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四十一章 白雾之毒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24 2019-08-06 08:58:29

  血饮看着追上来的殷寒轩,与她平骑,微微震惊,这殷寒轩骑起马来,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帅气,刚韧,嘴角的笑还有一点邪魅,要是没有生病,他应该就是这样吧,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有生命力的活力,以前,觉得他这张脸长的像个女人,她完全错了。

  这样的殷寒轩……真的很有魅力。

  殷寒轩笑了笑,“血饮姑娘,我先走一步了,”用力往往马屁股上一拍,“驾!”远远的把血饮甩在了身后。

  血饮哼了一声,难得能勾起她心中的胜负欲,为了接下来的路程可以走的更加顺畅一些,都必须超过他!要不是因为她现在半边身子没有知觉,左手不仅无法用力,已经有麻的感觉了,她怎么可能让他超过她!

  血饮看到前面的芙蓉镇,右手松开马缰,手中的刀往马屁股上狠狠一刺,马儿吃痛,疯的一般往前跑了过去,就在殷寒轩快到镇门口时,身边猛的刮过一阵风,眼看着就要撞上出镇的一个小孩,血饮连忙狠狠拉起马缰,马蹄子被拉的很高,稳稳的停了下来。

  殷寒轩看到这一幕,不由赞赏,喊到,“好骑术!”余光看到马儿屁股上的伤,又忍不住心疼,“血饮姑娘,其实,不就是一场比赛,你没必要……”

  血饮顺着他目光看了过去,原来是心疼马呀,要不是为了超越他,她也不会出此下策,这马已经不行了,为了避免因为跳下马车而又下跪的事情在发生,血饮下马时极为谨慎,只是这半边身子都没知觉的感觉,真的不太好,整个人都无法平衡了,还好,换马的驿站就在不远处,这点距离应该没问题吧?可刚走一步,就重心不稳,要不因为扶着镇子口这个木桩,估计都要一头摘下去了。

  殷寒轩牵着马,看着身后的血饮,“血饮姑娘,怎么不走了?”

  血饮顺势靠着木桩,“那个,...我有些累了,你一个人过去换两匹马,我在这里等你,也没多远。”

  他还睡了一会,她可是已经两天两夜没睡了,肯定会累,看来只能先赶到冰城,她才会愿意休息吧,加快了脚中的步伐,驿站小二看到这么早就来生意了,连忙起身相迎,“客官是要换马吗?”

  殷寒轩点点头,走到马棚亲自选了两匹马,“就这两匹了。”

  小二一看殷寒轩一选,就选到马棚里最好的两匹马,看来,一定是一个爱马之人,:“公子好眼力。”

  殷寒轩付了钱,闻到一阵包子香,就在驿站对面,虽说有干粮,但离冰城越近,这天气就越冷,吃点热乎乎的包子总比啃硬邦邦的干粮强吧,又走到包子摊位买了四个馒头。

  血饮往镇里看了看,看到殷寒轩在马棚选马,他选的马应该不错,又转头看向已经倒在地上的马,奄奄一息,可惜了,明明是一匹也不错的马,伸手拦住一个正要去干柴的农夫,“这位大哥,能麻烦你一点事吗?”

  虽说求人办事,说话需委婉点,血饮觉得自己声音已经够委婉了,但在别人听起来,依旧是冷冰冰,农夫不仅没有上前,还往后一退,连忙跑回家了。血饮哎的叹了一口气。

  好在没多久,就有一对结伴出行的夫妻,血饮也是伸手一拦,不过手中拿着二两银子,小夫妻看到血饮有些退缩,看到她手中的钱又止步不前。

  血饮指了指地上的马儿,“我没有恶意,你们帮我把这马埋了,这钱就归你们了。”

  男子看向他娘子,好似是在征求她的意见,女子看血饮虽长的清秀,可感觉就觉得这女子不像好人,拉了拉她丈夫的衣袖,示意离开。

  血饮早已看穿女子所想,还没等她们转身有所动作,血饮冷冷的声音说到,“你们要不就去把它埋了,要不就我把你们埋了!”

  小夫妻吓的转过身,连忙说到,“我们去埋,去埋。”

  血饮把手中的钱扔在马儿旁边,“钱你们收着,好好埋了!”

  “是是是。”男子连忙把钱拾起来,两人拖着马走了。

  血饮摆了摆手,嘀咕道,“真的是,好好说话不听,偏偏要如此。”

  殷寒轩好巧不巧便看到了这一幕,心想,这样没有冰冷的脸跟声音,如同老百姓听了,怎么不害怕,只是不想惹祸上身罢了。只是,明明是位爱马的人,又为何伤了它?难不成只是为了赢他吗?这好胜心未免太强了些。

  牵着马走了过去,“血饮姑娘,马换好了。”

  血饮嗯了一声,动手牵过其中一匹,看了看,果然不错,她用右脚用力,轻轻一跃,飞身上了马,右手拿起马缰,“走吧。”

  殷寒轩从怀中掏出馒头,递给血饮,“给,刚买的。”

  血饮接过,“谢了。”咬了一口,眉头一蹙,馒头?小声抱怨道,“最讨厌吃馒头了!小气,都不知道买肉包吗!”

  这话正好被上马的殷寒轩听到了,看着眼前的人,他买的时候,还真没想过买肉包这个问题,他只是觉得,包子都不一样吗?就这么讨厌吃馒头?

  脚步微微用力,跟上血饮,却看到她的左脚并未套在脚蹬子里,而且,左腿好像有些奇怪,像是无力一样的垂着。

  血饮三下五除二就把馒头给吃了,对于不好吃的东西,但又比冷冰冰的干粮好,而且,这么冷的天,还是吃热乎的东西比较好,吃完,回头就对着殷寒轩道,“药吃了没?”

  殷寒轩点点头,“喝了。”

  吃跟喝还不是一样,有必要这么纠正她吗,“哦,那就赶快走吧,明天天亮我们要赶到冰城,你…身子还扛得住不?”

  殷寒轩:“能行。”

  血饮看了他一眼,脸色有些白,不过,殷寒轩也不是那种逞强的人,他说能行应该就是还能坚持,“那赶快走吧,驾!”

  殷寒轩把手中剩余的馒头包好放入怀里,特意往坐在左腿看了一眼,手中的马鞭狠狠一抽,两人朝着冰城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