一件事?狡猾!只能恶狠狠的转头看着他,“给我下去!”

  殷寒轩却是一笑,拿起马鞭狠狠一抽,“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风吹得那句话有些走音,可血饮还是听清楚了,她有些不懂身后的这个人了,人在死亡面前,终究是怯弱的更是自私的,可偏偏他要留下来跟她一起冒险,追上来跟没追上都是各占一半的概率,但血饮凭直觉觉得,追上来的概率要大很多,她其实挺想问为什么,但这个想法在脑海中一出现,血饮就自嘲的笑了笑,等到了真正死亡的时候,或许,想法就不一样了。

  风刮在脸上很疼,像一把把刀子,也不知道等下是不是脸上都会没知觉,右手麻麻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血饮伸手覆盖在殷寒轩拉着马缰的手上,用着唯一还可以运转的内力,不断的输入但殷寒轩的体内,也许,在过一段时间,内力都用不了吧。

  殷寒轩感受到那股温暖的力量,一开口,就被灌入一口冷风,“血饮姑娘,不必如此。”手微微的想要移开。

  血饮却用力的抓住,“也许等下内力都用不了,现在能输一点是一点。”

  殷寒轩伸手把血饮往他怀里靠了靠,“那就休息会,等醒了,我们就到了。”

  殷寒轩不说,还没觉得困,三天两夜没睡,确实困的很,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睡一下也好,也许睡醒了,毒就解了呢?

  怎么会有这种可笑的想法?血饮想起那起信号弹,其实,她也不确定能不能叫来救兵,这个信号弹是鬼魅给她的,有一次出任务,鬼魅受了重伤,却被仇家追杀,正好被她碰到了,便出手救了他。

  因为这事,鬼魅便给了她一个信号弹,说是还她救命之恩,并承诺,只要在他在的地方,方圆百米,她发出这个信号弹,他就一定会来。不管何时何地何事。

  血饮本想推辞,但鬼魅很坚持,定要她收下,万一她就需要呢,她便收下了,她对于承诺这东西,从来不信!说出承诺的那个人,在说出的那一刻,总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听承诺的那个人,也相信他一定会做到,可世事无常,也许那一天,她发出信号弹,而他却无法前来……

  信任有时候,是一把双刃剑。

  她之所以给殷寒轩,只是想让殷寒轩心中抱有一种信念,会有人来救,有时候想要在困境中活着,信念很重要。

  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冷,好冷,天好像下雪了,越下越大,四周全是尸体,很多很多的尸体,她怎么在这里?她不是跟殷寒轩在一起吗?想要起身离开,可怎么也动不了,视线往下一看,原来她身上压了几具尸体,想要动手推开,可一抬手,手腕直直的垂了下来,像断了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